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城南荒山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114字
  • 2022-06-27 15:13:43

飞鸾阁。

姜榆端着木案,敲门三下,进去。

依旧是好闻的花香。

她将药碗放在书案上,道:“王爷,该吃药了。”

“嗯。”

萧景渊还是昨日她给梳的发,常穿的白色宽袖长袍换成了骑装,两小臂戴着黑色护腕,背对她站,负手而立,身形修长,挺拔如松。

姜榆一直以为他常年久卧病榻,身材必然十分瘦弱,可今日一看倒是意外。宽肩窄腰,身体刚好将衣衫撑起,衣服略大,却不松垮,穿在他身上不似常人那般平淡无齐,却是独有特色。

再加上这身高,这长腿,典型的衣架子啊。

若是放在现代,也是妥妥的男模。

姜榆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又犯花痴。

拍拍脑袋,把脑子里的东西拍出去。姜榆才注意到,他在看一副展开挂起的地图。

对于一个十足十的路痴,地图这种东西姜榆在现代看不懂,古代就更看不懂了。但好歹她认字,知道这是陵城的地形图。

且,上面有一处用红色圈出。

姜榆细看,是城南荒山。

城南荒山怎么了吗?

姜榆好奇,又不想问面前这位,便决定晚上回家的时候去看看。

她正想着,萧景渊转了身,拿起桌上的药碗喝光,看了她一眼:“今晚住在府上,不必回家,林叔会给你安排好房间。”

姜榆懵:“为什么?”

干嘛突然让她住王府?

“没有为什么。”。

姜榆:“……”

管天管地的还管我住哪?

她刚要拒绝,萧景渊又道:“不住,以后也不用回家了。”

姜榆话卡在嗓子里出不来,隐隐咬牙。

行,住。

大不了晚上跳墙出去。

还想去城南荒山看看呢。

她深呼吸,准备说声“是”应下,那人的声音慢悠悠飘过来:“要是敢偷跑出去,后果自负。”

姜榆:“……”

严重怀疑这位是不是有透视眼。

每次都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姜榆深呼吸,深呼吸:“属下遵命。”

遵命个屁。

她晚上还就出去定了!

端起木案,姜榆转身要告退。

“等等!”

姜榆停下,再次深呼吸。

又有什么吩咐?!

还没等她转过去,眼前突然一黑。

脑袋上罩了什么东西。

她拽下来看,是一件纯白的风氅。

“披上,冻得像个鬼,太丑。”

姜榆:“……”

丑碍你事了??

要气死,还得感恩戴德:“谢王爷。”

那人从鼻子里出了个音:“嗯。”

一出门走的稍远点,姜榆气的直踹柱子。

气死气死气死了!

她向来都不会被人三言两语所激怒,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脾气,到里头那位这。

全都是扯犊子的。

一句话就那么几个字,就能让你气到爆炸,偏偏你还不能反驳。

就很烦!

听见脚步声渐渐远去,萧景渊轻声道:“来人。”

身后一黑影出现:“属下在。”

“看着她,别让她出府。”

“是。”

小刺猬会乖乖听话?

他可不信。

得找个人看着点才行。

——

晚间,温度越发低了。

城南荒山。

萧景渊带人来搜查。

程泰昨日回来报,天德客栈的黑衣人全部藏在这里。

他们武功高强,力气极大,且不惧疼痛,无论怎么砍杀都不会倒下,非常凶狠,程泰一行因此才受了伤。

最重要的一点,这一群人眼睛都是红色,皮肤过度发白,手臂上还有线状的黑色斑块,看着不太正常。

如此危险之人,是万万不可留在这里的。

除此之外,萧景渊还有另外一层考虑。

听程泰说完这些人的异状,他猜测城中不久之后可能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甚至怀疑,这些人又是冲着他府上的小刺猬来的。

若是将他们抓住,或许会知道些什么。

他的身份多有不便,周围有很多眼睛,白日一般都不会外出,便是在深夜,也得多加小心。

程泰受伤,红荛留府照顾,他也只是抽调了小部分暗卫随他出来,必须要速战速决,早些回去。

随行暗卫展开地图,举着火把照亮,萧景渊看了看,又抬头辨认方向,随即骑马前行。

另一边。

在走错了无数次路后,姜榆总算是到了城南荒山。

下午的时候她特意向林管家问过有关这座山的事。

别的都听了就忘,只记住了这座山上盛产珍贵草药。

既然如此,会不会有壳为解里的药材?

这么一说,姜榆更想来了,还缠着孙师傅问了路线。

至于渊王白天让她不准出府的命令……

不好意思,记性不好,忘了。

天亮之前回去就行。

再说一直跟在她后面的尾巴。

她就“简单”的左拐右拐,绕路进巷子,轻功上房顶,在他发现人没了出来找的时候,下去,一个手刀就解决了。

怕他再醒,姜榆还给他喂了点特制的蒙汗药。

真当她傻没发现被人跟了?

这要都不知道,这么多年警察可就白干了。

一切解决完毕,姜榆开心的上山了。

今天天冷,风大,来来回回在山谷回荡,发出“呜呜呜”的声响。

姜榆像听不见似的,拿着火把沿路边走边找药材。

虽然炼制解药的步骤第一步都还没学会,但可以先把药材找到,留着慢慢学。

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没有。

就这么走了半个时辰,姜榆一无所获。

她叹了口气,搓了搓手。

好冷。

出门的时候没拿渊王给的那件风氅,嫌它太扎眼。

现在好后悔。

站在原地待了一会儿,她发现了比冷还可怕的事情。

迷路了。

是的,迷路了。

姜榆懊恼的要死。

想着想着要沿路做标记又忘了。

这下好,就这温度,一晚上不得冻死在山里?

她冷的直跺脚,左右看了看,举着火把,继续往前走。

不管了,走到哪儿算哪儿吧。

好歹,还有个火把,找个山洞点柴过一晚也能行。

这么一想,姜榆也没觉得那么烦了。

就当古代野营好了。

山间偶尔传来狼叫,她也毫不惧怕,甚至还会附和两声。

又不知走了多远,姜榆停了下来。

她听见了打斗声。

再细细听,没听错,就是打斗声。

这么晚了还有人?

姜榆顺着声音的方向跑过去,本想着坐山观虎斗,等打完架了她挑一方问问看谁能带她下山,却在看清人时惊了。

这不是渊王吗?

而他对面这堆人……

是天德客栈那日的黑衣人!

姜榆眯了眯眼,当即冲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