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找到了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148字
  • 2022-06-26 22:46:35

恒元帝和萧景渊带人沿着地上的印迹找过来时,着实被眼前这黑压压的一幕惊住。

萧景渊第一眼看到的是不远处的女孩。

穿着宽大的盔甲,惨白着一张小脸,眼睛瞪得很大,瞳孔晃动,直愣愣的。手中持剑也无所动作,整个人像傻了一样,如同见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他还没见过这样的刺猬。

聪明,机智,足够冷静,甚至偏于过度的冷漠,竖着一身刺去防备所有人,都是萧景渊对她的印象。今日这般,有些意外。

她怕这些蜘蛛吗?

来不及多想,萧景渊拿过官兵手里的火把,往地上试探。

蜘蛛畏火,很快便散开。

剩下的人也如法炮制。

但也正是因此,蜘蛛群又把目标换成了姜榆,大批量朝她那边爬。

两条腿总是赶不上八只脚的,眼看蜘蛛快要碰到她,情急之下,萧景渊将火把扔进了蛛群。

几乎瞬间点着,同时未被烧到的蜘蛛也四散逃窜,萧景渊一行人趁机跑过去。

他扯下风氅盖在姜榆头上,拽着人就往前跑。

怕,不看就好了。

此处这般诡异,不知还有什么样的怪物出现,究竟有多少蜘蛛也尚不确定。火总是有烧完的时候,若倒是再引来更多蜘蛛,或是其他虫子,那就糟了。

为今之计,只有跑,赶紧跑。

耳边有风声。

周围的真实感让姜榆逐渐缓了过来,伸手拿下盖着脑袋的风氅,看见了拉着她的白色身影。

这是……

渊王?

她转头,边上这位穿着便衣的是……皇上?

他们怎么在这儿?

不是说都在宫里呢吗?

靠,又被抓住了!

姜榆不由得在心里骂了一句。

也是倒霉,怎么每次跑出来都能见到他!

萧景渊不知道姜榆现在在想什么,只是一路的跑,最后进到了一个岩洞里。

跑的又快又远,所有人都累的不行。

姜榆倒是还好,就是脚腕的伤有点痛,可以忍受。双臂环胸靠在一边,等他们休息好。

无聊的开始打量岩洞。

天然形成的山洞,而非人工开凿,很深,后处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所有人都聚集在靠洞口这一段休息。

姜榆越看后面越好奇,拿过来一个官兵手里的火把,像朝岩洞深处走。

没走两步,衣领一紧,被揪住了。

她抬头,对上一双熟悉的桃花眼。

忙于奔命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一停下来,气息不顺,肺像是要炸开,萧景渊扶着石壁咳得揪心,却还是时时刻刻注意着边上这人。见她又要走,直接上前拉人,咳得嗓音都有些沙哑:“还要跑到哪里去?”

姜榆看着这个非常像老鹰提小鸡的姿势:“……”

从他手里挣出来,也懒得行礼了:“我没跑,我要进去看看。”

萧景渊似乎好了点,长得很高,要低头看着她,“太危险,不行。”

姜榆哼了一声,不回话。

你说不准就不准,当这还是王府呢?

好不容易跑出来,谁听你在这命令这个命令那个的?

她安静了一会儿,像是在想什么。

紧接着,趁所有人不注意,拿着火把撒丫子往里面冲。

恒元帝:“……”

萧景渊:“……”

官兵:“……”

萧景渊气的咬牙:“把人给本王追回来!”

“是——”

——

姜榆拿着火把一直往里跑。

印象里的这种岩洞,都是满满的蜘蛛网,蝎子毒蛇一大堆,稍不注意就会从某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

出乎意料地,没有蜘蛛,没有毒虫,连杂草都没有。

这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

到后面,姜榆的速度慢了下来,然后便开始走。

走的再深一些时,姜榆发现这面的石壁不太对劲。

石壁上有三道很长细小切缝。

有点像暗门。

这后面还有其他的地方?

姜榆试着推了一下,果然有岩石摩擦的声音。

她继续用尽全身力气去推。

“轰——”

石门缓缓打开,映入眼中的是一个长满各种草药的密室。

草药长在石壁上,有些凌乱,不是特意被人种植,而是自然生长。

姜榆一眼就见到了千铃草。

她赶紧进去,带好手套,一株一株的把它摘下。

偌大的密室,千铃草只有十株,但拿来救人也是绰绰有余。

值得一提的是,她同样还见到了其他炼制壳为解药所需的罕见药材。

姜榆高兴了,每一种都摘了些回去。

没有再多拿其他草药,姜榆按原路返回。

刚到门口,就被不知什么时候跟上来的萧景渊一行吓了一跳。

“在本王眼皮底下还敢跑?”

姜榆找到药心情好,不想跟他计较,十分虚伪的行了一礼,懒懒地:“属下知错,请王爷惩罚。”

知错你妹。

萧景渊见她这模样就知道是心不甘情不愿的,道:“这便是你认错的态度?”

认错?

呵呵。

能说就不错了。

“那王爷想要如何?”

萧景渊扫一眼她手里的布包,“手中何物?”

“草药。”

“所为何用?”

“治病。”

“什么病?”

姜榆烦:“与王爷何干?”

侍卫怒道:“大胆,竟敢这样跟王爷说话!”

姜榆连个眼神都没给他,淡淡道:“我跟王爷说话,有你插嘴的份?”

她是皇上亲封的御前带刀侍卫,又是渊王的贴身侍卫。按照等级,那人不知要比她低多少。

还敢训她?

笑话。

一时有些安静。

恒元帝一直没说话,站在一边,看戏。

能让老四生气的人,这姑娘是头一个。

敢这么跟老四说话的人,这姑娘也是头一个。

敢让老四生气又被顶撞还不被罚的人,这姑娘更是头一个。

渍渍渍,越发觉得老四对这姑娘……

半晌,才又响起声音,是渊王的:“这便是你几次三番想出府的原因?”

姜榆点头。

萧景渊又问了一遍:“治何病症?”

“城中杀人嫌犯的毒。”

既然如此,也没必要瞒着,说了便说了。

恒元帝一听,忙道:“你知他们所中之毒的解法?”

几日前,太医和城中几家有名医馆的大夫进宫见他,说是研究许久才发现这些凶手是中了毒,究竟为何毒,他们不清楚,自然也不知道解药该怎么做。

“知道,”姜榆指指手里的布包,“这是解药,若非王爷不让属下出府,可能早就炼制好了。”

恒元帝喜上心头,连日来的阴郁感顿时消散了不少:“若能救得百姓,你想要什么,朕都可答应你。”

姜榆抱拳行礼:“那就先谢过陛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