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猪队友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651字
  • 2022-06-27 10:36:46

从仁善堂出来,姜榆问萧景烨能否带她去一趟户部。

户部掌管着所有百姓的户籍,知晓看病者的名字以及他住所周围的环境便能缩小范围,确定一个大致的方向后,就可以去户部寻找相应的户籍,再通过筛选定然能够找到那人。

萧景烨却未答应,而是带她来了大理寺。

南朝律例,为确保户籍不被盗窃甚至遗漏丢失,户部会每年整理出相应的备份,置于他处存放。

大理寺就是那个地方。

虽是掌管案件刑法之地,但也因其守卫森严,成了最适合保管户籍和一些重要材料之所。

姜榆见此处能看户籍,便没问他为何不直接去户部。

韩大人知晓他们四人的来意,欣然拿出只由历任大理寺少卿所保管的钥匙为他们打开存放资料的密室大门,还附上了一张最为详尽的陵城地图。

将地图平摊于桌子上,萧景烨开始仔细寻找所有可能的住所。

在陵城,偏远之处除了城南便是城东。城东居住的人非常之少,仅有的都是些遭难流亡的百姓。而据卢老描述,那夫妻二人虽然是一副普通百姓的打扮,但看身上穿着的衣服料子尚可,不是粗布补丁衣衫。那娘子身上也有首饰,证明生活水平不错。

萧景烨在城东这一片用红笔打个叉。

这样一看,大致的区域就在城南。

城南这一片地方也不小,大路和小路很多。好在萧景烨没事儿就喜欢到处乱跑,对城中的路非常了解。再三分析后,又将范围缩小到了荒山前三十里的两个村庄。

这两个村庄所在的位置与官道相距甚远,还隔着一片满是荆棘的荒地。若是想要到城中市集上去,只能从边上的小路前行。

位置确定到这儿,已经差不多。

萧景烨很得意,两手叉腰,仰脖子:“看,本王厉害吧!”

姜榆正要去翻看户籍,闻言,鼓掌,附带一句没有什么感情的赞扬:“厉害,好!”

萧景烨被夸,开心。

没有过多的闲聊,四人开始翻看居住在这两个村庄的百姓户籍。

仅是两个村子便有二百多户人家,加起来也有一千人之多,四个人查了一个半时辰,总算是找到了那人。

李二,男,二十五岁,家住城南李家村。

妻子李高氏,女,十八岁,家住城南高家村,十六岁时经人说媒嫁给了隔壁村的李二。

一找到人,萧景烨便待不住,立马要去城南。

姜榆拉住他,道:“城南荒山已封,百姓尽数撤离,他们一家应该也已经跟着走了。李二还是最早发觉身子不适的人,应当早就毒发变异,与那些在街上抢劫杀人的嫌犯无疑,谁能知道他现在躲在什么地方?”

萧景烨瞬间泄气:“这么说那这一天白忙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姜榆不得不点头。

“没有白忙,没有白忙!”

四人正叹气间,韩大人从外面跑进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王爷,姑娘,你们没有白忙。”

“什么意思?”

“在你们确定范围在城南之时,下官便派人分别去安置城南百姓之处以及城南的村庄探查,结果回来的人说安置百姓的官员告诉他们,有一户人家并未随众人一起撤离。派去的另一波人还发现李家村有一户人家的烟囱正在冒起炊烟,像是有人在居住,回来一查,正是李二的家。”

听完这话,萧景烨的眼睛又亮了:“走小美人,跟本王一起去李家村。”

姜榆没理他,自顾自的走出去了。

萧景烨尴尬的笑笑,倒也不在意,指指桌上乱七八糟的户籍册子,“这些就交给韩大人处理了。”

韩大人:“……好。”

最麻烦的活给他留着了!

姜榆出去,从衙役手里接过自己的马牵到甬道出口,等着萧景烨三人过来。

没多久,人出来了。

除了一同出来相送的韩大人,还有一个没见过的侍卫打扮之人正在跟萧景烨说话。

姜榆猜,估计是有紧急公务要让他去处理。

萧景烨全程跟那侍卫冷脸,走过来时面对她立马笑盈盈,有点儿抱歉:“对不起啊小美人,皇兄命本王赶紧回宫去,所以不能跟你一块儿去抓人了。”

姜榆意料之中,况且也不太想王爷跟着自己去一个危险系数未知的地方,自己现在伤没好,不像之前动作那么利索,没办法分神出来注意他,自己去倒是更好些:“无妨,你早些回宫吧。”

“你不会生气吧?”

姜榆利落的翻身上马,一脸莫名其妙:“你哪儿看出我生气了?”

明明是高兴好吗?

萧景烨抬头看着马背的她,神色如常,不像生气,这才放下心来,却也不忘道:“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凡事量力而行,不要逞强,遇到危险马上就跑。”

姜榆“哦”了一声,两腿一夹马肚,走了。

萧景烨嘱咐的话还没说完,越想越觉得不放心:“不行,本王还是得去告诉四哥一声。”

——

姜榆驾马在雨中穿行。

骑马没有办法撑伞,她也懒得穿蓑衣,嫌麻烦,就这么行了一路,身上已经被雨淋透,湿的不能再湿。

城南这边的小路马过不去,到了路口姜榆便下马,将其栓在一处避雨的地方,独自徒步前行。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到了李家村村口。

