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黑袍人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897字
  • 2022-06-25 22:07:27

入夜,街道空无一人。

安静如斯。

天德客栈。

掌柜的叫人收拾屋子忙了整整一下午,现在才得空歇歇。

桌椅板凳碎了倒是不打紧,但这客栈里死了人,以后的生意定然是受影响的。

这可叫他该怎么办?

早知道就不收之前那人的金锭子了。

掌柜的悔得青了肠子,连声叹气。

又在大堂转悠了一会儿,方才关上门,上楼歇息去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贪了几个金锭子,导致更多的金锭子没了。

程泰双手环胸,对这个掌柜很无语。

他这个方向,能把天德客栈看的一清二楚。

他听王爷的命令,带了几个功夫较好的暗卫隐藏在附近已经多时了。

现在已经戌时,四周依然没有动静。

客栈里的暗卫也没发信号,证明里面没有危险。

不应该啊,要来杀人灭口,应当越快结束越好,怎的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来?

程泰正不解间,街道南面忽然走来个人。

一个暗卫出声音示意他。

程泰握紧手中佩剑,以为是杀手来了。待那人走近,定睛细看,

这不……

这不是姜姑娘吗?

她怎么在这儿?

几个男子面面相觑,有点懵。

可还没等他们想明白,数道黑影正齐刷刷的从四面八方涌来。

程泰神色严肃,眼神示意几人做好准备。

姜榆感觉到了周围有人。

但她并不在意,她今天只想来办自己的事。

被踹坏的大门换了新的,姜榆推了推,没开。

原来是锁上了。

她往后退了两步,腿一抬,一踹。

“咣——”

门又坏了。

掌柜的刚脱了外褂就听见了声响,来不及穿好衣服就颠颠的从楼上跑下来。

目瞪口呆地看着又坏掉的门,还有门口负手而立的女子,当即就跪下,抖的全身肉都在颤:“求……求姑娘饶我一命。”

姜榆生的白,在这黑夜里被月光一照,还有她居高临下看人时的神情,再加上她那双眼,着实让人害怕。

她往前走了走,“我不杀你,我有事要问。你……”

话还没说完,身后有箭矢破风之声。

姜榆飞速拉起跪在地上的掌柜,往边上闪躲。

数支箭射在了墙上。

姜榆再出来时,门口已经站了十几个黑衣人。

站的很是整齐,身形比正常男子高大,风氅兜帽戴的严,看不见脸。身上背着弓,手中拿着佩刀,在月光下泛着银光。

姜榆冷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来取你命的人!”

话音一落,黑衣人齐齐向她冲过来。

姜榆淡淡一笑,拳头慢慢攥紧,上前应战。

一时间,整个客栈乱成一团。

姜榆从大理寺出来没去找自己的剑,只得赤手空拳与黑衣人搏斗。他们力气出奇的大,出手直击命脉,百十来招下来,她被砍伤好几处,而这群人像是不会累,即便被姜榆打伤,也会马上站起来继续动手。

姜榆暗暗咬着牙,神色不变,侧身闪躲,从一人手中夺下一把刀,这下倒方便了许多。她一边抵御黑衣人的进攻,一边不断在找他们的破绽。

妈的,这是机器人吗?

打了这么久不疼不累的啊!

三个黑衣人纷纷举刀向她砍来,姜榆以刀背抵挡,力气较量之间,她逐渐处于下锋。

刀刃一点一点,陷进了她的手臂,肩膀。

鲜血顿时染了衣衫。

刚被她踹倒的一个此时也爬起来,拿起刀,直冲她左面肩膀砍下。

姜榆这面还没应付完,那面又来。情急之下,竟是伸出手去接那刀刃。

她头一次这么清晰的听见皮肉割破的声音。

痛觉直达头顶。

身体各处的疼痛让姜榆极度烦躁,眼角充红。她卸了力道,假作向后仰,那几个黑衣人果然上当,加大了力气。姜榆便借了他们的力度,向右一撤,紧接着飞身而起,在这几人身上通通砍了一刀。

黑衣人受伤也不觉痛一般,只是停了一下,便再度朝她冲来。

姜榆已是疼的冷汗直流,脚伤也在隐隐作痛。她舔了舔后槽牙,眼睛里的红色越来越浓。

很能打是吗?

那今天就陪你们玩个够!

手攥紧刀柄,姜榆再度上前。

“住手!”

