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关键点还是李二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704字
  • 2022-06-27 10:40:26

姜榆抱着手里的一堆东西去了韩大人平日里办公的地方。

进了屋子倒也不找椅子,直接把一摞本薄扔在地上,席地而坐。拿起一本开始看。

韩大人忙道:“阴雨天地上多凉,姑娘快快起来坐椅子上,若是感染了风寒无法查案,下官没有办法向渊王殿下还有皇上交代。”

这可是御前侍卫,又是渊王殿下的贴身护卫,还是皇上钦点与他一同查案之人,又受了一身伤尚未痊愈,若是在他这儿出了什么问题,他可怎么担待得起?

姜榆头都没抬,眼睛不停地在本部上扫过,“无事,大人把东西放下便出去吧。”

“不不不不,下官在这儿跟姑娘一起吧,万一有什么事情需要下管的话,也方便些。”

主要是他怕这姑娘身子撑不住,若是出了事他也好及时发现。

姜榆没再说话。

被抓到的嫌犯不少,查到的关于他们的各种信息更是写满了厚厚的一大簿,每个人都是如此。姜榆却是看的很快,大有一目十行之意。

韩大人在边上看着,十分怀疑这姑娘到底是在看还是仅仅走马观花。

一个时辰后,她看完了所有的本簿。

动了动僵硬的脖子,姜榆叫韩大人给他准备一张大白纸。

韩大人不明所以,但仍是叫下属去给他准备。

将白纸平铺在地上,姜榆拿起毛笔开始在上面写字。

韩大人亲自帮她研墨,也站在一边看着。

白纸上所写之字如下。

【家庭背景:皆为农民】

【年龄:十八到二十五岁】

【生活状况:大多贫苦不堪】

【本人性格:唯唯诺诺,胆小怕事】

【个人经历:常被欺负】

【察觉异常前发生了什么:基本都为与人争吵,动手打架,受了伤】

剩下的都是些喊大人看不懂的乱字怪画。

“姑娘这写的是什么?”

“嘘!”

姜榆食指抵在唇边,示意韩大人安静。

韩大人不敢出声了。

其实,姜榆是在画关于这些嫌犯的结构图。

看了一个时辰的资料得知,这些被抓的嫌犯都是普普通通的贫苦百姓,靠耕地为生。自己性格内向,不爱说话,胆小怕事,常常不受了欺负也不言语,不与人争辩。只会默默忍受。时间长了便被人当做好欺负侮辱的对象,活的很是压抑。

姜榆有些搞不懂为什么中毒的会是这些人。

不,换句话来说,下毒者为什么只让这些人中毒?

而且,非常明显的一点,这些嫌犯,无论是被抓住的还是尚在逃亡中,皆为男子,没有一位女性。

这又是为何呢?

她在嫌犯性别那边用红毛笔画了个圈,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再看察觉身体异常之前他们都做过些什么。

这点之前韩大人已经说过。大部分都是与亲朋好友或是邻居发生了口角,动手打架,受了伤,紧接着隔了几日,便察觉身体有了身子不舒服,去城中看病。

为什么打架之后就觉得身子不适?

都是些年轻力壮的男子,也不是因为打架受伤才不舒服。

姜榆最初想的是,会不会是通过食物或是饮水这两方面来下毒?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韩大人之前派人去调查过,他们在打架后以及看病前之间的那段日子所吃所喝的东西都没有问题。

而且他们的家人与他们同吃同饮,就算是外出吃饭大部分也是与友人一同去客栈或是小吃摊上,吃同样食物的人很多,可中毒的只有这些嫌犯,故而查不出来任何问题。

那唯一可研究的就只剩下打架受伤这一种。

可是他们打架又没有用暗器,也没有用什么带毒的武器之类,又是如何中毒的?

姜榆在【中毒原因】一处用红毛笔画了个大大的问号。

接着再来看这些嫌犯变异之前与他人吵嘴打架的这一块有没有什么联系。

打架先从吵嘴开始,引起吵嘴的原因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什么“你的娘子没我娘子长得好看”,“你家的地耕的没我家的好”,“你家房子没我家的房子大”……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就这些事就能上升到打架的程度?

