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你蠢,你全家都蠢!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455字
  • 2021-08-07 08:59:14

渊王府。

程泰把刚刚发生的事情与渊王说了一遍。

姜榆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心情极差,盯着程泰背影,烦躁的要命。

要不是他,自己现在可能已经见到幕后真凶了!

气死了!

地上有一小摊水渍,是从她的衣角流下的。回来时程泰本是叫她去坐马车,她不想去,自顾自地骑着马跑得飞快,把程泰一行远远的甩在了后头。

气都要气死了,还坐马车,哪有那个心情?

程泰一脸懵的看着瞬间消失的马屁股,非常不懂为什么姑娘的情绪变得这么差。

但没有办法,这是王爷叫他们来救的人,他就只能先留下部分人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干净,剩下的跟他一块儿去追姑娘,把她护送回去。

他把事情说完,静静的等着主位上的那人吩咐。

萧君澈应该是刚起床,还没睡醒。头发有些乱,细碎的头发蓬蓬着。穿着上好料子制成的宽大睡袍,精致的锁骨就那么毫不遮掩的漏在外面。在往上看就是那张好看的脸,此刻单手撑着头,闭着眼,头一颠一颠的,在打瞌睡。

半晌,他听见下边没了声音,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儿,说话有起床时的鼻音:“尸体送到大理寺,你下去休息。”

“是。”

姜榆正发呆,听见他叫程泰下去休息,便拱手行礼,跟着他一块儿要往外走。

“站住。”

程泰以为渊王还有事要交待:“王爷有何吩咐?”

“不是你,是她。”

这屋子里就三个人,除了程泰和渊王,剩下的只有某人。

“你出去,她留下。”

程泰拱手行礼:“是。”

姜榆眼瞧着程泰出去带上了门,也想跟着走,可上面这位爷没让,只得转过身拱手道:“王爷有何吩咐?”

最好不是给他挡风这一类,她现在也冷的要命,还很烦,没有那个心情。

萧君澈打了个哈欠,更困了。说话都好慢:“给本王梳发。”

姜榆看了眼自己湿漉漉的一身:“属下全身都是湿的,带着寒气,恐传染给王爷。王爷可否能准属下回去换套衣服,再过来给王爷梳发?”

主要就是想回去换衣服。

萧君澈站起身,困的有点儿晃:“梳完发再回去。”

姜榆:“是。”

第n遍在心里骂他烦人。

萧君澈坐在梳妆台前,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任身后的女孩儿在他头上为所欲为。

姜榆把之前编的辫子拆开,一点一点用梳子梳,捋顺,再像上次一样继续编上。

她心情差,心思又都飘在案子上,手劲控制不好,时而力气大了会扯掉几根头发,连她都会觉得痛,而萧君澈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依旧双手环胸,坐的笔直,闭眼睡觉。

姜榆看了眼铜镜里的那张脸,撇撇嘴。

好吧,既然你不说疼,那就是什么也没发生。

把头发编好,姜榆拿着梳子又帮他梳了梳。

坐着睡觉的人缓缓开口:“一个人深入虎穴,叫蠢。”

姜榆愣了一下,停下手上的动作:“王爷是在说属下?”

那人不回答,算是默认了。

姜榆疑惑了。

不对呀,他怎么知道她想去一个人找幕后凶手的?

萧君澈站起,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说了四个字:“别做蠢人。”

说完就走到床边,脱鞋,又躺下了。

姜榆偷摸翻了一个大白眼。

你蠢人!你全家都蠢人!

你行你去查啊!

老在这儿巴巴的,烦死了。

那人又叫她:“过来!”

姜榆烦,还得忍,走过去:“王爷又有什么吩咐?”

“把帷幔放下。”

姜榆照做。

心里骂他自己没长手。

放完了,帷幔后的人拉了拉身上的被子,侧过身去,留了一个模糊的后背给她,说了四个字:“站好,挡风。”

已经咬牙切齿的姜榆:“……”

睡觉就睡觉,又让她挡什么风??

姜榆看着帷幔,忽然觉得怪怪的。

不对啊。

怎么感觉哪儿不对呢?

刚才一进来这人就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又留下她让她给梳发,还骂她是蠢人,头发梳好了又上床睡觉,还让全身湿透的她挡风……

你还要睡觉你梳什么头?

感情就是在这儿耍她!!

mmp!

姜榆转过身,面朝窗户。深呼吸,再深呼吸。

对着这个窗户,对着顺着窗户飘进来的风,她发誓。

不生气,不生气,气出病来没人医,古代医学不发达,最后遭罪的还是她自己呀!

第n+1遍在心里骂这个破王爷。

——

在偏殿卧房站了半个时辰后,王爷睡着了,姜榆哆嗦着去厨房找蒋沈两个婆子。

这回看她搞成这个模样,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啥也没说,直接把人推到浴室里去沐浴,顺带扔进来的还有一身新衣服和一双新靴子。

程泰从偏殿出来的时候到厨房告诉他们了,说姜榆姑娘淋了雨,让他们备些热水来给她沐浴。

至于那套新衣服和靴子,是沈婆子不久之前上街帮姜榆去定做的。

本是想做漂亮的裙子,但上次做的那套这丫头一直没穿,怕这回做了,她又放在衣柜里存着,沈婆子便改做了骑装。

姜榆泡在热水里很久,舒服的快要睡着了。

沐浴更衣过后,她直接到两个婆子平常小憩的屋子里钻进被窝,说什么都不下来。

把被子披在身上,只露出一颗脑袋,看上去又呆又傻。

蒋婆子本想骂她,但看她这副模样是又好气又好笑,什么都骂不出来了,帮她把身上的伤口换药处理好,又将姜汤塞在她手里:“喝光,莫有感了风寒,喝完好好睡一觉,别乱跑了。”

姜榆乖乖的点头:“知道了。”

蒋婆子还是不放心,在边上看着她把一碗姜汤喝光,看着她躺下,细心的帮她掖好被角:“好好休息不乱跑的话,晚上有好吃的给你。”

“好。”

见她这么乖,蒋婆子满意的带上门走了。

姜榆躺在床上,很暖和,可她睡不着。

脑子里回想着李二死前在空中画的那两道,还有一直念的话。

盛……

盛……

盛什么?

是说人名还是地名?还是指他什么东西?

那一横一竖又代表着什么?

这回比起之前红城和前段时间陵城发生的怀孕女子儿童失踪案,虽然基本差不多,可细较起来,这次却是难查得很。

线索少的很,唯一的证人又被杀,死之前又留下了让人猜不透的话。

这让她怎么查?

姜榆也有点犯难。

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假装被抓,然后去见真正的幕后黑手比较靠谱。

但这次人都被程泰带人打跑了,下次该怎么找他们呢?

一堆问题在她的脑子里盘旋,姜榆想着想着,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两个时辰以后,门外有了动静。

像是有人来了,在说话,声音较大。

姜榆还没睡醒,烦躁的把被子蒙过头,不想听。

没一会儿,说话声就变成了敲门声。

“咚咚咚——”

姜榆在被子里把耳朵堵上。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敲门声接连不断,姜榆烦躁的掀了被子,这下她是彻底睡不着了。穿好靴子下床,一脸烦意的去开门。

门外是高琅。

高琅行了一礼,神色凝重:“抱歉打扰姑娘休息,但是事情紧急,大人请姑娘去大理寺一趟。”

“发生何事?”

“姑娘去了便知道了。”

姜榆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回屋拿了自己的剑,跟高琅一起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