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一起审审吧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651字
  • 2022-06-27 10:16:28

到家已是亥时。

雷声滚滚,不时有闪电划过天际。

姜滚滚听见开门关门的声音,龇牙,汪汪直叫。等看清楚人了,一下就变乖了,挪着胖嘟嘟的身子跑过去,在她脚边蹭啊蹭的。

姜榆把它抱起来,摸摸它圆滚滚的大脑袋。

嗯,手感真好。

残阳也出来了,眼睛眯着,顶着一头乱毛,还没睡醒,看见她哼哼唧唧的:“师姐,你怎么回来了呀?”

姜榆过去掐掐他的脸:“没事儿,回去睡。”

残阳很听话,打了个哈欠,揉揉眼,关门前还不忘嘱咐她:“师姐也早点休息哦。”

“好。”

姜榆逗了一会儿姜滚滚,便把它放回窝里,转身进了炼药房。

把所需的器皿药材等全部备好放在桌上,姜榆深呼吸,再深呼吸,让自己完全冷静下来。

没关系,失败了那么多次,这回一定可以。

感觉放松了不少后,姜榆按照书中所写,正式开始炼药。

第一步是最简单却也是最考验人的一步,用量稍有一毫差错便会失败,无法继续下去。

之前数次失败,部分原因正是因此。

姜榆把药材捣碎出汁,与另外一种材料混合。紧接着,她极其小心地将混合成的药汁倒入早已备好的罐中,静待。

一盏茶的时间后,罐中升起了一股白烟。

姜榆微微一笑。

第一步成了。

她将罐子密封好放在一旁,继续完成接下来的步骤。

丑时,下起了大雨。

伴随着电闪雷鸣,

姜滚滚缩在窝里,看着天空中会发出巨响的光亮,害怕的呜呜叫。

呜……吓人哦。

炼药房的烛火亮了一夜。

辰时,残阳练功结束,洗漱整理完毕。先是烧好了几桶热水,又厨房捣鼓了半天,端着两碗不知为何物的东西出来,刚把碗筷摆好,炼药房的门开了。

姜榆又是一夜未眠,伸了个懒腰,气色不好,但看上去心情还不错。

昨夜反复多次,总算是成功制出了解药。

但因为材料有限,中间又失败了几次,只制出了一小瓶。

残阳对她挥挥手:“师姐,你是要先沐浴更衣,还是要先吃饭?”

“先洗澡吧。”

忙忙叨叨跑了一天,穿了两个人的衣服,又进了那么危险的地方,踩死了只大虫子,遇见了一堆蜘蛛,回来又是一夜未眠的,她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要脏透了,哪儿哪儿都是味道。

残阳就知道她会这么说,把浴室的门打开:“已经帮师姐放好洗澡水了,师姐快进去吧。”

姜榆掐掐他的脸蛋儿:“乖,一会儿给你做好吃的。”

残阳嘿嘿笑:“好~”

姜榆洗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澡,把全身上下都洗的干干净净,换好药,穿上自己的衣服,顿时就觉得舒服了很多。

至于穿了一晚上的那套盔甲,被她毫不犹豫的扔了。

还有那双踩过虫子的靴子,烧掉烧掉,赶紧烧掉,看着都恶心。

收拾好出来,姜榆这才看见桌上摆着两个碗,残阳正对着它们不知所措。

她低头看了眼,表情很是一言难尽:“这是什么?”

黏腻腻,黑乎乎的,上面还飘着几个菜叶子。哦,还有一个煎蛋,但已经焦的和碳一样黑。

残阳挠挠头,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有点羞愧,不敢看她:“师姐最近这么辛苦又受伤,本来我是想给师姐碗面的。但是我不太会弄这些东西,一不小心就…”

就弄糟了。

姜榆什么也没说,转身进了厨房。

残阳以为她是生气了,委屈的憋着嘴,两手交握,大拇指搅啊搅的,不知道该怎么了。

没过一会儿,姜榆端了一大碗面条出来。

卖相很好,上面有很多切成片的牛肉,有一个很漂亮的荷包蛋,还有切片的西红柿以及一些小配菜。最上层飘着一层辣油,让人馋虫大动。

她把碗推给他:“你吃这个。”