姜榆看的也是很无语。

再一点一点把所有吵架双方全部列出来,她似乎有了发现。

比如刘武两兄弟吵嘴打架的对象就是他们隔壁的邻居,而他们的邻居正是上一个吵嘴打架者的朋友,也就是与其吵架的人……

这样层层相接,除去那些尚在逃的嫌犯,最后竟断断续续连成了一条线。

线的最后指向,是李二。

姜榆叹气,抬手揉揉发胀的太阳穴。

搞了半天,还是等于没查。

她也知道所有的事跟李二有关,可是李二死了,接下来怎么办?

韩大人见她一脸疲惫之色,叫衙役出去泡了杯茶端进来,自己接过来递给她:“姑娘都这么盯着看了两个时辰了,歇一下吧。这是下官亲戚送的大红袍,喝着还算可以,姑娘可以尝尝看。”

亲戚……

亲戚……

姜榆眼前一亮。

对啊,亲戚!

她在地上翻了半天,找出李二的写着李二资料的本簿,详细的又看了一遍。

脸上忽然有了丝丝喜色。

她道:“韩大人,可否请您派人去调查李二的所有亲戚?一定要找出在他生病之前与他接触过的。”

韩大人还端着那杯茶,有些尴尬,听她这么一说,很是不解:“姑娘为何好端端的突然查绮李二的亲戚来了?”

这也跟案子有关系吗?

姜榆把李二的本簿放在了桌子上,接过韩大人人手里的那杯茶,轻轻吹了吹,解释道:“李二是最先中毒的人,所有事情都与他有关联,虽然他已死。可还有他见过跟接触过的人。在下刚刚看过他的资料,他的亲戚朋友都还活着。调查他们,是为了看看李二在变异之前是否与他们有接触过,接触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若是没有,李二总是会出去见人,那见的又是什么人?如此一来便可以知道李二到底是因何中毒的,至于剩下的事情,便都可以迎刃而解。”

说完,她喝了口茶。

咦,不喜欢。

还是白开水好。

韩大人听她这番讲解,顿时茅塞顿开,拱手道:“下官马上就派人去查,姑娘绝顶聪慧,之前听一些传闻和大理寺的衙役说姑娘是如何厉害之人,还以为是夸大其词。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下官惭愧,自愧不如。”

姜榆还礼:“聪慧不敢,在下纪轻轻,实在不能与办案多年的大人相提并论。”

韩大人笑笑,对姜榆有了些敬佩。

——

从大理寺出来,已是亥时。

雨稍小了些,天上还在轰隆隆的作响。

残阳在甬道外等了半天,见他们出来了,兴奋地招招手。

姜榆跟韩大人行礼告辞,便过去找他。

残阳怕她淋了雨,先一步打伞跑了过去,臂弯上还挂着她的风氅。一见姜榆,二话不说把伞塞到她的手里,然后把风氅给她披上,责备道:“天冷,师姐怎穿的这样少?”

“出来的急,忘记了。”姜榆淡笑看着这个给她系风氅的师弟,“你怎么来了?”

“今日去渊王府,烨王叫我可以早些走。本是要去找师姐的,但听蒋姨她们说师姐来了大理寺,便到这儿来寻你一块儿回家。”残阳说着接过她手里的伞,护着她往马车这边走。

“那这马车是……”

这么豪华,哪儿来的?

“烨王给的,说是以后雨天师姐想出去也方便些。”

姜榆:“……”

果然是那个二货的做风。

上了马车,姜榆拿起边上的软枕抱着,稍稍放松了一些。

从早忙到晚,总算是能歇一会儿。

马车行驶在路上,姜榆在车内闭目养神。

走了有一段路,她忽然睁了眼,掀开边上的帘子,从靴子里抽出一把飞刀,朝她左后方掷了出去。

顿时传来重物坠落的声音。

用轻功在房上走,当她看不见?

从早到晚的跟着她,她已经警告过了。

不听,还接着跟。

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少了被人监视感觉,她舒服的松了口气。放下帘子,继续闭目养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