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密米尔苏醒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644字
  • 2021-04-10 20:54:27

芬格尔和雷鸣推开门看到了闪着红光鸣鸿,二人赶紧上前,看着被黄布包裹着的鸣鸿,

“是鸣鸿,师弟的刀”芬格尔说道“把刀给师弟,我想师弟绝对能砍死那个老东西”

“我给他把黄布撕了”雷鸣说完就要上手把黄布撕了。

雷鸣的手刚碰到黄布,就“嘶~”的一声把手缩了回来,自己的手刚碰到黄布就像是伸到火里一样。

“不行啊,我黄布真邪门,碰到它就像是伸到火里一样。”雷鸣吃痛的的摔着手说道。

“我来”芬格尔不信邪的也要伸手去摘黄布。

芬格尔刚碰到黄布一句“我靠”脱口而出,他看着自己被烫的起泡的手指,说道“妈的,这玩意就像火炉一样。”

雷鸣看着四周,他看看了一个用来切割的机器,双眼一亮说“我有办法了”

芬格尔看着雷鸣把切割用的机器推了过来,芬格尔赶忙拦着要上手的雷鸣说道说

“你还不会想用切割机把鸣鸿给切了吧,大哥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要是师弟知道了得砍死你啊”

“你想多了,我就是把那个黄布给他切了,我看整个房间里就这个最合适”雷鸣说道。

“你有把握吗?要是你真把鸣鸿给切了,咱们要是活下来了,师弟也不会放过咱俩得”芬格尔担忧的说道。

雷鸣拍了拍胸脯说道“放心吧,当初我在黑工厂卧底的时候学过几天”

“卧槽,你就学过几天还敢打包票?我要是学几天车是不是就能上秋名山漂移几圈了。”芬格尔瞪大眼睛看着雷鸣说道。

“也不一定要去秋名山”雷鸣摸着下巴说道。

“靠,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要不你就试试?”芬格尔妥协了。

“试试就试试,大不了最后跑局里不出来了”雷鸣说完就启动了切割机。

靠,鸣鸿出事你能跑局里躲着,我呢?该死我也好想有个大腿。芬格尔心里吐槽道。然后芬格尔紧张地看着切割机的利刃,生怕雷鸣把鸣鸿给一块切割了。

切割机的利刃在雷鸣的操作下小心翼翼的和绑着鸣鸿的黄布接触到了,接着火花四溅,雷鸣停止了切割机,芬格尔凑上前看着黄布说道“有用,上面有了一道裂缝,这到底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啊”

“你都不认识,你觉得我会知道?让开我接着来”雷鸣说道

芬格尔让开了,雷鸣接着操控切割机开始切割黄布。

叶胜带着自己的队伍进行了几十轮扫射之后,终于把死侍清理干净了,叶胜将部队分成三个部分,沿着三个通道分别突击,叶胜带着自己的小队朝着中间的通道走去,叶胜小心翼翼的带着队伍继续前进,一路上不断的清理着前来阻拦他们的人。

此时祭祀厅里,随着时间的流逝,祭坛上血红色的纹路已经出现无数裂痕,处在随时可能破碎的边缘,主教看着这一幕,双手一挥,大喊道“吾主将要重临世间了,主的信徒啊,为吾主献上你们的生命吧,在吾主统一世间之后,你们将会以永生的方式重回世间。”

接着这些信徒纷纷拿起刀,大喊道“为了吾主”然后将刀子狠狠的插进了自己的心脏了,然后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生命力,无数鲜血染红了整个祭祀厅的地板,祭坛上边上的曼殊沙华变得更加妖艳,接着地上的血液朝着曼殊沙华涌去,在大量血液的加持下,曼殊沙华终于盛开了,主教看着盛开的曼殊沙华发出了癫狂的笑声,然后开始了吟唱,神秘的语言从他的嘴里发出。

曼殊沙华又名彼岸花,传说中是黄泉里唯一的花,是只开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彼岸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铺满通向地狱的路,且有花无叶,是冥界唯一的花。具有接引和召唤死者的能力,彼岸花还会唤醒死者的生前和前世的记忆。