又把一直摆在桌上的两个碗揽到自己面前:“这是我的,你不准动。”

说着说着拿筷子夹起面放到嘴里,嚼了嚼,竖起大拇指:“好吃,这是师姐吃过最好吃的面条。”

残阳愣住。

师姐没有露出任何嫌弃的表情。

姜榆很快就吃完了一碗,喝了口水,继续吃第二碗,轻轻的说:“你是男孩子,早晚有一天要独自面对很多事情。所以我希望你慢慢成长。但在师姐面前,你不必装作一副大人的样子。你不会做饭就不做,师姐会给你做很多好吃的。喜欢睡觉喜欢玩便去,做什么都可以,不要怕,师姐会永远在你身后护着你。放心,在你成家立业娶媳妇儿之前,师姐会好好保住这条命的。”

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残阳的确成长了不少。

遇事镇定冷静会分析,不再哭哭啼啼,开始有了一个男子汉的模样。

可她能感觉得到,这个孩子一点儿都不开心,话少了,对她也是很小心,很怕有一天她会消失不见的那种。

所以,如果成长让他这么不开心,姜榆宁愿他的师弟永远是个小孩子。

大不了,保护他一辈子就好了。

残阳瘪嘴,大眼睛忽闪忽闪几下,水雾弥漫上来了,委屈屈:“师姐……”

师姐总是能察觉到她情绪的不对。

然后就扑到姜榆怀里嗷嗷哭。

“我害怕…我害怕…师,师姐有一天真…的会不见了,所以我很努力,很努力的长大,不哭不闹。有担当,跟在烨王身边学习很多事情,可是…可是我一看见师姐受伤…我还是……呜呜呜呜呜……”

“好了好了,乖,不哭不哭。”姜榆拍拍他的背,轻声安慰。

看来这一次是真的把他给吓着了。

残阳非常委屈的哭了好一阵儿。

哭完了,眼睛红红,鼻头红红,一抽一抽的,像个小兔子,坐回位置上,很傲娇的开口:“我没哭,是雨太大了,掉进我眼睛里了。”

姜榆失笑:“好,我什么都没看见。”

说着,指了指自己已经被泪水沾湿的衣袖。

残阳:“哼!”

——

雨还在持续的下。

吃饱喝足,两人一同出门,在路口分别。

一个去找烨王,一个要去大理寺。

有了之前和昨日的事情,大理寺已经没有人不认识她,见她举着伞往这边来,纷纷都与她抱拳行礼。

姜榆收了伞,一一还礼:“劳烦哪位能带我去见韩大人?”

两个衙役站出来:“姑娘跟我们走吧。”

“多谢。”

大理寺的牢房很大一部分都被这些日子抓到的嫌犯占满。为了安全考虑,关押他们的是即将被斩首的死刑犯监牢,大门都是用铁制成的,上了很多锁,根本无法撼动,更别说把它们掰开逃出去。

路上姜榆看了看这群人,他们十分狂躁,拼命的撞门,大喊放他们出去否则就杀人的这种话,四是非常厌恶待在这种狭小而密闭的空间。

她皱眉想了想,走了。

韩大人正为这些嫌犯的事儿头疼,见她来了,瞬间如获大赦:“哎哟喂,姑娘可算来了,再不来本官就不知如何是好了。来人,赶紧上茶。”

姜榆扫了扫身上的水气,行了一礼,坐下:“大人何故如此,不是抓到了很多嫌犯了吗?”

“抓是抓到了,可是怎么都撬不开他们的嘴呀!”韩大人满面愁容,指了指书案上的卷宗:“这不又有几个地方发现了行凶杀人者的影子。再不赶紧把事情解决,这陵城恐怕就要彻底乱了套了!”

姜榆倒是不急,喝了口热茶:“在下昨日让大人派人去调查的事情查的如何了?”

韩大人想了想,道:“都查到了,但本官不知姑娘为何要查这些事情。”

“当然是为了让他们老实交代咯!”姜榆站起来,与韩大人耳语一番。

韩大人神色逐渐转晴,听她说完,不住地拍手称赞,“真是妙计啊!”

姜榆双手负与身后,淡淡地道:“走吧大人,去审审昨日从城东丛林里带回来两个人。”

“好,姑娘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