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姜榆的起床气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616字
  • 2022-01-10 19:39:56

黄太医被骂蒙了。

他妈的?

什么是他妈的?

什么又是妈的?

妈又是什么?

这句虽然没听懂,但好歹听懂了滚字。

他一大把年纪,被个自己孙女辈的女孩儿骂滚,面子上自过不去,心中不由得恼怒:“你怎敢这般无理,辱骂于老夫?!”

姜榆冷笑,“骂你怎么了,再不滚我还打你呢!”

说着就把被往他身上一砸。

姜榆有起床气。

很严重的起床气。

她哥惯的。

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父母都是服役的军人,很容易就将军队的风气带到了家中。对他们兄妹二人的作息时间有严格规定,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就就寝,必须按照规定来执行,违反就要受罚。

她生下来的时候看着肉嘟嘟的,实际上根本没什么肉,很缺营养,爱睡懒觉不喜欢起床的毛病一直到了三四岁还改不掉。同一个大院里别人家的小孩儿这个年纪都在外面蹦蹦跳跳,只有她一直窝在床上怎么都不下来。

父亲虽然很心疼她,但是规矩向来不会被打破。为了让她多出去运动运动,强身健体,对她的起床时间管的就更严。每次不想起的时候,父亲都会掏出他特制的小鞭子,装作要打她的样子。

那个时候她年纪小,不知道父亲是在为她好。每次刚睡一个舒舒服服的觉,睡到一半就被父亲叫醒,她就觉得很烦很不开心。终于有一次受不了了,对父亲大吼大叫。

父亲生气了,那个特制的小鞭子真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只打了一下,之后她就感觉不到痛了。

因为哥哥挡在了她的身后。

那时父亲很生气,一连打了很多下,哥哥很疼,却一声不吭。等父亲打完,笑着把她哄睡,然后便跟着父亲出去了。

晚上睡觉之前,哥哥跟她说了会儿话。

告诉她父亲叫她起床出去是为她好,她不应该对父亲大吼大叫的,因为那样父亲会很伤心。

她看着哥哥背后的伤,一知半解,却也知道自己那样没有礼貌的行为确实伤了父亲的心。便跟着哥哥一块儿去给父亲道了歉,保证自己下次不会再这样。

父亲并没有放在心上,欣然原谅了她。

后来父亲还是总会来叫她起床,但是管的明显比以前松了很多。只是晚上的时候会要求她跟哥哥跟着他一起出去玩儿,跑一跑,跳一跳。

也就是这样,让她从小便养成了这样的意识,以为只要有哥哥在就可以想睡多久就睡多久,没有人能管得了她。

后来日子越来越长,她慢慢长大,爱睡懒觉的毛病养成了,睡觉最讨厌别人打扰她的毛病也跟着养成了。

再后来,就慢慢发展成了人们口中常说的“起床气”。

只要是她好不容易睡着被吵醒,她一定会发火,无论是跟谁。

当然,她哥哥除外。

黄太医躲得快,没被砸中,可明显被她这一举动给吓到了,更是愤怒,“老夫好心好意前来给你把脉瞧身子,你竟敢这般对待老夫,老夫一定要到王爷面前讨个说法!”

姜榆摆了摆手,不耐烦:“赶紧滚!”

黄太医气的一扫衣袖,转身就走:“哼,真是岂有此理,不知父母是怎么教的!没有教养的无知疯女!”

还没等走过门槛,黄太医突然觉得耳边一凉,听嗖的一声,一根银针直直钉在了他旁边的门沿上。

他缓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拿到眼前一看,手指上有红。

血!

有血!

“你竟敢用暗器伤老夫?!”

姜榆坐着,眼皮半抬不抬地看着他,浑身一股子邪气劲儿,“嘴巴放干净点儿。”

本来她是真没打算怎么着的,但这老匹夫嘴巴太不干净,属实欠收拾!

黄太医扔了药箱,气的吹胡子瞪眼,“老夫活了这么多年,还没受过这种屈辱,今日一定要跟你这没有教养的野蛮女子拼了!”

