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祭祀开始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521字
  • 2021-04-13 21:19:57

第二天中午,云墨才慢慢醒来,云墨感觉到束缚感,用力挣扎了几下,手脚还是软弱无力,自己被绑到了一个椅子上。

云墨开始观察四周,房间上的墙壁是骷髅头,这个房间很有科技感,云墨正前方是一个工作台,工作台上放着一大一小两个盒子,和一些切割用的物品。

自己左边是一个手术台,上面是鸣鸿,是刀形态,云墨看着刀形态的鸣鸿松了一口气,刀形态下的鸣鸿很安全,不过鸣鸿的刀身上被缠着一道道黄布,黄布上还有一圈圈的文字,使得整个黄布显得神秘古朴。

云墨感觉自己的手脚能用上力了,准备挣脱束缚的时候,门开了,云墨看着从门外走来的人,是一个黑袍人,不过他的黑袍上是金丝边,是这个组织的老大。

云墨看着黑袍人,黑袍人也看着云墨,两人对视着,黑袍人率先发声了“您好,尊贵的客人”

“我可不觉得我是客人,毕竟没有那家主人会将自己最贵的客人绑起来”云墨带着讥讽的说道。

“不,您确实是我尊贵的客人,不过鉴于您的实力我觉得把您绑起来更好”黑袍人说道。

云墨看着对方,云墨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尊敬,一口一个您的,搞得云墨有点懵,自己有必要让对方这么尊贵吗?

“我现在手脚无力,还有必要绑着我吗?”云墨说道。

“当然有必要,我的客人,哈哈哈,我原本还在想要怎么将您请到这里来,但是没想到您竟然主动来了,真是天意啊”黑袍人说道

云墨还没说话,黑袍人就继续开口说道“真的是吾主在保佑我,如果您在洛朗庄园带着不出来,我想我应该要花很大的代价才可以将您请过来,

可是真的没想到,您不仅自己来做客,还打晕了我的使徒,也多亏了您打晕了我的使徒,使我感觉到了您的存在,我才能及时催生得我的使徒体内的曼珠沙华,才能如此简单的抓住您啊,哈哈哈”

云墨看着狂笑的黑袍人,想着,你等着等我恢复了第一个就把你砍了。

“我知道您想要砍了我,但是您没机会了。”

黑袍人说完将云墨面前工作台台上的两个盒子打开了,黑袍人从大盒子里拿出了一个多个铁片连接到一起的像是科幻电影里的外骨骼装甲的脊椎部位的装置,大约50厘米长,整个铁片成淡黄色,,但是中间却有一个菱形孔洞。

“这是吾主赐予吾的,叫做格莱普尼尔”黑袍人说道。

云墨此时心中更加的压抑了,他知道格莱普尼尔,北欧神话中困住了巨狼芬里尔的铁链,侏儒用六种罕见的事物锻造成,卡塞尔学院也有格莱普尼尔,他曾经去尝试过挣脱格莱普尼尔的束缚,但是失败了,格莱普尼尔可以暂时封锁混血种的力量。

接着黑袍人又打开了另一个小的盒子,里面的物品让云墨更加震撼,黑袍人将一个菱形装水晶拿了出去,水晶的颜色为近似深红的肉红色,是贤者之石,代表着第五元素精神力的具体物,贤者之石在卡塞尔学院都算的上稀有物品,但是这个黑袍人却拿出来了。

黑袍人将贤者之石放到格莱普尼尔菱形的缺口处,看着云墨“知道吗?这是吾主专门赐予我用来给您使用的”

黑袍人说完就将这个装置狠狠地拍到了云墨的脊椎处,云墨感到自己后背被扎入了无数细小的针头,接着云墨感到一些东西像是被注入到了自己的体内,接着云墨浑身颤抖,云墨脸上青筋暴起,双眼通红,云墨紧紧的咬住牙关,

这种痛疼感云墨从没有经历过,就像是自己再被千万只军蚂蚁撕咬血管一样,云墨感觉到自己体内什么东西正在被吞噬,在的巨大疼痛下云墨的意识逐渐模糊,云墨眼前一黑晕倒了。

黑袍人看着云墨背后格莱普尼尔残缺口逐渐从肉红色变得透明的贤者之石,说道“您会被世人铭记的,作为唤醒吾主的钥匙”

接着一个银边黑袍人来到黑袍人身后说道“都已经准备好了,圣子也到了,仪式可以开始了”

“好,吾主的战士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吗?”黑袍人说道

“已经准备好了,为了防止意外我将两百个战士放到了通道的各个出口”银边黑袍人说道

“嗯,告诉众人,唤醒吾主的仪式即将开始,让他们到祭祀厅为吾主献上自己的生命”黑袍人说道。

银边黑袍人点点头退了下去。

黑袍人看着昏迷的云墨“肮脏的血统吾主是不会接受的,唯有神之血才是献给吾主最好的贡品”

黑怕人拍了拍手,两个银边黑袍人走了进来,将云墨抬了起来,跟着黑袍人离开了。

此时芬格尔和雷鸣在芬格尔的房间里焦急的等着云墨,云墨已经失踪一天了,自从晚上云墨说要去二把手哪里搜查之后,云墨就再也没回来了,二人十分的焦急,不止是云墨就连二把手也不见了。

“要不你先联系一下你们的人?”雷鸣说道。

“我联系过了,他们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师弟突然消失单靠我们两个可打不过这里面这么多人”芬格尔说道

“你是云墨师兄,你应该跟他差不多吧?”雷鸣说道

“是谁给你的错觉我能跟师弟这个变态比的”芬格尔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有些人天生就是干后勤的命吗?”

“合着你是个废柴啊”雷鸣吐槽道

芬格尔瞬间感到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但是雷鸣说的是事实,谁让他就是一个废柴。

这是房门被敲响了,芬格尔打开房门一个银边黑袍人操着一口地道的德语说道“祭祀即将开始,现在所有人都去祭祀厅集合”

“我知道了,我想问一下我们的神使呢?”芬格尔问道

“你们的神使已经去侍奉吾主了”说完银边黑袍人就离开去集合别的人了。

雷鸣看着脸色不太好的芬格尔问道“怎么了?”

“二把手死了,很有可能是师弟杀死的,但是现在师弟消失了,我们准备一下去祭祀厅吧”芬格尔说道

“祭祀要开始了吗?”雷鸣说道

“没错,祭祀要开始了,现在没法等师弟了,我准备让我们的人强攻了。”芬格尔说道

“再等等吧,如果强攻死伤的人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雷鸣说道

“但是没办法,如果他们的神被唤醒了,到时候死的人会更多”芬格尔说完就拿出手机将事情跟昂热汇报了一下之后,提出来强攻的提议。昂热回了一个注意安全之后,芬格尔将手机收起来对着雷鸣说“走吧,我们去祭祀厅”

雷鸣点点头,两人结伴去了祭祀厅。

此时的地下坟场外面的已经被卡塞尔分部和洛朗家族的人包围了,昂热、罗娜女爵、欧阳三人看着昂热的手机,昂热开口说道“云墨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尤其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想他应该是被发现了。”

“对方能抓的住云墨?”欧阳质疑道

“人外有人,没有人是无敌的”昂热说道“现在只能强攻了,万一对方的神被唤醒结果可比强攻更可怕”

罗娜女爵点头表示赞同,一个次代种的苏醒可不是小事,如果这个次代种完全苏醒了他们这些人可能都要陪葬了,更何况这是在巴黎的市区。

“告诉所有人,准备强攻,还有郊区的人让他们也强攻,让他们以最快的方式处理掉还没被唤醒的死侍”昂热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