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人去哪儿了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205字
  • 2022-06-27 10:49:17

线索查到,一行人不在此处多留,拜别卢老,返回大理寺。

李胜有伤,本是想将他留下治病,但考虑到黑袍人很有可能再来杀他,为了不连累年事已高的卢老,韩大人等还是将他带了回去,严加看守。

萧景烨还是不放心,吩咐石恒回去之后要派人过来暗中保护卢老。

他是连皇帝非常敬重的医者,德高望重,不能出任何闪失。

寂静的大路上响起车轮捻过的声音。

马车宽敞,坐五个人绰绰有余,残阳跟石恒在外头驾马。

从仁善堂伙计说冯安是丞相府管家之子后,姜榆就一直没说话。

双手环胸,头靠着马车壁,面无表情的盯着一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萧景烨小心的把俩人之间隔着的剑拨开,一根手指戳戳她的胳膊,“想什么呢?”

姜榆歪头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去,“想你为什么这么傻。”

萧景烨:“……?”

好端端的他怎么就又被骂了??

他嘟囔囊:“本王好歹是个王爷,你这么天天骂本王,本王多没面子!”

说完,还瞟了嘌韩大人跟高琅。

意思是,你俩什么都没看见。

否则就死定了!

韩大人跟高琅不约而同的低头,眼观鼻鼻观心。

姜榆打了个哈欠,拿剑的那只手飞快的伸到他面前又收回来,看着像是随意的伸了下胳膊,却把萧景烨吓得够呛,“面子是自己挣得,不是别人给的。怎么,你想挣?”

黑色的剑鞘晃了晃,仿佛像是在招手,对他说,来啊,你来啊!

萧景烨吞了口口水,摇头如钟摆:“不不不不,本王还是算了吧。”

被打一顿和被骂相比,还是后者好一点。

有了这么个小插曲,车上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再加上查到了非常有利的线索,身上的重担感觉也清了一些。

一到大理寺,安置好李胜,韩大人即刻下令派人将冯安带过来。

姜榆阻止了他。

理由只有一句话。

“李二早已变异,冯安还会正常吗?”

言下之意,与冯安打斗后李二变异,那就证明冯安也不正常。若是如此,那他还会老实待在丞相府吗?

怕是早就跟那些百姓一样不知所踪了。

韩大人叹了口气,坐回椅子上。

刚要去抓人的高琅也站住了。

这样搞了半天,还是什么用都没有。

姜榆喝了口茶,瞧着倒是没那么急,“查冯安的父亲。”

“小美人儿是说,冯顺?”萧景烨不解,“不是要找冯安吗?为什么突然又开始查冯顺?”

姜榆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儿子丢了,爹来大理寺投案了吗?”

她看过自从出事之事起到现在各个地方百姓前来投案的记录,没有冯顺。

萧景烨看向韩大人。

韩大人摇头。

萧景烨还是不明白:“那怎么了?”

姜榆:“儿子丢了爹不找,不奇怪吗?”

以前有时候还会觉得这二货挺聪明的。

现在……

对不起,她草率了。

萧景烨努力的思考了半天,恍然大悟:“你是说,冯顺可能有问题!”

姜榆点头不说话。

让他明白也是挺不容易的。

得到新的调查方向,韩大人却不像之前一样高兴,反倒有些顾虑:“我们这样贸然前去,会不会有些不妥?”

姜榆挑眉,看他:“有何不妥?”

“下官的意思是,会不会打草惊蛇?而且,冯相虽已被罢去官职,可皇上还是给他留了最后的尊严。我们这样大张旗鼓的带人去查,是否会驳了皇上的面子?”

姜榆放下茶杯,觉得好笑:“查自然是要暗中查,怎会大张旗鼓的带人进丞相府?就算真的带人去了,一个失了权的老头子,无人理会,韩大人怕他作甚?”

被说中心思,韩大人有点尴尬:“不,下官只是……”

其实说不怕是假的。

他之前还是个小地方官的时候就听同僚说过冯相的事。

表面是通晓政史,博才多学的学者,实际背地里却无比的心狠手辣。

那些在朝堂之上不讨好他或是与他政见不和的官员,哪个没有遭过他的毒手?或是被陷害辞官,或是被暗杀,甚至连他们的家人都不会放过。

饶是韩大人已官至大理寺少卿,饶是他再会办案,再刚正不阿,不惧强权,饶是冯相已被罢免成了普通百姓。

可若是涉及到家人,他真的赌不起。

萧景烨也道:“皇兄未将他赶尽杀绝,只是顾念他是跟随父皇多年,是两朝元老,对南国有贡献,才让他在丞相府颐养天年。可若他依旧执迷不悟,自己或者身边的人做了伤天害理之事,皇兄也定然不会饶他!”

韩大人沉默,似是在为自己刚才之言而恼。半晌,抬起头,面上满是坚定之色,起身行了一礼:“下官一定竭尽所能配合姜姑娘把案件查个水落石出。”

姜榆还礼:“配合称不上,在下年纪小,不懂之事还请韩大人多多指点。”

“一定一定。”

——

在大理寺看了半日卷轴,又去看了看那些已经服过解药的嫌犯,时间就到了下午。

这几日还未再抓到变异闹事的百姓,但姜榆还是又多做了些解药,已备不时之需。

去查冯顺的事,韩大人派人在暗中跟进,姜榆先没有参与,而是在想另外一件事。

那些一直不见踪影的变异百姓,去哪儿了呢?

城东丛林那边据说是还在搜寻,但速度太慢,一直都没有消息。

可陵城这么大,能藏人的地方很多,可能藏这么多变异中毒之人还不能不被人发现,这可并不简单。

若真的和冯海或是冯顺有关,那他们会把人藏在什么地方?

藏在丞相府?

可能性不大。

丞相府虽是宽敞,可毕竟所在的地理位置显眼,若是藏了人,不可能不被察觉。

丞相府不是,那会是哪儿?

姜榆想了一路,不知不觉就到了渊王府。

脑子里还是各种可能情况的分析。

“姑娘当心!”

守门的护院拉了她一把,姜榆被拉的一个趔趄。

冷不丁被叫,姜榆有点懵,回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姑娘想什么想的这般入迷,刚刚差点撞了柱子。”

姜榆看了眼走到刚才的位置,正好是一个粗大的门柱。

哦,刚才差点撞柱子了。

“没事,多谢。”

“举手之劳,姑娘下次可要小心些。”

“好。”

刚进了大门,就看见林管家站在不远处看她。

姜榆走过去:“林叔在这里做什么?”

“看你撞柱子。”

姜榆:“……”

能不说这事吗?

“王爷叫你回来去找后院找他,快去吧。”

突然找她干什么?

姜榆没再多想,朝后院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