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发现异常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912字
  • 2022-06-20 21:58:13

烨王待侍卫头领分发完食物,还未等说什么,就被徐昌等人簇拥着回了城主府。

府内白布高悬,下人身着素衣,以白布绑在臂上,面无表情,各司其职。

而这府中整体的样子,与外面也相差无几。

徐昌迎着烨王进堂内入主位,忙叫下人奉茶伺候。烨王接过茶盏,闻得茶味,眉头一皱。

何时,城主府喝的是这般普通的茶了?

徐昌观察烨王表情已久,见他闻茶味后脸色不对,忙拱手解释道:“请烨王殿下见谅,微臣府中大部分财物都用来为百姓医治疾病所用,无法用上好的茶叶招待殿下,烦请殿下赎罪。”

“无妨,少城主一心为民,本王自然理解。”烨王将茶盏放到桌上,继续道,“本王此次奉朝廷命令前来解决红城瘟疫之事,但本王对事情始末并不了解,还烦请少城主与本王细细讲来。”

“这是自然。”

徐昌不急不许,有条有理地将所知所晓娓娓道出。

父亲因病去世三天后,城中忽然出现百姓无故晕倒之事。起初他并未在意,只是单纯叫城中大夫好生照料他们为他们瞧病,却没想到发病之人越来越多。

不仅如此,发病者还出现了高烧不退、乏力和皮肤溃烂等症状,接着就是大批量的传染。尚未等他想出对应之策,短短几日便已全城爆发。

详尽说完后,徐昌十分惭愧,跪地请罚:“微臣管理无力,未能照顾好这一城百姓,还请殿下责罚!”

事无巨细,全盘托出,又将罪责揽到自己身上,换做当今圣上也说不出来什么不好。

徐昌暗想,多亏那人昨日教他如何应对,要是今日只靠他自己,必然露出马脚不可。

烨王听他说着,只觉可笑极了。

若他这次未经过四哥提点,或许真的会对徐昌所言深信不疑。

思维严谨,逻辑顺畅,听着再普通不过。

可徐昌忘了,越正常,就越是不正常。

这样毫无破绽,给人的感觉倒像刻意而为之。再加上他飘扬在外的“美名”,谁会信他是个肯为百姓殚精竭虑,耗费心血之人?

既然他想演,那就陪他演着玩玩。

“少城主为百姓费尽心思,本王怎会怪罪于你,倒是应该好好嘉奖才是,快起来吧。”烨王满是对他赞赏地说道。

徐昌站起身,将场面话说得很是漂亮:“微臣不敢居功,只想为百姓分忧。”

如此看来,烨王对他的话丝毫未产生怀疑,那边可顺势进行下一步了。

他接着说,“殿下一路奔波,定是疲倦的很。微臣已安排好厢房,肯请殿下先去休息,稍晚些再商讨瘟疫之事,殿下觉得可好?”

“也好,如此就请少城主带路吧。”烨王按按太阳穴,“本王还真是乏了。”

徐昌跟于烨王身后,脸上尽是得逞的笑意。

——

原从城主府所出的大夫见烨王所带官兵已在城中各处站岗,立马明白了是谁在做主。原本懈怠散漫的心此刻不敢再有丝毫放松,三三两两组织着开始给百姓看病。

可这宫廷太医也不是好惹的主,他们自命清高,仗着自己多读了几年书,又常年在宫中为皇室效力,自是瞧不上这些乡野村夫出身的大夫。对于想来帮着一块儿诊治的都冷言冷语:“非但未治好一个患者,倒是害死了这么多人,有何脸面再过来帮忙?还不速速闪开,休要阻碍老夫诊治!”

“你!”城中大夫气急,“你们行,倒是现在把人治好啊,在这里念叨些什么!”

“就算现在治不好,也总不会害死人。”宫廷太医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不留情面的回敬。

“……”

城中大夫被噎得哑口无言。

姜榆未理会这一幕。

她现在想的问题是,毒是何毒,解法为何?

残阳说,若是论医术他尚可一试,也能说上一说。

论解毒,他是一窍不通。

师父虽鲜少与他三人谈起用毒制毒之法,但他记得,师姐好像是有偷偷去看师父炼毒的。

就连师父藏起来关于这方面的书,师姐也偷偷去翻过。

姜榆很发愁。

她现在啥都不记得,咋还可能知道自己之前看过什么书,书的内容是啥嘛!

要不,看看宫廷太医能不能发现?

正当她满怀希望的朝太医方向看去时,只见太医对百姓说道:“天花并不是异常凶险之症,只要听从医嘱,按时吃药休息,不日便可痊愈。”

姜榆:“……”

算了,她还是靠自己吧。

冥想一整日,姜榆仍旧毫无所获。

脑中只有些模糊的画面,什么都看不清,让她十分糟心。

百姓自打那日受了姜榆二人的恩惠,就对他们十分敬重。又见来了宫廷太医,以为恢复健康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心里就更高兴。见他们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吃饭,那受伤老伯之子就去朝派食物的官兵多要了两碗面条。

“两位小恩人,快来吃些东西吧。”

“多谢。”两人对于这汉子来给他们送吃的颇感意外,看清碗中的食物,很惊讶:“面条?怎会有这个?”

