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545字
  • 2021-04-10 15:07:28

昂热一声令下,法国分部和洛朗家族的人开始了行动,昂热看着月明星稀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开始行动的部队,海迪琳作为法国分部的王牌自然在场,不过此时海迪琳的状态并不太好,双目红肿,眼球里还有道道血丝,她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自己视为偶像的老师莫雷背叛了分部,在家里自杀了,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海迪琳是不相信的,

但是罗娜女爵将莫雷的遗书交给海迪琳后,海迪琳崩溃了,自己的信仰在那一瞬间崩溃了,莫雷的遗书上写着对她的话,以及对自己的行为的忏悔,最后因为想清楚了所以自尽了,同时也留下了对方种种行为的目的。

罗娜女爵原本是不想让海迪琳参加这次行动的,但是在海迪琳的坚持下,罗娜女爵同意了,她看出了这个分部王牌想要复仇的心了。

“纳什还没有来吗?”海迪琳冷漠的说道

身边的人看出了海迪琳的异常,很惊异,在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海迪琳,但是他们没有说什么,毕竟谁都有意外,身边的人说道“没有,纳什这小子不知道干什么呢?”

在昂热和罗娜女爵的封锁下,分部的人还不知道了莫雷的事情,莫雷在他们的心中地位很高,如果知道莫雷反叛自杀了,对他们是巨大的打击。

“不管他了行动”海迪琳说道,海迪琳说完分部的人按照指引打开了地下通道的入口,开始突进。

此时祭祀厅里的祭祀已经开始了,芬格尔和雷鸣脸色难看的看着祭坛上的三个人,一个是穿着金边黑袍的主教,另一个是被绑在十字架上的云墨,还有一个人他们不认识,是一个跟云墨差不多大的穿着法国分部专员衣服的少年,此时正是海迪琳他们等待的纳什。

中间的黑袍人大声高呼“吾主的信徒们,今天就是唤醒吾主的日子,让我们迎接吾主的到来吧”

黑袍人话音刚落,整个房间晃动了一下,祭坛上的主教看了一下左边的银丝边的黑袍人,黑袍人点头,然后走出了祭祀厅。

“现在仪式开始,让我们静等两个小时迎接吾主的到来了吧”黑袍人说完,祭坛下的银边黑袍人纷纷倒下,他们的身体上开始长出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血红色的花,妖冶的花朵一摇一摆吸引着众人的目光,沉浸在他的摇晃中,芬格尔和雷鸣也随之沉迷。

离开的银边黑袍人听着手下的汇报说道“卡佩家族的人呢?”

“卡佩家族的人后方,我们要不要唤醒神之战士?”手下说道

“唤醒他们,还有你们一定要阻拦他们到祭祀完成,不惜一切代价明白了吗?”银边黑袍人说道

“明白,为了吾主而战死,在所不惜”手下的双眼充满着狂热,不得不说搞邪教的人洗脑能力是一流的。

手下说完按下来报警,整个神仆组织的人开始集合准备抵挡来自分部和洛朗家族的进攻,沉睡的死侍也被唤醒,如同野兽一样的嘶吼着,在银边黑袍人的操控下朝着入口包围过去,刚刚将入口扩大的分部众人,一挥手身后的大部队就开始突进,在这种狭小的地区热武器要比言灵更好用,除了侦探类的。

叶胜和其他拥有言灵·蛇的人将自己的言灵全力释放,蛇朝着四面八方游走,侦探着整个地下坟场。蛇侦探到对方的人正在朝着入口包围,叶胜举手示意暂停,所有人停下看着叶胜

“准备战斗,对方的人包围过来了”叶胜说完,所有人将子弹压上膛,将枪口指着前面的三个漆黑的通道只要叶胜一声令下,无数子弹就会倾泻而出,将敌人打成筛子,他们的武器都是装备部研制用来对付死侍和纯血龙类的加强版武器。

