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同是他的下属,差距可真大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259字
  • 2021-05-14 13:50:19

萧君澈带人行了很远,黑衣人突然出现将他们团团围住。

所在的位置,刚好是程泰到的那一处。

这些人,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他们会来,出现的时间也刚好,应该是在此处等候多时了。

一句话不说,上来就开打。

渊王府的暗卫个个武功不低,且忠心护主。渊王是个文人,不会武,便派一人将其带到安全之地,其余人留下与黑衣人打斗。

暗卫本想带萧君澈下山,但他没同意。

他的人都在这儿,他怎么可能走?

暗卫不敢违抗萧君澈的命令,只能带他离得远了些,警惕的观察四周。

可即便如此,一个人总是无法完全看清各个方向的。

一个黑衣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脚步极轻,拿着长刀,一点一点的靠近。

离渊王仅三步之遥,黑衣人十指握住刀柄,举起,垂直砍下。

“轰隆——”

天空响了个闷雷。

没有意料中渊王倒地的场景,黑衣人定睛一看。

刺中的是那日天德客栈被他们所伤女子!

姜榆抿唇,剑换到左手,抬起一挡。

黑衣人剑柄脱手。

她咬着牙,一把将穿透右侧胸口的剑拔出。

剧烈的疼痛让她直想骂娘。

刚才就看见这黑衣人在后面拿着剑要耍阴招,她来不及反应,直接就冲过来挡了剑。

萧君澈披着风氅,戴着兜帽,连脸都看不见。

本来以为是无关人的打斗,可姜榆一眼便认出了他。

或许是因为,没有人能把白色穿的比他还好看吧。

但……

要知道这么疼她绝对不会过来的。

面前这黑衣人还一剑刺在她尚未痊愈的旧伤之上。

简直要疼死了!

姜榆身子打晃,站不住,直要倒下。

一只手从后面过来拦住了她的腰,带过一片好闻的气息。

姜榆抬眼看。

正是渊王。

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露出的下巴,还有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

半晌,那人只说了一个字。

“杀!”

声音薄凉,带着掩盖不住的怒气。

暗卫得令,迅速冲上去黑衣人打斗。

有人撑着,姜榆倒不了,可是好疼,疼的脑子发晕。

每次撑不住想要晕过去的时候,伤口都会猛烈的刺痛一阵,把她生生逼得清醒。

好烦!

真的好烦!

暗卫与刺杀的黑衣人打斗并不顺利,黑衣人没有痛觉,力气又大,几十招下来已然摸清了暗卫的套路,招招直逼他的破绽。

姜榆看着,烦意越发浓烈。

渐渐的,身体的疼痛与烦意交织,成了心中灭不掉的怒火,越烧越旺。

很快,她的眼睛成了一片赤红。

低头,再抬起,煞白的脸有了笑。

原本摇摆无力的身慢慢站的挺直,而后,人直接冲了出去。

“阿九!”

身后那人在喊她。

可姜榆听不到,她现在,脑子里只有两个字。

杀光!

“轰隆——”

雷声响的次数越来越多。

暗卫已经被砍了几刀,可他不会认输,来人招招逼迫要害,他便招招隔挡。

身子猛然被一股大力甩了出去。

暗卫摔了老远,等从地上爬起来,才看清是王爷身边的姑娘把他扔了出来。

而她,此刻正与那黑衣人纠缠一起。

黑衣人看见这姑娘的样子,心里发怵。

她眼睛是红的,他以为是和他们一起的。

可不是。

因为她太可怕了。

惨白的脸,猩红的眼,还有脸上的笑,都让他害怕。

他们虽是这个模样,可他们会思考,有自己的思想。

而面前这女子,像是什么都不想,只有一个目标。

杀了他。

姜榆笑着,快速回击。

武功高,没有痛觉,可总是会死的吧?

砍了脑袋,还会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怕吗?

黑衣人因着心里恐惧,手上的招式自然就慢了,再加上姜榆出招迅速,他无法反应。没一会儿,只见刀光一闪,脖子上的头颅就搬家了。

鲜血溅了她一脸。

姜榆抬手抹掉,笑了笑,随即又去杀剩下的黑衣人。

这般的她,也像是不知寒冷不知疼痛,杀人如麻,手起刀落间,原本占据绝对优势的黑衣人们已是死了大半。

还剩了一个。

被姜榆砍掉了一只胳膊,一点一点的在往后退。

姜榆也不着急杀,像是猫捉到老鼠一样,先玩,再吃。

脸上挂着很大的笑容,她缓缓逼近。

独臂黑衣人退到了一片树林前,抓住机会,把早就藏在手里的东西朝她扬过来。

眼前一片模糊。

粉沫散尽,哪还有人影?

笑容落下,姜榆眼半眯着。

眼中的红色变浓。

敢耍她?

被抓到可就死定了哦!

她收了剑,准备追过去。

刚走一步,停了。

手被拉住了。

萧君澈拉着她,低声道:“阿九,够了!”

她已经受伤,不能再追了。

姜榆回头看,眼睛已然恢复正常。

呆滞,迷茫。

而后身子一软,晕了。

萧君澈稳稳扶住她。

——

山洞里,柴火烧的很旺。

暗卫们三三两两围在一起,面前有个小火堆,靠着火,给互相上药。

他们是渊王府的暗卫,常执行的都是非常危险的任务,平时身上都会带着金疮药已备不时之需。

外面在下雨。

拖了一日才下起,似乎是特意为了冲刷刚刚的血迹,雨势很大,稀里哗啦的浇着,更显山中寂静。

夜间漆黑,山路泥泞,他们本想趁着下雨前赶下山去,奈何通通受了伤,行动不便,如此回去定当引人怀疑。于是王爷便带着他们找到了现在这个山洞避雨休息,顺便好好疗伤。

说起来,他们几个暗卫虽伤的不轻,但没有一人死掉,还要多亏姜姑娘。

若是没了她,恐怕他们全都要折在这座荒山。

几个男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另一边。

姜姑娘头枕在王爷的腿上躺着,还在昏迷,身上盖着王爷的风氅。

而王爷坐在地上,不时扔几根干柴进火堆,眉头一直皱着。

本来他们是要抱着姑娘到山洞里,想着王爷身子弱,又总是生病,定然没什么力气,万一把两人摔到就不好了。

没成想,王爷只说了个“不”字,然后把昏过去的姑娘抱上马,用风氅做绳把她绑在自己身上,然后骑马找山洞,又再把人抱进来。

全程,丝毫不吃力。

暗卫们都觉得自己眼花。

这还是那个三步一咳的主子吗?

随即又宽慰道,王爷好歹是个男人,姑娘长的又瘦弱,能抱着走很正常。

然而接下来,他们又看着王爷,细心的帮姑娘上药。

刀刺胸口有些深,但好在位置离心脏很远,没有性命之忧。

伤处位置特殊,王爷不方便处理,便侧过头,凭记忆中的大致位置上药粉包扎。

再看看对他们。

哦吼,不管不问的,全程自己处理。

同样是下属,差距这么大的吗?

火堆里发出“啪啦啪啦”的响声。

昏迷中的姜榆做了个梦。

梦里,一片鲜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