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二货王爷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552字
  • 2022-06-20 21:59:51

哦,原来是夫妻。

这男子长的也不赖,眉清目秀,看身形就知道是个练武之人。

男俊女美,蛮般配的。

一大早看见好看的人儿,姜榆心情很好。

她想了想,向二人说道:“既然姑娘已与丈夫团聚,那我就不便多留。想请问姑娘,是否知道回红城的路?”

程泰:“……????”

他听见了什么。

谁是姑娘?谁是夫妻?

他偷偷看了眼自家王爷,王爷倒是一脸从容,毫不在意。

是了,王爷这长相再加上现在的打扮,认成个美人儿姑娘也不奇怪。

但,他可不敢娶王爷。

再借他十个胆都不敢。

“红城如今瘟疫爆发,姑娘还是不要轻易前去较好。”

“无碍。”姜榆回道,“若是知晓前去红城的路,烦请姑娘告知。”

“沿路向前走,见一叉路口左转,再走约一个时辰就是了。”漂亮美人儿未再多说,为她指了路。

姜榆向二人抱拳行礼,“多谢,如此在下就告辞了。”

二人亦是还礼。

待姜榆身影消失,程泰不解地问,“王爷,这姑娘是?”

“他们的人动手了,本王昨夜被她所救。”想到女孩一脸认真叫他“姑娘”的样子,萧君澈觉得甚是有趣,“叫红城中的人注意下她,莫要让人伤她性命,也算本王还了她的救命之恩。”

“是。那王爷,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先回去吧,提醒烨王,注意那些死去百姓的尸体。”男子拿起那件黑色风氅,向外走去。

——

姜榆按那“姑娘”所指的路走,很快回了红城。

时至晌午,宫中太医还在为部分情况严重的百姓诊治,官兵在另一边给其他人派粥。

众人忙忙碌碌,无人注意到她。

姜榆回到原来的位置,残阳正与那小女孩玩闹。见她回来,残阳立马转过身,背对着她,也不说话,自顾自的跟小女孩玩。

姜榆:“……”

这咋还有脾气了怎的?

“怎么了?干嘛突然转过去啊?”

残阳不说话。

“呜…哥哥不哭。”小女孩扁嘴,伸出小手摸摸残阳的脸。

哭了?

姜榆用力把他扳过来,残阳还是倔强地别着头,不愿意让她看到。

“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啊?”姜榆沉声道,“说,怎么了,不说我揍你了啊!”

“你,你就知道打我,你一个晚上没回来你知道我多担心吗,我还以为你跟师父大师姐一样扔我一个人呢!”残阳眼睛通红,梗着脖子,十分憋屈的朝她吼。

姜榆被他吼蒙了。

搞半天,原来是害怕她出事。

姜榆一下子就没脾气了,摸摸他的头,语气轻了许多,“好啦,师姐错了,师姐跟你保证肯定没有下次了,昨天晚上是个意外,别生气了好不好?”

“那,那师姐以后干什么都带着我,我就不生气。”

“行。”姜榆无奈,“带着你,都带着你。”

“嘿嘿,师姐最好。”残阳擦掉眼泪,破涕为笑。

安抚好了情绪,两人开始说正事。

姜榆将昨夜所看到之事悉数讲给残阳,残阳抓住了重点,“你说那群黑衣人用的刀是什么刀?”

“弯刀啊。”姜榆不明白他想要表达什么。

“南国人是不用弯刀的,只有西域人才用。而且听师姐对刀的描述,那定是西域人惯用的佩刀。”

“你是说,运尸之人是西域人,这么说徐昌还和西域人有联系?!”这点倒是出乎了姜榆的意料,“没时间管他跟西域人有没有联系,现在主要是要帮百姓找解药。”

如果真的如徐昌所说那样,那么百姓就快没时间了。如果再被投一次毒,全红城的人就都完了。

“那我们该怎么做?”

姜榆眼珠一转,定然开口道:“找徐昌聊聊吧。”

残阳挠挠头,不懂,“怎么聊?”

