第111章 ,社会的教育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513字
  • 2021-04-11 11:48:22

黑袍主教听到了密米尔的话,掏出了一把利刃,朝着云墨走去,鸣鸿落到云墨的右手上,血红的亮光大作。

黑袍主教来到了云墨的身前,手里的利刃就要刺下的时候,云墨猛然睁眼,手里的鸣鸿挡住了刺来的利刃,云墨一脚将黑袍主教踹飞。

然后慢慢起身,将自己背后上的格莱普尼尔一把抓了下来,扔飞了出去。

密米尔看着拿着鸣鸿的云墨,云墨的身影和他印象里的那个身影重合了起来。

密米尔大喊到“献祭你自己”

黑袍主教听到这里不言其他,快速的跑到了祭坛上,拿着利刃刺入了自己的心脏然后跳入了祭坛的水中。

整个祭坛里的水开始了滚动,朝着密米尔疯狂的涌去。

云墨看到这里,握紧了鸣鸿,双眼此时一只眼是金黄色的黄金瞳,另一只眼是诡异的血红色。

猎杀领域发动云墨迅速来到了密米尔的身后,在密米尔的身后留下一道长长的伤疤,密米尔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

跌落的密米尔开始狂笑“哈哈哈,原来你不是他,该死我竟然被自己的心魔干扰了,接下来,觐见吧”

密米尔右手一挥,祭坛里的水凝固成了一个权杖,飞到了密米尔的手里,云墨落到了祭坛的边缘看着密米尔,冷漠的怪异的双眼,看着密米尔就像看一只随时可以被捏死的蚂蚁一样,但是云墨紧握的右手,和随时准备发力的右脚表示云墨很重视眼前这个敌人。

密米尔看着云墨,没有被云墨蔑视的眼神干扰,而是认真的看着云墨,生怕云墨下一秒对自己出手,虽然知道眼前这个人不是当初那个少年,但是自己不得不小心,万一眼前这个人跟那个人有关系呢?先稳住。

自己的人生已经很悲惨了,先是自己老老实的看着智慧之泉,然后被送到华纳神族当人质然后就被砍了,头还被奥丁下咒,被榨干了智慧,好容易跑出来了,还没开始享受自由,结果又被一个少年给封印了,现在自己必须稳住,不能浪。自己是智者不是莽夫,密米尔想到。

此时芬格尔和雷鸣已经遇到了叶胜,芬格尔看着叶胜,激动地像个孩子一样朝着叶胜跑去,大喊道“叶胜这里,你们终于来了啊”

叶胜看着一个黑袍人朝着自己跑来,还喊着自己的名字,举着手枪对着跑来的芬格尔说道“站住”

“是我芬格尔”芬格尔看着举枪的叶胜连忙把黑袍脱了下来,还露出了一个微笑。

叶胜看着芬格尔,他听说过这位卡塞尔学院的传奇人物,从A级掉到C级的‘猛人’,掌握着无数人隐私黑历史的新闻部部长。

“芬格尔?你怎么来了”叶胜说道,按说芬格尔这样不擅长战斗的人应该现在应该在家里啃着鸡翅膀玩着游戏享受寒假啊,怎么跑到了第一线了?

“都是校长的安排,你们快去救云墨,云墨就在最里面的祭祀厅里”芬格尔说道。

叶胜点点头看着芬格尔旁边的雷鸣也没多问,跟着芬格尔一起的应该也是自己人,先救云墨要紧,叶胜带着队伍朝着通道最深处走去。

此时的雷鸣看着离开的众人,对着芬格尔说道“你们是一个学院吧?”

“对啊,只不过我们学院比较特殊而已”芬格尔说道

雷鸣看着芬格尔说道“你们人多吗?”

“不多,也就学生大概也就几千人而已”芬格尔说道

雷鸣看着芬格尔,而已?几千人非人类你给我说而已?你们确定你们没有走错片场?你确定你们不是从漫威变种人世界来的?

