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天降美人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823字
  • 2022-06-20 21:59:02

小路偏僻,树木丛生,推尸体的四个官兵很紧张。

他们不停地向四处看,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冒出来。手里有死人,路还黑,脊背阵阵发凉。

四人不禁加快了步伐,刚开始还是走,后来越来越快,最后直接推车撒丫子往前跑。

姜榆跟着他们跑了半个时辰左右,在城外见到一群举着火把正在等候的黑衣人。

大约有二十人,身材魁梧,黑布遮面,腰带统一佩刀,一看就是训练有素者。而站在最前面的那位尤为强壮,目露凶光,应该就是他们的领头了。

她藏于树后,看看他们想要干什么。

四个官兵见到火光,顿时踏实许多,长舒一口气,将尸体交于他们:“十人,已死,带走吧。”

领头人挥挥手,身后来了两人将板车接过去,轻蔑的扫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开。

“拽什么拽,个头大了不起怎的?”其中一个官兵不服气的骂了一句,声音很小。

“行了,赶紧回去睡觉了。风这么大,怕是一会儿要下雨了。”另外三个不在乎的往回走。

骂人官兵还是不满,朝那些人的方向啐了一口才快步跟上前面三人。

趁他们离开,姜榆没有犹豫,立马去追赶刚刚那伙人。

现在看来,事情并不是徐昌对百姓下手这么简单。

尸体不烧,密送出城交给他人。那这尸体有何用,这群黑衣人又是什么人?

谜团逐渐增加,还是先跟上去看看为妙。

她一路隐秘跟踪,随着他们前行。

走了不知道多远,黑衣人在一片竹林前停下。领头者突然回头打量四周,姜榆吓了一跳,赶忙藏在一块巨石后。

过了一会儿,她没听见动静,试探着伸头出去看。

人已经不见了。

姜榆试图根据脚印和车辙印继续跟着,但他们似乎想到了这一点,将留下的痕迹弄得凌乱不堪,到处都有,根本无法判别具体方向。

“跑的还真是快。”

姜榆无奈,但心下越发肯定这其中必有蹊跷。

然而还没等她想别的,就突然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她迷路了。

城外小路众多,四通八达。本来那群人走的就偏,她刚刚又进林子里找了找,然后……

没有然后了,彻底走丢了。

在现代作为一个活了二十二年的少女,姜榆在认路这方面智商为零。

更何况她是个穿越重生过来的人,下山的路都是残阳带的,她怎么可能知道回去的路?

姜榆一时间不知所措。

深夜风大,树叶纷飞,乌黑的天空突然响了几声闷雷。

真是要下雨了。

再待在这儿估计要成落汤鸡。

摆在她面前的有三条岔路。

姜榆眼一闭,心一横,朝中间这条路,冲!

——

乌云遮月,雷声滚滚。

姜榆沿路一直向前,终于在路边找到一间破庙。

她轻轻推开门,握紧手中的剑,悄声进入。

再三确定庙内无人埋伏后,姜榆整个人才放松下来。

很快,大雨倾盆而下。

雨幕顺着房檐下落,叮叮咚咚砸在地上,混合雷声,成了这暗夜独特的协奏曲。

破庙荒废多年,窗子糊的纸早已脱落,但好在瓦片完整。姜榆对吃住向来不挑,有个能避雨的地方已是不错。她把风氅解下放在一边,找干柴聚在一堆生火。

在这里先躲躲,等雨停再说吧。

冷风阵阵,姜榆不由得坐的离火堆近些。淡黄的火光微微闪动,映着女孩俊俏的小脸。

雨越下越大,逐渐飘起雾气。

一声炸雷划破天际,盘腿而坐的女孩陡然睁开双眼。

庙外有人。

姜榆拿起剑,悄悄来到门口蹲下身,顺门上的破洞向外看。

大雨滂沱之中,十位带刀蒙面黑衣人将中间之人团团围住。那人一身白衣,倒在地上费力的向后退,衣袖已是鲜红一片,显然是受了伤。

瞧这身材,瞧这打扮,是个姑娘。

姜榆怒从心起,一脚踹开庙门,将手中飞刀掷出,径直扎入离她最近二人的脖颈。

“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姜榆将白衣“姑娘”护在身后,对来人毫不畏惧。

黑衣人一愣,没料到会突然出现个帮手。这帮手一身黑衣,面带白纱,手执长剑,双眸死死的盯着他们,杀气四溢。

他们迅速聚集,站成一排,将手中的刀齐齐对准她,高声问道:“你是何人?”