“把他抓出来单聊。”

“他府上那么多官兵怎么抓?”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如果你抓不出来…嘿嘿,”姜榆笑了下,拳头按的“咔咔”响,“后果自负哦。”

残阳:“……”

——

城郊荒地

姜榆看着被绑在树上剧烈挣扎的白净少年,再看看身边缩脖子不敢说话的残阳,一头黑线。

现在很想问,掐死师弟犯法不?

她想着残阳既然能悄无声息的去城主府偷那么大包药材出来不被发现,武功轻功也还不错,抓个人对他应该也没什么难度。

然而……

她忘了她这个师弟脑子缺根筋!

让他抓徐昌,他把朝廷来的王爷抓来了。

姜榆深呼吸,深呼吸,再三告诉自己不能生气。她扭头看残阳,面带微笑:“你是没见过徐昌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吗?”

残阳尴尬笑笑,下意识往后撤。

这个笑太吓人。

他很容易被打。

姜榆没时间揍他,站在原地想了想,去拿掉了那少年嘴里塞的棉布。

她得试探一下这个王爷是好是坏。

如果是好,她可以与之合作,对拯救百姓好处颇多。

如果是坏,干脆就地解决了,再去找那个徐昌。

徐昌贪生怕死,文韬武略全无。在面临威胁到他生命的情况下,他不会不说。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绑架本王,不怕被诛九族吗?!”被绑的少年怒吼。

他刚在房间听完石恒汇报四哥送来的消息,正思考如何能让徐昌露出马脚,忽然觉得头晕眼花,没了意识。醒来时就被绑在了这里。

姜榆掏了掏耳朵,双手环胸,毫不在乎:“我没九族,是个孤儿,唯一的亲人就是我身后这个人。但是你现在被我绑住了,要怎么诛我九族呢?”

白净少年气的脸都红了,“你们究竟是何人?”

“老实一会儿吧,双环结越挣扎捆的越紧。”

少年呆了。

双环结?

那不是用来捆猪的吗?

捆猪的结捆他……

堂堂一个王爷被当成猪捆!!!

少年眼睛都要冒火了:“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敢这样羞辱本王?!”

羞辱?

不就把他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带出来,这就叫羞辱了?

什么跟什么呀!

姜榆觉得这货脑子有问题,还得耐心的跟他解释:“我们不是穷凶极恶之人,叫你出来不为别的。既然你是朝廷派来慰问百姓的王爷,那我且来问你,你认为红城瘟疫是正常的瘟疫吗?”

少年被问的一愣。

这话,四哥在他来之前也问过。

看他没回答,姜榆又问:“你觉得百姓是真的得了瘟疫吗?”

少年还是呆楞楞。

姜榆再问:“你认为徐洪元死的正常吗?徐昌跟全城百姓患上所谓的瘟疫有直接关系没?”

少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这跟四哥问他的一个字都不差。

也太厉害了吧!

姜榆不问了,对残阳挥挥手,让他把人放了。

就这瞪个眼睛张大嘴,一脸天然呆的模样,一看就是什么也不知道。

没准比残阳还傻,还不长脑子。

姜榆扶额,发愁。

烨王一被解开,就噌的一下窜到姜榆身边,拉着她的胳膊笑,一口大白牙在夜里格外显眼,“你说的话跟我四哥告诉我的一模一样,你是怎么想到这些的啊?你教教本王呗,本王也想学!”

姜榆眼神一冷,盯着胳膊上的那只手,又抬眼看烨王。

意思是,松开。

少年被吓的马上松手。

“王爷可想救城中百姓?”

“那是自然,不然本王为何要带这么多宫中太医前来?”

“切,太医有个屁用。”姜榆嗤笑,“王爷可愿与我们一同演场戏,到时候王爷自会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烨王点头如捣蒜,拍手称快:“太好了太好了,查完本王就能回去找四哥了!”

姜榆:“……”

她忽然不想相信这个二货王爷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