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查案总比待在王府好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213字
  • 2022-06-27 10:14:20

“啊——”

“站住——”

“别跑——”

恒元帝正要再说些什么,官兵站着的不远处传来了打斗声。

所有人都朝那边看,只见三个身形高大的青年汉子,捧着什么东西正走过来。应当是见到了外人,受了惊吓,本是想跑,见人多又跑不出去,便下了狠心始与官兵打斗起来。

韩大人忙道:“快来人,护驾!护驾!”

瞬间,跟随皇帝而来的御林军就把两人围住。

姜榆站在旁边,皱眉瞧着那打斗中的三人。

看身形,就是普通的庄家汉子。看他们的眼睛还有皮肤颜色以及手臂,确认是中了壳为无疑。

他们是躲在这里吗?

此处不是已经被朝廷派人把守多年禁止任何人入内吗?他们又是怎么进来的?

姜榆回头看了一眼渊王和恒元帝,明白了。

估计应他们故意让人进来的,以便趁机一次全部抓住。

庄家汉子不会武,可常年耕地劳作使他们的力气本就比一般的人要大,再加之中了壳为的毒后,力气更是大的出奇。所以,即便他们不会武功,面对这些带刀的官兵也能一拳打断他们的肋骨,甚至是一手抓起一个,再狠狠的扔出去。

这样一看,三个人对付数百个官兵和御林军根本不在话下。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倒在地上的已经有不少人了。

姜榆看不下去,拔剑跑过去,飞身而起,从后边砍掉了一个汉子的脑袋。

速度非常快,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所有人都愣了。

直到听见咚的一声,汉子的头掉在地上,脖颈喷出鲜血,身子也缓缓倒下之时,大家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剩下的那两个汉子也不动了,满脸惊愕,似乎是没有想到。

姜榆把剑上的血擦干净,放回剑鞘,问那两人:“还打吗?”

两个汉子摇摇头。

她看一下还没反应过来的御林军:“看什么?把人抓起来带回去。”

剩下的人你看我我看你,这才上前抓住那两个汉子。

护着恒元帝和渊王的官兵此时也散开,姜榆抱拳:“让陛下和王爷受惊了。”

“无妨,”恒元帝对这些打打杀杀的场面早就不以为惧,反倒有些好奇,“在你动手之前,御林军也伤了那三人,他们却并不害怕。为何你砍掉了其中一男子的脑袋,剩下的两者就不敢再动了,甚至看上去还那么惊讶?”

“回皇上的话,中了壳为之毒者除了外表上有变化之外,痛觉也会消失,力气变得极大,因此他们下意识的认为自己已然刀枪不入。臣砍掉了一个人的头,就是要让另外两人知道,他们只是没了痛觉,而不是不会死。”

“原来如此。”恒元帝笑着点头。今日找到了能救百姓的法子,又抓到了几个中毒行凶的嫌犯,他的心情更好了些,又想起八弟曾经说过,此女子查案的功夫一流,便道:“传朕的旨意,此次之事便交由你和大理寺少卿全权处理,务必要解救百姓,查出下毒真凶,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臣遵旨。”

姜榆看了看安静站在一旁的萧景渊,道:“臣遵旨。”

好吧,其实她也不想查案,但若是跟老待在渊王府比起来的话,还是查案好一点。

从刚才到现在,萧景渊未发一言,只是咳嗽的好像又严重了些。

恒元帝担心:“把人带上,赶紧回去。”

这里很是阴冷。不久之前又疲于逃命,跑了那么久,老四的身子肯定是受不了的。

姜榆没说话,转身回密室,摘了把药草出来。

药草长得有些像马兰花,叶子很长,上面还结了一颗颗黑色的果实。

她把果子全部都摘下来,跟一个官兵要了水囊,把它们冲干净,然后过去拍了拍萧景渊的肩膀。

萧景渊侧头,只觉脸颊被人捏住,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然后就被塞进了什么东西,然后又被控制着咀嚼。

口腔里瞬间弥漫着一股无比苦涩又黏腻的味道,还带着一点辛辣。

呛得萧景渊又开始咳嗽。

可这回只是仅仅被呛住,不是因为病理上的反应。缓过神来,他觉得嗓子里有一股清流之气扶过一直绵延顺着气管,绵延到肺部,想咳嗽的感觉慢慢消失了。

姜榆拿水囊在冲手。

这破果子,怎么还掉色的?

虽然她不怎么喜欢这个王爷,但是他身子不好,刚才还冲过来救她,又拉着她跑了这么久。难受成这样,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

刚才进密室,她无意间瞧见了这种果子。《青石杂技》上有记载,此药名为寒霜,味苦辛辣,但对咳疾有一定的疗效。

唯一的缺点,不能长时间服用,不能多吃。否则会中毒。

这东西长的丑又难吃,一般人肯定不吃。没有办法,姜榆只能把这东西强塞进渊王嘴里。

她长得比他矮。还必须得翘着脚才能把东西塞进去。

也很累的。

姜榆洗好手,行礼道:“请恕属下无礼。”

“无妨无妨,老四他不在意。”恒元帝笑着摆摆手,“你这是给他吃的什么,他怎么一下子就不咳了?”

“一种治咳疾的草药罢了,不能多吃。”

“原来如此,那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是,属下遵命。”

萧景渊没有看她,直接走了。

姜榆耸耸肩,也不想理他。

好歹刚才还帮了他,垮着个脸给谁看呢?

烦人!

——

按原路返回,没有碰到什么奇怪的生物。

出了丛林,恒元帝下令加派人手在此处继续寻找,不能漏掉一个嫌犯,更不能让无辜的人再进入此地。

而后便同渊王一起回了皇宫。

走之前,渊王赏了姜榆一句话,就五个字,十分惜字如金。

“可以回去了。”

意思是她可以回家了。

就算不想,姜榆也得行礼:“属下遵命。”

本来她也没打算回王府的。

现在找到了草药,皇上又让她查案,不回家炼制解药难道还回王府养着?

不对啊,这么一弄,好像是因为渊王的恩赐,她才可以回家似的。

萧景渊嗯了一声就走了。

姜榆盯着远去的马车,恨不得把人拉下来揍一顿。

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

韩大人安排完事宜过来:“姑娘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皇上命她一同查案,他自然是要上来询问的。

更何况自己现在毫无头绪。

姜榆想了想,道:“韩大人先把这两个人带回去关着,明日我会与大人一同提审他们。”

“这些人的嘴可硬着呢,姑娘可是有了具体的法子?”

姜榆不语,直道:“大人等着便是,我自有办法。”

闻听此言,韩大人便不再问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