“管你屁事,这姑娘我要了。识相的赶紧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姜榆把手里的剑举到胸前,声音拔高。

黑衣人一时没反应过来面前之人口中的“姑娘”是谁,但阻碍他们者,必杀之!

剩下八人紧握佩刀,大喝一声向她砍去。

这人面不改色,侧身躲过,再一掌劈向其中一人。而后拽住两人手腕,狠狠一挫,痛感直达头顶,两人痛呼一声,刀掉落在地。随之她借力用力,一拳打在两人胸口,两人被打飞出去,连带着把正准备攻上来的人也压在了身下。

不过须臾,八人全部倒地。

“还不滚!”姜榆再次警告。

黑衣人你看我,我看你,察觉自己不是这人对手,急忙爬起离开。

见他们走了,姜榆忙去看那早已晕倒的“姑娘”。

“姑娘”全身湿透,头发散乱地糊在脸上,看不清样子。左边衣袖满是鲜血,连他身侧地上的雨水都已被染红。

伤的不轻啊!

姜榆两指放于“她”鼻下去探气息。

手指温热,还有气。

好在还活着。

姜榆把这“姑娘”的一只手搭在自己脖子上,双腿用力向上,想要将他扶起来。

然而,这人实在太重,不仅没扶起,自己还摔了个屁墩。

“这姑娘看着身材挺好,怎么能这么重呢!”姜榆嘟囔,拍拍屁股爬起来,用同样的方法再试一次。

这下她用了十二万分的力气,总算把人拉起来了。

姜榆这时候就非常理解“泰山压顶”四字的意思。

她咬牙,一点一点把这“姑娘”往庙里扶。

明明就几步路的距离,却走的比西天取经还难。

好不容易带到了里面,姜榆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两手叉腰歇了老半天,才蹲下给“姑娘”看伤。

姜榆双手合十竖于胸前,诚恳地道歉:“不好意思姑娘,我要帮你处理伤口,而且你衣服也湿了,继续穿着会着凉的。所以不得不脱掉,请勿见怪。”

她小心地脱掉这人的衣服,只剩下薄薄的中衣。又将“她”左手衣袖向上挽,手臂上赫然几道刀伤。

伤虽不长,却深可见骨。

可见对“她”下手之人有多狠。

姜榆有点后悔刚才没杀了那几个人。

她给伤口做了清洁,拿出残阳之前给的药倒在“她”的伤口之上。接着撕了衣摆的一块布替他包扎,又仔细的检查是否有别的伤口。

确定没有其他流血的地方后,她长舒了一口气。

好了,死不了。

姜榆又去找了些柴火扔进火堆里,让火烧得更旺。她把这“姑娘”淋湿的衣服拢到一边,准备一件一件帮“她”拷干。

温暖的火堆燃烧着,不时发出啪嚓啪嚓的声音。姜榆在火堆前拷了一会儿,忽然很想看看这“姑娘”的样子。

这么一个瘦弱的“女子”,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被那么群人追杀,除了为钱为色,她想不出来还有别的其它什么原因。