姜榆看了眼上面标着李家村三字的石碑,握紧手中的剑,走了进去。

按照韩大人告诉她的位置,姜榆很快找到了李二的家。

他家的房子是全村最好的,放眼望去都是普普通通的草房,只有他家的房子盖着瓦片,还有用水泥铺成的大院子,所以一眼就能看到。

据韩大人从李村百姓那里了解到,李二祖辈皆是农民,因他年幼时拜师学了一门木匠的手艺,长大后边种地边做木匠活来补贴家用,家庭条件与同村的其他人相比较好。而他的妻子长得漂亮,心灵手巧,又会织布养蚕缫丝,嫁给李二后两人的日子越过越好,同村人甚是羡慕。

条件好了,自然就有了好房子。

姜榆站在门口细听,没听到院中有人说话的,只有雨滴落下之声。

雨下的大,在地上形成了积水,顺着门下的缝隙缓缓流出来。

姜榆不经意的低头,微微眯眼。

雨水,是红的。

是血!

里头有死人!

姜榆一脚踹开门,跑进院子。

院中躺着一个白发老妇,被人抹了脖子。血不住的淌,与地上的雨水混合。

她进了里屋,见左侧房间的大门敞开着,地上躺着一男一女。

姜榆过去看,与院中的老妇一样,都是被抹了脖子,鲜血淌满地,瞪着眼,死不瞑目。

男子肤色极白,手臂上有黑色线条状斑块,看相貌与户籍册上的画像无疑,正是李二夫妇。

姜榆咬牙,一拳锤向边上的柜子。

还是来晚了!

“盛……盛……”

血泊中的传来微弱的声音,我手缓缓抬起。

姜榆蹲着,低耳朵靠近他,“什么?”

李二的手指在动,很慢,很轻,在空中滑动。

像是在写字。

姜榆认真的在看。

一横,一竖。

简单的两笔,那只手便从空中落下,垂在地上。

死了。

姜榆记住了这两笔,伸手合上了夫妻二人的眼睛。

她站起身,朝屋外走去。

人死了,这条线索就断了,看来还得从其他方面入手。

刚走到门口,她便停了。

眯眼瞧着不断涌进院子中的黑袍人。

与天德客栈的刺客打扮一模一样。

她刚到村口的时候就有察觉,这村子里一定还有其他人。

有的时候,直觉是很对的。

这是一直在这儿等着她呢吧?

姜榆双手环胸,一点儿也没有怕的样子,“上次几个人杀不了我,这次派这么多人?”

她目光扫过,大概数一数。

五…十…十五…二十…二十五…

三十个人可是有了。

要都是像那天客栈里一样高手,别说她现在伤还没好,就算是没受伤也肯定一次性打不过这么多武功高强之人。

看样子早就把这儿团团围住了,跑也跑不掉,还不如就直接面对。

其中一黑袍人打着伞向前一步走,道:“把《青石杂技》交出来,不要多管闲事,留你全尸。”

哦,差点忘了,他们也是来抢书的。

姜榆靠着门边,额边碎发湿漉漉的贴着脸颊,很痒,她用手拨到一边,面上依旧波澜不惊:“书在我这儿,杀了全我天下再也没有人知道它的位置,想必你背后的人也不希望这样吧。”

黑袍人没想到她会这样说,看她手里的剑,有些怕她自刎,沉吟一会儿,道:“你想怎样?”

“很简单,带我去见你们的主人,我要亲自跟他谈。”姜榆面向他们,淡淡一笑,“否则,想要书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这些人都中了壳为的毒,定也是在听人命令行事,不然他们绝不可能知道《青石杂技》。

李二死了,线索断了,再重新查起肯定非常困难。倒不如佯装被抓住,跟他们走,去看看这幕后下毒之人究竟是谁。

黑袍人沉默半天,威胁道:“不要耍花样,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姜榆欣然点头,准备跟他们走。

前脚刚迈出屋子,忽然“唰”的一声。

一只长箭径直射进了站在最前面那黑袍人的脑袋。

紧接着,四周传来呐喊声。

“把四周围住,不要让任何一个人跑了——”

“是——”

“其余人跟我冲进去,杀光他们——”

“杀——”

领头的程泰带着众多士兵拿着武器冲进院落,与这些黑袍人展开激烈的厮杀。

姜榆石化当场。

由于她之前说过头部是这些黑袍人的弱点,士兵们也学会,直接提刀就来砍头,但这方法好用是仅对于那些不会武功的百中毒姓而言。这些黑袍人武功高强,自然是不能让他们轻易而一举就碰到了头,可是架不住士兵人多,总是有防不胜防的时候。没多久。黑袍人就死了大半。

剩下的黑袍人见状。不再练战,到突破口冲了出去逃走了。

程泰没叫人去追,从官兵手里拿过一把伞给姜榆着:“姑娘可曾受伤?”

姜榆石化了半天,这才缓过神,扭头看他:“谁让你们来的?”

程泰严肃回答道:“烨王殿下去王府向王爷说了姑娘查到线索一事,王爷派我带人前来助姑娘一臂之力。”

姜榆扶额。

只觉一股气血直蹿头顶,在脑中来回翻涌。

她现在的血压一定嗷嗷高。

爆表的那种!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计划全打乱了!。

说用人来救了吗?!说了吗?!

谁让你们来的啊!!!

这是传说中的猪队友吗?

早晚要被气死!

面对这么一脸认真的程泰,姜榆还不能发火,转身压火压了半天,硬是在脸上挤出一个不算笑的笑,一字一字的往外蹦:“多!谢!了!啊!”

程泰:“姑娘不必客气。”

姜榆:“……”

已气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