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33字
  • 2022-06-25 21:56:07

回到自己家睡的这一晚,姜榆睡的无比香。

第二日早早起来练功后洗漱,换了身新衣裳,仿佛连日来的疲惫都一扫而空。除了受伤的脚走路还有点不方便,其他和以往一样,整个人看起来很有精神。

抱抱又圆润不少的姜滚滚,姜榆便去了王府。

刚一进大门,她就感觉自己被盯上了。

那种感觉就像狙击步枪的红外线瞄准镜在对着你,怎么都躲不掉。

一抬头,蒋婆子,沈婆子,还有孙师傅,正双手环胸,阴恻恻的看着她。

姜榆忽然就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凉亭。

某女抱头蹲下,大气不敢喘,等着挨骂。

蒋沈两个婆子本来准备了一肚子要说她的话,见她这么乖,竟是一句话都骂不出来。半晌,沈婆子点了下她的额头:“死丫头,走之前怎么跟你说的?”

“跟在王爷身边,好好保护王爷,不要怕,万事有王爷做主。”姜榆重复一遍。

“胡说,明明是让你照顾好自己,再保护好王爷。你呢,竟然让那个不要脸的狗玩意儿暗算了?之前又是杀毒人,又是抓贪官,外面把你传的神乎其神,传的那么厉害,这次是怎么回事,啊?”蒋婆子两手叉腰,气的不轻。

天知道姑娘被人暗算受伤的消息传回来,他们这几个老家伙有多担心。

这孩子看着面冷不好相处,实际上心善着呢,又能吃苦能干,是个好姑娘。他们的孩子又不在身边,久了久了,就把她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着。

自己的孩子受了伤,哪有父母不担心的?

沈婆子更气:“你说说你,回去报仇还让人抓住把柄了,悄无声息的处理了不好吗?要不是王爷在,估摸着你都该被抓去牢里了,以前办事多机灵,怎么出去一趟还变笨了?”

姜榆:“我错了。”

现在这个情况,还是不要多说,乖乖承认错误比较好。

不然,可能会被骂的更惨。

要是让她知道谁把她受伤的消息传出去,她一定扒了那人的皮。

孙师傅嘴笨,也不会说啥,但看她受伤是又生气又心疼,嘴巴张开合上半天,也就说了三个字:“笨死了!”

姜榆默默点头。

现在说啥她都听着。

看她这样,三人也想不出来再骂她什么了,沈婆子拉她坐下,脸还是冷的,嘴里点话是热的:“脚还疼不疼?”

姜榆摇头:“不疼了,快好了。”

孙师傅头一扭:“厨房有熬好的骨头汤。别误会,不是特意给你做的。就是剩下的大骨头给狗怪可惜的,只好便宜你了。等着,我去给你拿!”

姜榆笑笑不语。

早看透这个口是心非的胖老头。

蒋婆子让她坐好:“我新做了几件衣裳,我穿不了,拿来给你试试。”

沈婆子也说:“我那儿还有买回来的糕点,不爱吃,给你拿来。”

姜榆一一点头。

她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对情感的认知方面有障碍,再加上她多疑,所以一直谁也不相信。

可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这些人善意的关爱,还是让她暖了心。

别院长廊。

萧景渊把刚才发生的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没忍住笑了。

小刺猬那副蹲在地上认错的样子,真是可爱。

他府上的几位长者都是心善之人,他最了解不过。

心疼小刺猬,也并不是假装。

这样也好,可以让她在府上待的更自在些,也不会让她怀疑自己留下她另有他用。

“程泰。”

“属下在。”

“派人盯紧丞相府,有任何动静及时汇报。”

“是!”

冯海即便到了如此地步也绝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那他倒是想看看,这一次,他又会干点什么。

——

边关。

几日前刚与前来侵犯的无名小国打了一仗,此时,将士们都在休整。

中军大帐内,主位上那人正凝神打坐。

副将掀开帘子,上前道:“元帅,有陵城送来的密函。”

“拿上来。”

“是。”

副将讲密函呈上,随即退回原位。

那人打开一看,粗略扫过后,副将只听得上面喘息声越来越重,然后……

“咣——”

主坐那人一巴掌将桌子拍成了两半。

副将不敢过多言语,只道:“元帅息怒。”

那人眉毛呈倒八字,怒目圆睁,再加上脸上的刀疤显得尤为可怖,他一拳砸到椅子上:“本帅这么多年还从未发现,冯海居然这么愚蠢至极!不但事情没办好,还把官位都给丢了!!”

丢了官,也就意味着丢了很多东西。

人脉,资源,等等的一切!

这对他来说可并不是个好消息。

甚至将会对他后续回京产生很大的影响。

这叫他如何不气?

副将立于下,不知该说什么。

那人冷静了半天,脑中有了主意。

“既然冯海这么没用,那不如让本帅来教教他如何做事。”

他看着早已碎成两半的桌子,很快有了计划。

——

下午,阳光正好。

姜榆在院子里晒了一会儿就困了。

沈婆子把她拉到自己房间去睡。

之前老看她趴在石桌上睡觉,一睡就是一下午,睡的胳膊麻腿麻的,现在伤还没好,自然不能和以前一样。

姜榆起初还不好意思,觉得这是他们夫妻的床,她睡的话不太好。后来沈婆子说这是她平日小憩用的,姜榆这才没说什么。

睡了两个时辰,很是舒服。

醒来的时候看见了窗外一摇一摇的树枝,还有站在窗棱上叽叽喳喳的小鸟,让人心情舒畅。

在被窝懒了一会儿,姜榆不太情愿的爬起来,整理好床铺便出去了。

还没走多远,就见一府内下人跑过来找她:“姑娘,外面有一自称是丞相府侍卫之人,说是他们世子想要跟姑娘亲自赔礼道歉,约在天德客栈,请姑娘一定要去。”

姜榆一脑袋黑人问号。

啥就道歉,啥就天德客栈她一定得去?

冯泽是脑子坏了吗?

被她废了两回,还要来给她道歉?

姜榆不认为冯泽有这么好心。

思来想去,她就是觉得不对劲,但还想去看看,便告诉下人去知会王爷一声,自己一人瞧瞧冯泽又搞什么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