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大理寺炸了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321字
  • 2022-06-26 22:36:02

昨日晚间下过一场大雨,连着今日的天气也不美,大片乌云聚集在上空,仿佛随时都能再降下雨来。

在渊王府里,下人们住的房间都是极好的,除去这些,闲置的院子厢房依旧多到数不胜数。昨夜事态紧急,便简单收拾出了南院里的一间屋子给受伤的姜榆住下。

屋里,已经醒来多时的女孩靠床壁坐着,腿上盖着被子,头发凌乱,脸色很白,跟床前站着的人大眼瞪小眼。

蒋沈两个婆子见她这副模样,越看越生气,心疼也得骂,蒋婆子最先开始:“臭丫头!受伤上瘾是了是吧?次次出去一趟,回来就带身伤。你是不知道你自己身上的伤还没好是不是?王爷叫你待在府里,为什么要偷跑出去?偷跑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大晚上上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你说说你这一天天的到底想干嘛,啊?我是不是管不了你了?是不是哪天你受伤死了外头了,你就乐意了,啊?我看你真的是……”

以下省略一万字。

姜榆捂着胸口咳嗽,不时还会点头摇头的回应。

虽然她知道他们心疼她,但也架不住刚一醒来就听见她们这样站在床前,噼里啪啦一顿开骂。

在她的耳朵里,她们的话是这样的:“&/@#$¥%#&/¥!……”

蒋婆子足足骂了快半个时辰,把自己气的够呛,转过身去喘口气歇会儿。沈婆子就上前刚要接着开骂。姜榆出声了。

眼巴巴的看着她,“沈姨,我饿了。”

沈婆子愣了一下,骂人的话到嘴边又生生的咽了回去,只得恶狠狠的道:“等着。”

蒋婆子瞪她一眼,也跟着出去了。

人走远,姜榆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啊,解放了。

一直站一边没说话的萧景烨出了声,感叹道:“蒋姨和沈姨的战斗力还是不减当年。”

姜榆不解。

他笑着解释:“四哥小时候也常常会偷偷跑出去玩,磕着碰着了回来,让蒋姨和沈姨看见,也会像今天这般一顿臭骂,就连本王也被骂过。”

姜榆“哦”了一声。

原来她们一直都这样啊。

萧景烨把药碗塞到她手里,本来是想亲手喂她喝下,但是觉得她应该也不会让:“呐,把药吃了吧。”

药碗很烫,在姜榆的手里却是刚好暖手的温度。

萧景烨坐下:“虽然小美人儿你救了四哥,但本王还是要说你,身体不好怎么能乱跑,要是这一次丢了命可怎么办?”

他听闻她为四哥挡剑昏迷的时候都吓死了。

姜榆不怎么在意。拿着药碗在捂手:“这不还没死呢吗?”

萧景烨忽然知道蒋姨和沈姨为什么这么生气了。

她这种一点不在意自己身体的态度真是很让人恼火。

偏偏他还嘴笨,不知道怎么反驳。

算起来,姜榆好像有一段日子没见到萧景烨了。

听残阳说,他最近好像有些事情要忙。今日见到,瘦了些,看着状态也不太好。

应当是忙于公务吧,毕竟也是个王爷,不像府上那位这般清闲,总是有事情要忙的。

姜榆没有多问,待药凉了一口喝光,然后把碗塞还给他,要下床。

萧景烨和残阳都吓了一跳。赶紧阻止她:“你要干什么?”

“回家啊!”姜榆反抗,但奈何现在受伤,没力气,硬是又被扶回床上。

她着急要做一件事——回去炼制解药。

昨晚她看见了那些黑衣人的样子,确认是中了壳为无疑。

若只是有这几个人中毒还好,姜榆担心的是,这毒万一又像之前一样扩散到了城中,那该怎么办?

如今之际,唯有早些炼制出解药,以防万一。

萧景烨把被子给她盖好,坚决不让她下来:“四哥说了,无论用什么办法,都不让你出府,就让你在府上好好的养着,什么时候伤好了,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残阳也点头:“师姐,你不用担心,我会把姜滚滚照顾好的。”

姜榆:“……”

重点是姜滚滚吗?

重点是家里的炼药房好不好啊?

好多东西都在家里,若是不回去,那她要怎么炼制解药?

姜榆头疼不已。

这个渊王是不是有病,她在哪儿不能养伤,非得留在王府?

真的是要烦死。

姜榆叹气。

但愿她想的事情不会发生。

——

另一边。

城中的各个医馆药堂人满为患,就连大理寺最近也开始越发的忙。

不知怎的,近几日来报官的人越来越多。不是邻居之间拌了几句嘴,其中一户的家男人把另一户的人给砍了,就是有人走在街上无缘无故的被打了一顿,再不就是有人突然发疯要去强抢民女,女子不从,竟生生把人掐死,又杀害了那人全家等等。

诸如此类,日日都会发生。

之前管理城中百姓琐事的御史李大人早已被斩首示众。新上任的官员还尚未到任,于是这些事情全部都落在了大理寺的头上。

韩大人最近忙的是脚不沾地,吃住全都在大理寺。

只是单单的突然杀人,三日里就发生了十八起,还不算因抢劫或是强抢民女而引发的命案。

凶手并非一人,而是许多,通通都为男子。大理寺官兵出动,也仅仅只是抓住了几人。

韩大人连夜审讯,问他们为何突然要行凶杀人?那几个凶手并不正面回答,只是念叨着“我获得了神力,我天下无敌,杀人算什么,我还会做更多的事情给你看。”

韩大人被这些凶手狂妄的话语所激怒。命人大刑伺候,就不信还不能逼出他们真正杀人的原因。

最基本的刑罚便是用皮鞭抽的。

可行刑的狱卒整整打了一个时辰,自己手臂都没了力气,嫌犯身上鲜血淋漓,可他们却像是不怕疼一样,一直在哈哈大笑,甚至还在不断的挑衅,看不起大理寺的刑罚。

韩大人怒不可遏,直接命人多上几种刑罚,往伤口上撒盐水,撒辣椒水,这等事做下去,一般人都无法忍受,但凶手还像是没事儿人似的,仿佛这些只是在给他们挠痒痒。

韩大人一时也搞不懂了。

是他们的忍痛能力太强,还是根本就不怕痛?

大理寺的刑罚何其残忍就连百姓都知道,人人望而生畏,可他们为什么不怕?

这边抓到的凶手还没审完,那边就又有百姓前来状告说自己家遭受了何等事情。

一时间,大理寺就像炸了窝。天天都有百姓等在门口,来人络绎不绝。

韩大人愁的要命,却也无计可施,只能叫人先把百姓所说之事记下来,一个一个的慢慢处理。

连着几次提审凶手,他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点。

皮肤过分的白,眼睛也是红的。

抓到的都是些平常务农的百姓,整日劳作,风吹日晒,不可能有如此白皙的皮肤,还有他们的红眼又是怎么回事?

韩大人百思不得其解。

正犯愁间,皇宫里来了圣旨,宣他即刻入宫觐见。

他想,怕是这事,已经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