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起疑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315字
  • 2022-06-27 10:54:03

渊王府大的离谱,院子多到数不清。林管家只说了一个后院,又没说具体是哪个院子,姜榆走了好几个地方都没见到人。

烦了,找经过的下人问路,得到的答案是王爷正在清凉亭下棋。

清凉亭在偏殿后,根本不在院子里。

姜榆好郁闷。

她严重怀疑林管家是不是以为她傻了,故意试她呢。

从荷花池经过,再往右一拐便是清凉亭。本是用作乘凉避暑休息之用,可今日这种天气到这边来,却是冷了些。

男子正坐在亭中,如往常一般着一身白衣。天冷,身上还披着一件领子用狐狸尾巴制成的白色大氅,看着甚是暖和,修长的手指拿着黑子,微微低着头,似是正在思索,缓缓将黑子落下。

姜榆扫了眼棋盘,一点都看不懂。

男子未抬头,却也察觉她的到来,轻声问道;“可能看懂这盘棋?”

姜榆闻言摇摇头:“属下愚钝,不解如此深奥之物。”

她是真的不懂这个东西。

在现代的时候,无论是看古装电视剧还是古代的言情小说,她都理解不了,为什么明明只是下一盘棋,好多人能从中得出带兵打仗之法,政治观念,甚至是很多人生之道。

印象里,父亲喜爱下棋,也会教她和哥哥,还老是说些这里面蕴含的大道理。

她不爱听,也不爱学,总是会想尽办法的逃跑。到最后就是哥哥会了,她不会,也不想继续再学下。

萧景渊没再说话,从身旁拿了个木盒子给她。

“给属下吗?”

盒子扬了扬。

姜榆接过,打开一看。

是株植物。

头大,扁的,身子也不长。

这什么鬼东西?

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也不能这样问;“这是?”

“灵芝,皇兄今日带来的。本王库房有很多,吃不完,赏你。”

哦,原来是灵芝啊。

看这个个头,应该也有年岁了吧。

姜榆就把盒子盖上,还回去;“属下也用不上,这东西太过贵重,还是王爷留着补身体吧。”

“让你拿着便拿着。”

但是她真的不需要。

身上的伤虽然还没好,但也不至于用灵芝这么贵重的中药来补身子啊!

她又不是跟他一样的病秧子,要吃药保证身体健康。

要是她再拒绝收一次的话,按照小说中所写的套路来讲,这个药可能就会被扔掉。

这么大颗灵芝,好贵的,不用拿去卖钱也好。

这么一想,她觉得也还不错,拱手行礼道:“多谢王爷赏赐。”

萧景渊又继续下棋了。

两人都不说话,气氛开始逐渐变得尴尬起来。

姜榆在边上守着也不是,走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就这么安静了一会儿,正当姜榆想要开口说自己要去查案先行退下之时,那人却开口了:“案件进展如何?”

姜榆回道:“已经查到了一些重要的线索,正在继续跟进调查当中。”

“嗯。”

气氛再一次尴尬起来。

没有话题,硬要引起话题。

一定要这么尬聊吗?

姜榆有点头疼。

萧景渊指了指桌上摆着的小瓷瓶,慢条斯理地将棋子拾起,分类放进各自的棋盒中,“告诉本王,瓶里装的是什么药?”

这东西摆在这半天了,应该是他自己拿来的吧。

自己拿的不知道是什么药?

姜榆觉得这王爷有点儿莫名其妙。

过去拔掉瓶塞。用手扇着瓶口让气味飘进鼻中。

哦,还当是啥呢,砒霜加鹤顶红兑水。

这是玩儿的哪门子混搭?

姜榆把瓶塞塞回去,瓷瓶放到桌上,老实回答,“砒霜加鹤顶红兑水。”

“两种毒药混合在一起,毒性是否能够更加猛烈?”

“可以是可以,但要区分具体的毒药种类。若是像这瓶中的砒霜与鹤顶红,反倒是会有些浪费。二者任意一个毒性就非常之猛烈,稍微用一点点即可将人置于死地,无需混合使用。”

而且还兑了水,更浪费。

“哦,那你说说哪些药混合在一起使用,既不浪费又能大批量致人于死地?”

“是……”

姜榆刚要张嘴说,猛然愣住。

不对呀!这人为什么今日会突然问她关于毒药之事?

抬头对上他那双桃花眼,平静如水,娇艳妖媚,好看!

同时也看不出任何情绪。

姜榆心中警惕,不再说了:“府上或太医院都有专门的太医可为王爷答疑解惑,属下知之甚少,不敢多言。”

萧景渊笑了笑,起身,双手负于身后,淡淡道,“你当真是知之甚少么?”

“这是自然。”

萧景渊盯着她看了看,没有再问,转身望向锦鲤池:“下去吧。”

“是。”

姜榆走后,程泰很快便到,“主子。”

“查到什么了吗?”

“没有。但南国历年的户籍名册上确实没有姑娘与残阳侍卫的名字。或许真的如他们所说,他们不是南国人。”

“除此之外,再未查到任何消息吗?”

程泰低头,拱手道:“属下无能,请王爷责罚。”

萧景渊未言语,望着远方皱起了眉头。

暗卫遍布天下各地,怎可能一丝一毫的消息都查不到?

他在红城第一次见到这只小刺猬。但红城那边传来的消息只有她与她的师弟住在红城的山上,再无其他。

壳为之毒不属中原,较为罕见。太医院的太医们皆束手无策,就连医术精湛的卢老也毫无办法。偏偏这小刺猬就能轻轻松松炼制的解药。

若是只有这一次,他还可以把它归结为碰巧。可再联想到红城百姓被下毒,前段日再次出现的毒人,还有他中毒的那次。几件事混在一起,就没那么简单了。

都是稀世罕见的毒药,小刺猬年纪轻轻,怎会解这些毒?

而且,八弟曾与他提起,小刺猬会解毒,却不会医术。残阳会医术,却在解毒方面知之甚少。

师从同一人,难道所学之事不一样吗?

萧景渊不这么觉得。

他心中隐隐有个猜测,只是不敢确定。

“再去查,将范围扩大,切不可被他人知晓。”

“属下遵命。”

若真是如他所想,很多事情都可以说的通了。

不知为何,他竟有些期待。

——

渊王突然问起有关毒药之事,让姜榆有了危机感。

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做一个普通人,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是毒圣的徒弟,更不能泄露《青石杂技》的秘密。可几次三番的解毒救人,还是被察觉到了异常。

渊王是不是真的只是一个不问朝政的闲散王爷她没有兴趣知道,但他那日所说的话,给姜榆一种感觉。

他会不会也想得到《青石杂技》?

不管答案是与否,渊王府真的不能再留。

此次事件一了,她马上去向皇帝提出辞行。

这一晚,姜榆睡得一点儿也不好。

第二日晨时到了大理寺,整个人非常没有精神。

韩大人讲所查到的一些线索告诉了她,还问她需不需要去见冯顺。

姜榆打了个哈欠,困得不行,手里拿着本簿翻了几页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