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程泰被伤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243字
  • 2022-06-26 22:25:09

陵城乃南国首都,地域辽阔,生活着数十万百姓。除了住在城中繁华地段的商贾富人外,其余的普通人家大多都居住在城中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各个村落里,或是开荒务农,或是做些小生意,生活的倒也是惬意。

相较而言,城南就较为偏僻一些,能播种的土地也少,不过好在后面还有一座荒山。

名字里虽然有“荒”,可事实却并非如此。不仅景色美,还盛产各种草药。平日里百姓们常常会上山采药卖给城里的医馆,从而赚些银子贴补家用。

深夜,月光铺撒遍地。

程泰带人上山,举着火把四处搜寻。

“找仔细点,别有任何的遗漏。”

“是——”

荒山虽养活了不少百姓,但同样也有坏处。

这山上生活着很多野兽,曾经就有人亲眼见到两只巨大的老虎在山中活动。不过好在野兽白日从不出现,只在夜间出没,百姓们也都摸清了规律,所以向来只在固定的时间上山采药,采完药马上离开,绝不多留。

也正是因此,程泰才会夜间上山搜人。

白天这般大张旗鼓的来,恐会引起百姓们的恐慌,甚至还可能引来怀疑。

风声簇簇,在山间回荡,唔唔作响,仿佛鬼魅的哀嚎。

树叶飒飒,被风吹的不住摇动。

声声相加,在这深夜里颇为渗人。

程泰一行不为所动,专注于自己的事。

他们都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暗卫,不被外因所扰,是最最基本的技能之一。

走了大约一个多时辰,一行人仍旧无所查货。

见鬼了,山就这么大,人还能藏哪儿去?

程泰正皱眉想办法时,不远处走过一个挑着扁担的老汉。

看方向,是要下山。

“老人家,请等一下。”

程泰把人叫住,走过去,行了一礼:“打扰了老人家,我们是附近人家的家仆,因老爷的宠物跑到山里来了,所以特来寻。请问您有没有看见过一条又黑又大的狗?”

他们出门时没穿平日的衣裳,换了普通百姓穿的衣服,武器拿的也是常见的刀,不会暴露身份。

老人家看上去有些疲倦,摇摇头:“不曾不曾,若是有啊,估摸着也早被山里的野兽吃了。”

老人说着又把扁担挑起:“年轻人,这山里晚上不安全,没事还是早些下山吧。”

说完,慢慢的走了。

程泰本是试探他一下,听他这样一说,心中的疑虑便也消失,转身要再去搜查一遍。

可走了没几步,突然反应过来事情不对。

城南哪有可以养家仆的人家?

这座山,入夜从来无人敢上。

最重要的是,他刚刚,似乎看见斗笠下,那老者的眼角是红的。

糟了!

“刚才那老人就是要找的黑衣人,赶紧追,别让他跑了!”

“是——”

一行人疾步朝着老者离开的方向追去。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

山林中的鸟儿忽然大批的飞走,像是被惊动一般,纷纷离开找新的地方入眠。

——

尽管再不想起,但姜榆还是准时准点的醒了。

她这人有个破毛病,生物钟一旦形成,怎么都改不过来。

天天在渊王府累死累活,回家勉强挣扎着洗漱完倒头就睡,一觉到天明。

因为受伤不能练功,姜榆还能多睡一会儿。若是未受伤的话,她估计自己早晚会累死。

在床上左右翻滚,挣扎了半天,姜榆不情不愿的整理好床铺,起床梳洗。

推开窗子,入目是阴沉的天空。

这是又要下雨吗?

被风吹的打了个哆嗦,姜榆搓搓手臂,赶紧离开窗口。

洗漱完,她去把姜滚滚的窝移到了房檐下,又去找了身衣服换上,这才放心的出门。

雨前的风,总是很冷。

到了王府,姜榆先去了厨房。

路上被风吹的身子要冻僵,她一进去就直接搬个凳子坐在灶台后烤火,弄得烧火小厮很不适应。

孙师傅正站在灶台前熬粥,见她这样,便盛了一碗放到桌上,把她拎过来:这些全都吃光。”

姜榆捧着碗喝了一口,暖流顺着食道逐渐向全身扩散,她长舒一口气,“谢谢孙叔。”

孙师傅哼一声,傲娇,不理她。

姜榆轻笑,没说什么,继续喝自己的粥。

没一会儿蒋婆子就到厨房来了,看她一脸煞白的模样,气的又骂:“这么冷的天穿的这样少,真是活该冻坏你个死丫头!”

说着,把自己怀里的汤婆子塞给她。

“谢谢蒋姨。”姜榆把汤婆子抱着,身体也慢慢没那么冷了。

蒋婆子白她一眼:“下次再穿这么少,看我管不管你!”

姜榆笑笑,只当没听见。

这夫妻俩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下次,下次他们照样还是会管她的。

门口没一会儿的功夫来来回回走过了好多个下人。

姜榆喝粥注意到了,有些好奇:“蒋姨,王爷又生病了吗?”

她进府的时候就看见有下人带着太医进来。一次来好几个太医,怕是也只有渊王才有这待遇。

“呸呸呸呸呸,闭上你的乌鸦嘴。”蒋婆子剥了个鸡蛋连同一碟小菜一同放到她面前,“王爷最近刚好些,你可别咒他。”

“不是王爷,那是谁?”

“是程泰。他昨夜带着几个侍卫出去了一趟,天亮时候回来的,都受了一身伤,挺严重的。王爷一向心疼下属,便叫了几个太医来府上诊治。”

姜榆点头,继续喝粥,眉头却皱起。

程泰的武功她见过,是一众侍卫中的佼佼者,寻常人根本伤不了他。王府的侍卫她虽然不太熟悉,但皇上这么疼爱他的弟弟,配备的人自然也都不会差。

怎么都受伤严重?

她有点好奇他们昨晚去干了什么。

一股脑把桌上的东西都吃完,姜榆放下汤婆子,嘴里的东西还没嚼完,“蒋姨,孙,孙叔,我先走了。”

“哎,慢点!”

蒋婆子看她又满血复活的跑走,无奈的摇摇头,“这破孩子。”

姜榆问人找到了程泰的房间。

她去的时候,太医刚好从里面出来,她便问了情况。

太医认得姜榆,对她的态度很客气。说程泰是跟人打斗受得刀伤,伤口很深,需要好生修养一阵子。

姜榆对太医道了谢,目送其离开。

红荛在房间里守着,她进去看了看。程泰躺在床上,上半身几乎全都被白布条绑着,脸上青青紫紫。

出来的时候,姜榆满心疑虑。

若是把那几个跟着去的侍卫伤了,她可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能把程泰伤成如此模样,此人武功必然了得。

会是什么人呢?

姜榆边走边想,有些出神,在拐角碰见了林管家被叫了好几声才回神。

林管家笑呵呵:“姑娘,王爷叫你过去呢。”

姜榆:“……”

行吧,又开始找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