还未等挥刀,那几个黑衣人纷纷一顿,门外传来大批脚步声。

姜榆皱眉看过去,是程泰带人来了。

程泰高声道:“还不赶紧放下武器,速速投降!”

他们暗卫不能轻易露面,他只得先去大理寺找人过来。

黑衣人互相看了看,表情不明,随后竟是又举起刀,与大理寺的兵将砍杀开来。

姜榆自是不能袖手旁观,打斗间,她无意看见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手。

毫无血色的白,手背上的筋脉是黑色的,手腕上也有长长的一条黑线,一直向上延伸。

姜榆瞪大眼。

这是中毒之兆!

他们是毒人?!

不对啊,毒人之前已经被她消灭了,怎么可能还有?

况且,真正的毒人比他们更加高大,且根本不会说话。

那他们是什么?

就在姜榆走神的一功夫,黑衣人抓住了破绽,砍了她一刀,从她身后找到突破口,陆续逃离。

姜榆拍拍自己的额头,转身就要去追。

手忽然被拉住了。

碰到了她的伤口,疼的她倒吸一口气。

程泰赶忙放开,不是故意的:“姑娘,你受伤了,先回大理寺,剩下的交给我们处理。”

“不用,我惹出来的事,我自己会解决。”姜榆拒绝,还是想去追。

“姑娘!”

程泰突然提高了音量,神色严肃:“这已经不是谁惹出来的事谁解决的问题,其中牵扯甚多,在下不便与姑娘多说。但劳烦姑娘能否听在下的一次,先回大理寺,不要一意孤行,不要再给王爷惹麻烦可好?”

姜榆听完他的话,没表情。

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一个接一个的,说来说去,都是怕自己给渊王府招惹祸事,给渊王惹麻烦。

或许过来救她,也只是不想给渊王抹黑。

既然如此,那她听话就是

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做。

姜榆扔了刀,自顾自的走了。

衙役们忙跟上。

程泰待她走了之后,去一边拉起已经吓傻的客栈掌柜,往渊王府的方向走去。

——

王府正厅。

客栈掌柜跪在柔软的地毯上,抬头望着主位上一身白衣,品貌非凡的男人,身体还是抖个不停。

萧景渊单手撑着头,慢慢道:“可认得本王是谁?”

“认得认得,渊王殿下学识渊博,又生的如此俊美,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草民又怎么会不认得?”

萧景渊最不爱听这种恭维话:“既然认得本王,那就该知道本王不喜欢撒谎的人。现在,本王要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是是是,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之前包下你客栈的人,的确有我府上的侍卫姜榆吗?”

“是的,草民那日亲眼见到她来的,不会认错。”

萧景渊声音低了些:“你可确定?”

掌柜的吓得抖的更厉害了:“草……草民……确……确定。”

“你再好好想想,那日你见到的她是什么样子的。”

掌柜的跪伏着,脑子里在不断回忆,断断续续的说着:“姑娘那日穿的是和今日一样的衣服……发髻……发髻也是一样……没,没有拿剑……”

“对,对了,姑娘手上没有戴手套,手背上有疤……很长的疤……,手,手也很小,指节很粗。”

听他这么一说,萧景渊心下有了定论。

他见到的定然不是姜榆,而是有人易容假冒的。

没拿剑,因为姜榆时时刻刻都把剑带在身边。她总是戴着手套,手虽然小了些,但手指纤细修长,手背也根本没有什么疤。

至于这冒牌的人是谁,他还得想想。

萧景渊挥挥手,让人把客栈掌柜的带下去。

连带着下去的还有那块地毯。

程泰上前道:“主子,属下已经派人去追赶天福客栈出现的刺客了。”

“嗯。”萧景渊单指揉着太阳穴,“她怎么样?”

程泰回道:“姑娘……受伤了。”

萧景渊动作一顿,抬眸:“为什么会受伤?”

程泰单膝跪地,行礼请罪:“回主子的话,属下没想到姑娘能从大理寺跑出来,也没料到她会来客栈碰见刺客。属下和暗卫的身份不能暴露,只能先去大理寺叫人。是属下办事不利,请主子责罚。”

萧景渊闭了闭眼。

真是好个小刺猬,不是让老八告诉她了让她乖乖待在大理寺不要乱跑,他马上带她回来。

竟然还是跑了,还受了伤!

他是该夸她聪明,还是该骂她笨?!

萧景渊有些恼,想了想,还是道:“吩咐大理寺的人,给她看伤。另外,看住了她,别让她再跑了!”

“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