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韩大人找到的线索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360字
  • 2022-06-27 10:41:04

渊王府。

程泰正带着他手下的暗卫队在密室训练。

石门忽然开了,正在石头上扎马步的所有人目光都往那边瞧。

只见日前被派出去跟踪那位姑娘的暗卫全身湿透,跛着脚走了进来。膝盖上缠着绷带,被血染红了好大一块。

程泰以为是姜榆出了什么事情,忙道:“怎么回事?”

暗卫抱拳行礼道:“属下无能,在暗中追随姜姑娘回家时被她发现,她还从马车里扔出飞刀。属下躲闪不及,受了伤。怕彻底暴露身份惹出是非,没敢再继续跟,便赶回来复命。”

说着,将插入他腿部的飞刀呈上。

程泰细瞧,半晌,摁了下飞刀中间。

原本单叶的飞刀瞬间变成了四叶,且每一页的刀刃上都有密集而细小的钢刺。

若是这样插进腿里,拔出来时不知要带着多少皮肉。

所有人都惊讶于这飞刀的设计。

当真是精致巧妙又狠绝毒辣。

连程泰都是第一次见。

他道:“她不想伤你,只是给你个警告。暂时先不要去了。去把腿上的伤治一下,近日好好休息。”

若真是要伤他,大可将这飞刀展开掷出。

“是。”

程泰将飞刀收起,继续看着暗卫们训练。

这事儿,还得告诉主子才行。

——

连绵细雨下了一夜。

天明时分,雨停了。

残阳习惯性的起床穿好衣服,准备出去练功。一开门,冷风扑面而来,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真冷啊!

天将明,天空依旧是阴沉沉的一片,看不见太阳,雨水顺着房檐滴答滴答的往下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味道。

残阳站在房檐下,望着外面出神了一会儿,便去厨房烧开了几桶热水,然后回来到院子里练剑。

这几日接连下雨,他只能在屋檐下扎马步。好不容易待到雨停,总算是可以好好练练了。

过了一个时辰,姜榆醒了。

因为受伤,这段时间她都没怎么练功,身体便习惯性的多睡一会儿。昨日太累,到家洗完澡后上床就睡着了。她的睡眠质量向来不太好,睡着总会做梦,醒来时头晕脑胀,难受的很。

披着风氅,她要去浴室沐浴。

残阳刚洗完换衣服出来,正系腰带,抬头便看见了她:“哎,师姐醒了。我刚把洗澡水换好,你进去洗吧。”

姜榆看着少年歪七扭八的腰带,还有系错的扣子,叹气,伸手给他弄好:“这么大的人了,衣服还穿不好,是不是傻?”

残阳嘿嘿一笑:“这不是很没注意嘛,下次不会了。”

少年身姿挺拔,皮肤白净,脸上虽还有未褪去的稚气,可已经是一个英俊少年郎模样。

姜榆帮他弄好衣服,突然问了一句:“你是不是长个子了?”

明明之前看他还不太需要仰着头,现在帮他系个衣领的扣子都得翘脚了。

“不知道啊,或许吧。”

残阳也没觉得自己长高了,但低头看见了师姐的头顶,他发觉这可能是真的。

他抬手,拍了拍姜榆的头,不怀好意的笑:“嗯,我可能真的长高了哦,小矮子。”

说完,也不能等姜榆反应过来,麻溜的赶紧跑。

姜榆:“……”

破孩子最近皮了!

她低头一笑,转身直接追上去。

不打他不是她的作风。

——

事情最后以残阳被收拾了一顿儿结束。

各自收拾完,两人坐着马车先去了渊王府。

烨王昨日是住的渊王府的,残阳今日自然是要过去找他。

至于姜榆,纯属是想去厨房蹭顿早饭。

孙师傅现在都习惯了,每日都单独给她准备一份。话也不多说,见到她直接就把饭放到桌子上,让她自己吃去。

可能是被她欺负的,孙师傅最近几都不怎么爱说话,姜榆也一直忙,没有时间,只有每次早上来吃饭的时候能跟他打趣几句。

她决定了,等把事情忙完了还得像以前一样捉弄他才好玩儿。

吃饱了,姜榆准备去见一下那个烦死人的王爷。

虽然她当下的主要任务是查案,但毕竟还是渊王府的侍卫,每日来的时候去见王爷跟他说一声是应该的。

她出去看了看天,想着渊王身子弱,这个时辰肯定起不来。于是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出门去大理寺看看韩大人的进展如何。

大理寺。

韩大人昨日彻夜未眠,跟手下一起将李二所有的亲戚朋友全部都排查了个遍。

李二变异距现在已经有了好些日子,这么长时间之前的事情很多人都记不得,唯一有的印象也是模模糊糊,叫人好生难办。

再难办也得处理,韩大人将所有无法确认自己是否与李二接触过的人员名单全部记录在册,带回大理寺细细考量,再叫人去查他们在那段日子里都做过什么事情,见过什么人。并派人守在这些人家中附近,以防有什么不测发生。

姜榆到的时候,韩大人刚找出一个重要的线索,正在休息。

她看了看散落满地的本簿和一张被画的乱七八糟的白纸,心里觉得有意思。

这大人学东西的速度还真是快,也学着她用画框架结构图的方式去找线索。

“看韩大人一脸倦色,昨日定是忙了一夜。怎么样,可有什么收获?”

韩大人放下茶杯,起来时身子不稳,衙役在旁边扶着缓了一会儿,行礼道:“下官昨日连夜查了所有李二有关的亲戚朋友,并对他们一一审讯,排除了大部分能够确认自己在那段时间里没有见过李二的人。至于那些无法确定的,下官又派人再去详细调查,并将所调查的结果带回,学着姑娘的法子对比研究了一夜,终于找到了确确实实在李二变异的前一天见过他的人。”

“谁?”

韩大人指了指被挂起来的那张白纸上重重描红的那一块:“他的表兄,李胜。”

姜榆翻了翻地上的本簿,随意问道:“大人是如何能够确定李胜在李二变异之前见过他?是怎么调查的?”

其实她刚才就很想问这句话了。

你说你派人调查?

可以。

先不考虑现在城中百姓十家有九家闭户,就说她昨天回去的时辰都已经算是半夜了,你怎么派人去查的?

挨家挨户敲人家家的大门,扰人清净,说我们是大理寺的捕快,奉命前来查案的?

怕不是在开玩笑!

韩大人打了个哈哈,倒是没直接说明,只是道:“大理寺有大理寺的办案程序,不方便向姑娘明说,还请姑娘谅解。”

行吧行吧。

姜榆也没再接着问,转了话题:“李胜人现在何处?”

“应是尚在家中,下官已派人在那边守着,不会出问题的。”

姜榆皱眉:“大人何时派人去的?”

“昨夜子时。”

“一直是同一拨人守着还是会有人前去调换?”

韩大人不太知晓情况,看向高琅。

高琅道:“怕手下的人太过劳累而错过可疑之人,属下便安排人每隔一个时辰前去调换。”

“那守在李二家的人可有回来?”

高琅问身后的下属,得到的回答是——没有

所有人当即神色一变。

“不好,快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