毕竟禽兽,什么时候都有。

姜榆蹲在“姑娘”旁边,慢慢把“她”脸上的头发拨到一边。

看到“她”的长相,姜榆愣的半天没说话。

有一种人,即使衣衫不整,即使头发散乱,却仍旧姿容似雪,超凡脱俗。

这人五官深邃,肤若凝脂,是个拥有傲人姿色的娇弱美人儿。

姜榆脑子里只有两个字——仙子。

那种漂亮到让人不敢去触碰,生怕亵渎的仙子。

长的这么好看,难怪会那群人对她如此穷追不舍。

她叹了口气,将自己的风氅盖在这美人儿身上。又坐到一旁,继续拷衣服。

——

大雨下了一夜。

天刚蒙蒙亮,姜榆就醒了。

她本想趁这个时候出去找路,但一想到把这个漂亮美人儿独自放在破庙的话会很危险,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罢了罢了,还是等漂亮美人儿醒了再说吧。

辰时,姜榆去附近找些能吃的果子。想着一是自己能吃饱,二是那漂亮美人儿淋雨又受伤,醒了肯定很难受,吃点东西或许会好些。

她没敢走的太远,就在附近找了找。认认真真地把它们洗干净擦好,用衣摆兜着拿回破庙。

刚走到门口,姜榆就听见庙里有动静。她眉头皱起,以为又来了黑衣人,大步跨入,飞刀还未出手,看清屋内的人定然一愣。

那原本躺在火堆旁之人,正站在那里看着她。

姜榆又不会说话了。

如果说漂亮美人儿睡着时是超凡脱俗的仙子,那现如今就是摄人心魄的妖孽。

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眼尾上调。双眸冷澈清寒,幽深若谷,还有那么丝媚意,妖艳至极。

她昨夜实在不忍心长的这样好看的“姑娘”浑身上下乱糟糟的,就把“她”的衣服烘干之后又给“她”穿上,还帮“她”梳好了头发。

现在看来,真是个完美的做法。

这人一身白衣站在那儿,一头浓密的墨发柔顺披散。面若妖孽,身如仙子,清雅出尘,芝兰玉树,美的不可方物。

姜榆头一次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形容一个人的美。

只不过……这姑娘是不是太高了些?

好歹她也有175,跟这“姑娘”一比,怎么像个矮冬瓜似的?

这古代好看的女子都这么高吗?

姜榆表示不解。

“请问姑娘是…”漂亮美人儿开口问道。

姜榆心下一颤。

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她回答道:“我昨日在这庙中避雨,见你被黑衣人追杀,便打跑了他们将你救了下来。”

漂亮美人儿听完,向她行礼致谢,“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姑娘不必在意。”姜榆拿了两个果子递给“她”,“你昨夜淋雨又受伤,吃这个给填填肚子吧。我试过,没毒。”

那人听她说话愣了下,眼神迷茫,随之淡淡一笑,双手接过果子,轻声道谢。

姜榆在地上铺块布,把兜着的果子都放在上面。拍拍衣服,向漂亮美人儿问道:“姑娘家住何处?你既已受伤,我便将姑娘送回家去,也省得路上再遇坏人。”

“多谢姑娘好意,家离此处不远。我一夜未回,应该很快会有人来寻。”漂亮美人儿反应慢一拍,回答的也很慢,不时还会咳嗽。

瞧“她”的脸色这样苍白,怕是身有旧疾。

欺负个生病的姑娘,真是好生不要脸。

姜榆咬牙,觉得自己昨夜没废了那群人都是轻的。

漂亮美人儿话音刚落,庙外响起马蹄声。姜榆向外看,一身穿黑色铠甲带刀之人向这边跑来。

一个人,没蒙面,驾马车,神色匆匆,不像是坏人。

出于警惕,姜榆十分防备。那人一进屋内,她立即出手,速度极快,一剑横于他颈前。

“说,你是谁?”

“姑娘且慢。”漂亮美人儿走过来向她行礼,说道:“他乃是我的家人,前来寻我,不是坏人,还请姑娘不要伤他。”

听“她”此言,姜榆才收回剑,朝那人行礼,“请勿见怪。”

“无妨。”那人站在漂亮美人儿身后,细细端详。见“她”左衣袖染红,神色顿时紧张起来。而漂亮美人儿对他摇摇头,似是在安慰。

姜榆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