接着一道道野兽般的嘶吼传来,叶胜喊道“开枪”

一瞬间数十道火舌朝着漆黑的通道射去,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此时祭祀厅的祭祀开始了,主教看着即将绽放的花朵,走下了祭坛用刀将自己的手掌割破,将血滴到了祭坛上,整个祭坛红光大作,玄奥的纹路开始浮现,祭坛上的昏迷的云墨和纳什突然醒来,二人额头青筋暴起,两双黄金瞳突然亮起,下一刻云墨的黄金瞳突然熄灭。

云墨感觉自己体内的什么东西正在苏醒,就像是即将破壳的雏鹰一样,云墨的心脏开始极速跳动,如果有人拿着听诊器去听云墨的心脏的话,相信下一刻听的人的耳膜就会破裂,强劲快速的跳动,伴随着咚咚咚的心脏跳动声,就像是钢琴曲《野火》的高潮部分。

云墨的双眼再次亮起黄金瞳,但是下一刻云墨的双眼就开始变得血红,云墨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被侵蚀,云墨咬牙,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下一刻云墨眼中的血红色,重新被金黄色取代,云墨的意识恢复到了清醒,云墨感到体内什么东西再燃烧,接着云墨的黄金瞳再次变成血红色,云墨再次强行让自己清醒……

随后金黄色和血红色在云墨的双眼开始轮换交替。

祭坛下的主教看着这样的云墨高声大喊“您完全可以停止挣扎,在吾主的指示下,格莱普尼尔已经将贤者之石的精神之力注入到了你的体内,

你体内的龙族血统已经被压制封锁和吞噬了,接受神的力量吧,然后成为吾主的神使吧”

“你…做…梦”云墨努力让自己清醒,艰难的说道。

主教看着还能说话的云墨明显有些惊愕,他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云墨还能说出话。

下一秒云墨发出了巨大的嘶喊声,云墨的身体随着嘶喊声还是剧烈的颤动,十分钟之后云墨停止了颤动。

黑袍人看着停止颤动的云墨,将手机的飞刀朝着云墨的大腿投掷过去,锋利的飞刀贯穿了云墨的大腿,接着金黄的血液从云墨的大腿处流出。

金黄色的血液流到了祭坛上后,祭坛上的血红色纹路开始晃动,有些纹路开始出现裂缝。

银边黑袍人身体上的曼殊沙华也开始绽放,一片片花瓣开始展开,芬格尔和雷鸣在云墨嘶喊的时候已经从沉迷中苏醒了,二人看着前面的主教,想着自己跟能扎住云墨的主教的实力差别,两人对视一眼准备溜走,找到大部队,然后让大部队来救云墨。

二人开始悄悄的向门口移动,二人就要到达门口的时候,主教猛然回头看着要逃跑的二人,二人看着主教,大喊“快跑”

二人此时就像是兔子附体一样快速的跑出了祭祀厅。

主教看着逃跑得二人没有追赶,在主教看来这两个人只是两只苍蝇而已,现在最重要的的是让吾主苏醒,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

慌不择路的芬格尔和雷鸣,在通道里狂奔着,二人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了下来,二人扶着墙大口的喘着粗气。

“没…没追上来”雷鸣喘着粗气说道

“嗯”芬格尔也是喘着粗气说道。

芬格尔耳朵一动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好像是鸟叫声,芬格尔对着雷鸣说“你…听到了什么声音没?”

“没有啊”雷鸣疑惑的看着芬格尔。

芬格尔怀疑自己是出现幻听了,接着鸟叫的声再次响起,说道“你仔细听”

雷鸣也是闭上眼仔细的听着,然后雷鸣也听到了微弱的鸟叫声。

二人对视一眼,点点头,二人看着自己身后的门,芬格尔说道“进去看看?”

“去看看”雷鸣点头说道。

二人推开大门,看到了

票子有伐,有的留下,给这厚颜无耻之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