说着就朝姜榆冲过来。

他在朝中做太医多年,负责皇上,各位王爷等人的身体健康,深受多人的尊敬。今日在这里受了奇耻大辱,怎能这般就此罢了?

姜榆理都没理他一下,慢条斯理的穿好靴子,算准时机,侧身一闪,黄太医就直直扑在了床上。

“真可惜,床上应该放坨屎,这样黄太医就能摔个狗吃屎了,场面一定非常滑稽!”

黄太医年纪大。动作不利索,刚才那一下差点没闪了他的腰,他费劲巴力的站起来,咬牙道:“贱人,老夫今天一定不会放过你!”

姜榆一点都不生气。在旁边双手环胸站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行啊,我倒是想看看黄太医怎么不放过我。”

黄太医再次被她这副样子给激怒,举着拳头就要朝她打过来。

姜榆又是侧身一闪,黄太医用的劲儿太大,打空了,力气收不回来。受惯性朝门外扑了过去。

怕他磕在门槛上摔的太惨,姜榆刚要伸手去扶,黄太医却被另外一双手稳稳地拖住。

抬眸一看,一身白衣,身姿傲然。

哦,王爷。

一见渊王来了,黄太医总算是找到诉苦的人,径直跪下,泪眼婆娑地开口道:“老臣奉王爷的命令来给这姑娘把脉,府上的两位婆子好不容易把人叫醒,她却对老臣出言不逊,辱骂相加,刚刚还用暗器伤了老臣。老臣实在气不过才动手,还请王爷为老臣做主。”

姜榆扫过站在渊王身后的两个下人。

这两人刚才不是跟着这老匹夫一起来的吗?什么时候去找的渊王?

她竟然都没察觉。

失策,失策。

萧君澈把黄太医扶起来,没看站在那边不说话的女孩儿,“道歉。”

姜榆稍微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这话是跟她说的,不客气地回了一个字:“不。”

她现在起床气正盛。连礼都不想跟这人行。

让她去跟这个嘴不干净的老匹夫道歉?

绝不可能!

萧君澈让人扶着黄太医坐下,视线这才投向姜榆。

走到她面前,身高占优势,看人是居高临下的样子。那双魅惑却没有丝毫女气的桃花眼里映着女孩的模样,重复了一遍:“道歉。”

姜榆毫不犹豫的对上了他眼,也重复了一遍:“不。”

两人沉默的对视,让一边的人看的胆战心惊。

姜榆不觉得有什么,要打要罚随便,就是不道歉。

这样沉默的气氛持续了一会儿,突然被一阵咳嗽声打破。

姜榆本还和面前这人对着看呢,哪知道下一秒这人突然弓起身子,手背抵着唇,不住的咳嗽起来。

这可把所有人吓了一跳,忙手忙脚的将渊王扶到边上的椅子上坐着。

就连本还在看戏的黄太医也慌忙起来,上前为其把脉。

收回把脉的手,黄太医跪地道:“王爷这几日休息不佳,气阴皆虚,不可再动气啊!”

一句话,让所有人再次看向姜榆。

萧君澈咳得厉害,半天才停下,只觉喉头一阵腥甜,头也有些痛,眼睛都咳得红了,缓缓的开口:“本王的侍卫不是无礼之人,阿九,道歉!”

姜榆瞧他这一副我见犹怜的虚弱模样,叹气。

她这人啊,典型的吃软不吃硬。你要是和她应刚到底,她自然奉陪。但要是和她好好说,尤其还是这么一个生着病,虚弱无力的俏美人,她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蒋婆子也推了她一把,给她使眼色,让她赶紧道个歉就完了。

姜榆放下双手,走到跪着的黄太医面前,微微弯腰,用只有两人可以听见的声音道:“不好意思伤了你,但我就是故意的。下次要再敢辱我父母,你可以试试看。”

黄太医瞪大眼:“你——”

姜榆起了身,面无表情,没再理黄太医,“王爷,属下还有要事在身,不能多留,先行告辞,请王爷保重身体。”

说完,跟林管家私人挥了挥手,自顾自的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