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好碍眼的小屁孩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214字
  • 2022-06-25 21:50:10

事了了,姜榆由红荛扶着回了住处。

若是再说一会儿,恐怕她也撑不住。

淋雨受伤,又淋雨又受伤。连着两次,姜榆只觉自己好像被大卡车碾过,脑袋发懵,昏昏沉沉。

饶是如此,回去的第一件事还是洗澡。

昨夜回来直接一觉睡到天亮,早上连脏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去见皇上,她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散发着不可描述的味道。

深入骨髓的洁癖是改不了的。

红荛从未见过受伤还要去洗澡的,劝她:“你先好好休息,我打盆水帮你擦擦身子。你受伤不能碰水,万一发炎引起病症怎么办?”

姜榆不在乎,说了句没事就跑去浴池。

红荛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怕她出什么事,也不敢走开,只得在屏风后等她出来。

等了没一会儿,渊王来了。

红荛刚要出声行礼,渊王摆手示意免了。

“人呢?”他问。

红荛指指屏风后的屋子:“在洗澡。”

萧景渊当即皱了眉头。

受伤怎么还要洗澡?

他叫红荛先出去,自己坐在椅子上等人出来。

姜榆泡澡时间不长。

因为腿不方便,不能沾水,她简单的洗净身子就出来了。

换上干净衣服,姜榆扶着墙一点点往外走。

许是淋雨的后遗症,她走着走着突然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像是脚底踩了棉花,抓不住重心。慌乱间又不知撞到了什么,猛然向前倒。

完,脸着地,要破相。

姜榆闭上眼。

没有预料中的疼痛。

她睁眼看,自己还好好的站着,胳膊被一只手牢牢抓住。

姜榆抬头,对上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

“受了伤,也这么不老实吗?”

看着长得高,实际没什么肉,胳膊细的就那么一点。

脸色这么差,一点血色都没有。

姜榆脑子晕,人也懵,半天才看出来是渊王。想要把手抽出来,动了两下,抽不出。

萧景渊用了丝力气,还在生病的姜榆自然是抵不过的。他扶着人回到床上。

姜榆出乎意料顺应他的动作,由他扶着躺下,盖好被子。

小刺猬这么乖,萧景渊很高兴,但面上看不出:“睡觉。”

姜榆听话地闭上眼睛。

萧景渊笑了。

——

出了冯相一事,恒元帝心情不好,诗词会推迟了几日。

这几天,姜榆一直待在床上睡觉。

因为她感冒了。

用古代的话说,叫感染风寒。

除了被人叫起来吃饭吃药,她一般都不会醒。

就连那些每日送来的各种补品,她连看都不看。

包括萧景渊叫厨房顿顿送的骨头汤,她也是一口不喝。

这可把人气的够呛。

不过好在睡了几天,慢慢也有了些精神,再加上有残阳和太医在,身上的伤也在逐步的恢复。

诗词会当日,艳阳高照。

若之前是武将之间的一较高下,那么今日便是文人墨客之间的一决雌雄。

红荛一大早就走了。

今日渊王做主考官,她要随着前去保护。

姜榆又睡了好一阵才醒,在床上发了会儿呆,起来去洗漱。

掀开帘子,温暖的光径直打在她身上。

姜榆眯着眼,感受扑面而来的清风,舒服的唇角微扬。

风里,有青草的味道。

她拄着木棍,一个人往远处走。

走了没多远,便在一颗粗大的树桩上坐下,拿出手里本子翻开,望着远处,在纸上一点点的勾勒。

这里的纸都是宣纸,只适合画水墨画。

姜榆并不会这个。

所以她花了重金,在一个四处奔走的贩子那里淘到了硬纸本和炭笔。

据说,这两个东西都是他从波斯带回来的,价值连城。

姜榆当时只是笑笑,并不反驳。

来了这个时代有一段日子了,说好的看见美丽的景色要画给哥哥看,因为各种事情耽搁,她就一直没开始动手。

这几日晚上她总能梦见哥哥。

姜榆想,大概是哥哥在催了。

这里很美,干净,没有杂质,只有老实生活的普通百姓还有他们的家畜。

那么,就从这里开始吧。

思绪飘飞间,姜榆已经完成了不少。

腿忽然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正好是受伤的那条腿,有点痛。她抬头看,脚边躺了一只小皮球。

拾起一看,估摸是小孩子的玩意儿。

“姐姐,我的球球。”

“我的球球。”

“给我好嘛。”

抹了蜜的小声音传来,姜榆看见一粉雕玉砌的糯米团子站在她面前,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这水汪汪的大眼,撅撅的小嘴,还有胖乎乎的脸蛋,可是要了人命了。

姜榆不由得声音都软了:“这是你的球球呀?”

糯米团子点头:“对的对的。”

“可是它刚刚砸到姐姐的腿了,姐姐受伤了,好痛,怎么办呢?”

糯米团慌了,有点想哭:“对不起姐姐,我和莱莱不是故意的。”

“莱莱是谁啊?”

团子伸手指:“是我的小羊。”

姜榆这才才看见不远处还有一只小羊仔。

白白的,毛绒绒的,看着和他一样可爱。

姜榆故作为难:“可是姐姐真的好痛哦。”

团子紧张的手指在胸口一搅一搅的,眼泪串串忍着不下来,他鼓足勇气,扑到她怀里,在她脸上“吧唧”一口。

姜榆要的就是这个。

她又指了指另一边的脸颊,示意。

团子乖乖的又亲了一口。

亲完,还很不好意思,爬在姜榆的肩窝不肯出来。

姜榆被萌的不行。

团子看见她手里的画本,上面的画好漂亮,他从来没见过,好奇的问:“姐姐姐姐,你是在画画吗?”

“对啊,姐姐要把这里画下来,然后送给一个对姐姐很重要的人。”

“是谁啊?”

“姐姐的哥哥,他很喜欢美丽的地方。但是因为他不能来,所以姐姐要把这里画下来拿给他看。”

团子不懂了:“姐姐的哥哥为什么不能来?是生病了吗?”

姜榆眸光暗了暗:“他呀,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好久才能回来。”

团子眨巴眨巴眼,似懂非懂,然后又亲了她一下。

“为什么又亲我呀?”

团子害羞,脸蛋红红:“亲亲就不会难过了。”

姜榆轻轻掐掐他的圆脸蛋,把球还给他:“去和你的小伙伴玩吧。”

团子开心,拿着球蹦蹦跶跶的走了。

临走前,还不忘再亲姜榆一下,一脸天真的说:“姐姐,你可以做我的妻子吗?”

“等你长大再说吧。”姜榆笑了笑,“长大来娶我好不好?”

“好!”

团子更开心,一蹦三尺高。

而在姜榆身后不知道看了多久的萧景渊,此刻表情不太好。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小屁孩好碍眼。

好想把他拎过来揍一顿。

程泰偷瞄了自家主子一眼,在心里默默为刚才那小孩捏了把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