盛开的彼岸花在祭坛四周随意摇摆着,显得妖冶异常,接着祭坛上的血红色纹路突然破碎,逐渐的消失不见,在血红的纹路消失之后,整个祭坛有黑褐色变成了青白色,祭坛不再是之前土里土气的样子,此时的祭坛像是一块巨大的白玉雕琢而成的工艺品,在祭坛的顶部,画着一个巨大的符咒,中国传统的符咒,具有镇压作用的符咒,

云墨金色血液还是在不停地滴在祭坛上,彼岸花也开始凋零,鲜红的花瓣掉落到祭坛上就变成了灰烬。

接着巨大的符咒也开始崩坏,整个青玉祭坛开始出现裂纹,随着裂纹的逐渐扩大和增多,十几分钟之后整个祭坛已经变得四分五裂,接着祭坛里传出来一声怒吼,整个祭坛顶部瞬间炸裂,祭坛顶部的云墨也被巨大的爆炸击飞摔倒了墙壁上不知生死。

而纳什此刻漂浮在祭坛上,依旧是那副痛苦异常的表情,祭坛顶部炸裂开之后,祭坛内部暴露出来了,祭坛内部是清澈见底的水。

主教看到这一幕,加快了吟唱,无数神秘的语言在整个祭祀厅里回响,随着主教的吟唱越来越响,漂浮在祭坛上的纳什开始了痛苦的嘶喊,无数泉水开始朝着纳什的身体涌去,包裹着纳什,开始渗透进纳什的身体,纳什的黄金瞳开始变得更加璀璨,但璀璨中多了一些神秘。

纳什停止了嘶喊,用着古维京人的语言开口道“谁唤醒了吾密米尔”

整个声音显得空洞充满着威压。

“尊敬的主人,是您忠实的仆人唤醒了您”主教停止了吟唱,用着维京人的语言回答道。

“你很好,等吾掌握世界之后,吾会赐予你永生”密米尔说道

“感谢最贵的主人”主教说完跪倒在地上朝着纳什跪拜。

“你接着你的仪式,现在吾只不过苏醒了一部分而已”密米尔说道

“是的,吾主”主教说完继续开始了吟唱。

纳什也开始了嘶喊,但是随着祭坛里的水重新包裹了纳什,纳什的嘶喊声消失了。

此时还在切割黄布的芬格尔和雷鸣看着已经坏掉的切割机,大眼瞪小眼看着对方,他们没想到关键时候这个切割机坏掉了。

“靠,这肯定是三无产品,这么容易就坏掉了”雷鸣吐槽道

“是啊,这个组织挺有钱的,怎么就不知道换一个好一点的机器呢”芬格尔也是附和道

“现在怎么办”雷鸣看着坏掉的切割机和已经被切开三分二的黄布说道

“能怎么办,再想办法吧”芬格尔也是不知道怎么办。

芬格尔看着鸣鸿鬼使神差的将自己的手放到了切割机的锋利的转轮上,接着一道伤口从芬格尔的手上出现,疼的芬格尔大叫道“我这是抽什么疯呢?”

芬格尔的血液滴到了黄布上,黄布开始慢慢被腐蚀,雷鸣看着这一幕说道“老弟,你的血液有毒吧”

“老子才没毒”芬格尔看着这一幕回答道。

“别管你有毒没毒,赶紧点啊”说完雷鸣抓着芬格尔的手放到了黄布上,随着芬格尔的血液一点一点地滴到黄布上,黄布开始被慢慢腐蚀,芬格尔则看着自己的血液和黄布,不知道在想什么。

随着最后包裹鸣鸿的黄布被腐蚀掉之后,鸣鸿刀身开始颤动,一声嘶鸣之后,鸣鸿飞了起来,朝着云墨所在的位置飞去,留下一脸懵逼的雷鸣和若有所思的芬格尔。

鸣鸿飞快的朝着云墨飞去,在空中留下一道血红色的残影,接着一道红线在主教的眼前划过,主教停止了吟唱,包裹着纳什的水也退了下去,主教看着飞到云墨身前的鸣鸿,疑惑的看着纳什。

密米尔看着血红的鸣鸿,似乎陷入了回忆,然后大喊道“将那个人杀掉,快去”

密米尔的话音里充满了急切和一丝丝恐惧,他看着鸣鸿想到了千年之前脱困之后,还没来得及享受自由,就被那个少年封印的一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