“行了,我的好大哥,你也别多问了,反正你到最后也得忘掉,我们先出去吧”芬格尔说道

雷鸣听着芬格尔的话说道“你们该不会有黑衣人那样的记忆消除笔吧?”

卧槽夭折了,这个卡塞尔学院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听着对方一口流利的中文,在国内也没听说过这个组织啊?难道是国家的神秘组织?那不是应该叫龙组吗?

还在不断脑补的雷鸣迷迷糊糊的跟着芬格尔向外走出去,芬格尔看着出身的雷鸣,也是为雷鸣祈祷,希望富山雅史靠点谱,别给雷鸣整的精神不正常了。

云墨和密米尔依旧在对视,此时的云墨意识已经清醒了,看着盯着自己的密米尔,他想干什么?怎么还不动手?难道在准备大招?这是在拖延时间?

密米尔看着云墨,他到底想干什么?怎么还不动手?难道还想封印自己?那么现在他是在拖延时间?

想到这里的两人看着对方,同时暴起朝着对方攻了过去,云墨手里的鸣鸿和密米尔手里的权杖相互挡住对方,两人看着对方,眼神里同时露出得意的神色,果然是我想的那样,就你还想骗我?真当我是白痴啊?

云墨和密米尔分开拉开距离,小心的看着对方,云墨决定先发制人,猎杀领域发动,云墨瞬间来到了密米尔的身后,密米尔感到了身后杀意,手里的权杖挡住砍来的鸣鸿,云墨向下用力,猎杀领域,无视发动,鸣鸿直接穿过密米尔的权杖狠狠地砍到了密米尔的背后,密米尔感受到了背后的疼痛,瞬间拉开和云墨的距离。

密米尔看着云墨暗叫大意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讲武德的吗?

云墨看着自己的攻击有效,接着发动了猎杀领域来到了密米尔身后,这次密米尔学聪明了,感受到杀意之后,瞬间拉开了和云墨的距离。手里的权杖朝着云墨腹部攻去,云墨急忙将手里的鸣鸿回转挡下了密米尔的权杖。

双方的攻击再一次被对方化解,密米尔看着云墨,手里的权杖一挥,云墨感觉到空气变得十分干燥,接着密米尔的四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被一道道水剑包围,云墨看着熟悉的水剑,暗叫不好,接着大量的水剑朝着云墨攻去,云墨不断的腾转折移,在祭祀厅里躲避着密米尔的水剑攻击。

大量的水剑在触碰到地面之后瞬间结成冰,将地面冻结,密米尔是冰霜巨人博尔颂的儿子,遗传了博尔颂血脉的密米尔会用冰法有毛病吗?

云墨看着不断袭来的水剑,一边躲闪,一边想着该怎么反击,接着一声枪响打断了云墨的思路,一颗子弹朝着密米尔射去,密米尔看着飞来的子弹,一个转身躲过,接着一阵枪声响起,无数子弹朝着密米尔攻去,密米尔看着朝着自己攻来的子弹,一道冰墙在面前形成,挡住了袭来的无数子弹,子弹在炸裂之后里面的水银流了出来。

云墨看向枪声的来源,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叶胜带着一堆人正举枪准备再次一轮射,密米尔再次召唤出冰墙挡在面前,冰剑的攻击目标从云墨转移到了门口的众人。

云墨看着转移目标的密米尔,大喊道“小心这些水剑”

叶胜听到云墨的声音,喊道“准备”

接着叶胜向后一推,五个壮汉拿着五个厚重纯金属的防爆盾,姑且称之为防爆盾吧,挡在了大门口,接着水剑在触碰到防爆盾的一股巨力袭来,后面顶着防爆盾的五人向后退了一下,接着水剑在防爆盾上结冰,防爆盾上出现了厚重的冰层,举着防爆盾的五个壮汉看着自己顶着防爆盾的手,已经被冻裂了,他们的手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痕,但是他们依旧顶着防爆盾。

云墨看到这一幕,想到该怎么近身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