“朝廷来的大官安排的,说百姓受疾本就体弱,应多吃些好的吃食补一补。还说日后会每天换着花样给大家伙儿做好吃的,直到我们好起来为止。”汉子越说越开心,却也不忘嘱咐道,“您二位救了我的父亲,也救了乡亲们,就是我们的恩人。身体要紧,恩人可不能不吃饭啊。”

自己还在生病却不忘关心他们,两人被汉子的纯朴所打动,连连向他道谢。

姜榆刚将筷子伸进碗里就碰到了什么硬东西。她将面条拨到一边,碗底是两块牛肉。

残阳碗中亦是如此。

她抬头望向那汉子,正巧与他目光相对。汉子憨憨一笑,不好意思再看她。

百姓善良,不知如何报答,就用这最简单不过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谢。

他们俩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

只是想要帮助他们的心思愈来愈强烈。

姜榆把自己碗里的肉夹给残阳,自顾自的吃起了面。

“师姐你这是干嘛,你吃,我不吃。”残阳板着脸,作势就要把肉夹回去。

姜榆挡住他的动作,肉牢牢待在他的碗里:“我不爱吃,你吃了吧。”

残阳不信。

但架不住她眼神太过凌厉,残阳怕她,怕得很,乖乖的听话吃了。

一碗面,姜榆就吃了两口,剩下全部给了残阳。

帮不了百姓,她实在没什么胃口。

徐昌同烨王周旋一日,又是陪着去城中监察太医为百姓诊治,又是一起研究解决之法,搞的他头疼不已。这好不容易到了夜里将人送回厢房,这才有时间喘口气。

他叫来护院,低声安排道:“叫人把这儿给我看住了,有何异动立即向我汇报。”

回到自己房间,屏风后之人已等候多时。

“如何?”

“烨王对我所言深信不疑,只不过碍于他在场,我无法再次投毒。”

烨王年纪轻轻,思想单纯,没有心机,自然是说什么都信的。

“无妨,即便宫中太医能将皮肤溃烂高烧不退这些表面症状治好,若没有我的解药,那也是毫无用处的,我们静静等待就好。”

徐昌点头,又问起另外一件事,“那烨王…是否要处理了他?”

“还不到时候,不可操之过急。”屏风后之人说,“尸体运送尽量快些,不要耽误正事。”

“这是自然。”

——

晚间,又有几位百姓病重过世。

即便有王爷带宫中太医前来,即便开的药有多么神奇的功效,却也还是晚了。

过世人中,有他人的妻子,丈夫和孩子。他们的家人抱着已经冰凉的尸体,悲痛欲绝,哭到不能自已。

失去亲眷,他们该多难过啊。

姜榆不由得想到自己惨死的哥哥,差点红了眼眶。

可无论多么悲伤,这些尸体是断然不能留的。

按照惯例,为了使瘟疫不再继续扩大,保证人群不被传染,因病死亡的百姓尸体要被拉走集中烧毁。

死后不能入土为安,对他们来说属实残忍。

死者的亲人无法接受这一事实,他们愤怒的挣扎着想要将尸体抢回来,可终究无济于事。他们被官兵按倒在地,眼睁睁的看着尸体被抬上板车,然后拉走。

官兵放开后,他们望着板车离开方向绝望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痛。

姜榆不忍再看下去。

一向在她身边叽叽喳喳的残阳也没了话,安静回到自己睡觉的地方,从包裹里拿出他不离身的医书,默默地翻着。

姜榆知道他在想什么,摸摸他的脑袋,坐在一边陪着。

善良如他,同样想早日为百姓医好疾病。

她正打坐冥想,再次试着将脑中模糊画面看的清晰。刚入定没多久,就听见一抽抽嗒嗒软糯糯的声音。

“姐姐…”

双眼陡然睁开,带着被人打扰的不悦,却在看清来人时柔和下来。

面前的小姑娘被她吓到,小身板抖个不停。

她记得这个女孩,是昨日那妇人抱在怀里搂着入睡的孩子。

而那妇人,刚刚被抬走了。

女孩看着不过四五岁的样子,小小一只,长的十分瘦弱。头发乱糟糟散着,脏兮兮的小脸上还有溃烂之处。而那双眼睛却是干净澄澈,小心望向她,泛着水雾。

与她说话,姜榆的声音都不由得轻了许多:“怎么了,小妹妹?”

“娘亲…娘亲没了…娘亲说姐姐好…姐姐…要我找姐姐。”小女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说着。

姜榆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女孩母亲自觉时日无多,便告诉女孩可向她求助。

只是没想到,自己会死的这样快。

联想到昨夜女孩母亲抱着她时那样慈爱又不舍的眼神,应该也是感受到自己快要不行了。

姜榆把女孩搂进怀里,丝毫不嫌她脏,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不哭,你的娘亲只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你要好好的生活,等你长大了,娘亲就回来了,好不好?”

她不太会安慰人,能想到的只有这些老掉牙的话

“好……”小女孩擦掉眼泪,一抽哒一抽哒的,“姐姐,玉佩…玉佩被他们抢走了。”

“什么玉佩?”

“娘亲的玉佩,被他们抢走了。”小女孩越说越伤心,金豆子止不住地往下掉,“那是娘亲留给我的,他们不给我呜呜呜呜呜呜呜……”

从死人身上翻值钱的东西占为己有,还真是这些狗奴才的作风!

姜榆道:“姐姐肯定帮你把玉佩拿回来,你先跟这个哥哥待在一起好吗?”

“师姐,我跟你一起去。”

“不,你留下,这个小女孩需要有人照顾。”姜榆小声道,“而且,我需要你在这儿留意城主府的动静。朝廷虽然派了王爷前来,但那徐昌肯定还有有别的动作,你要小心,提防他再对百姓下手。”

“可……”

姜榆一巴掌拍到他脑后:“可什么可,听我的话就是了,再多嘴小心我抽你!”

残阳吃痛,捂着脑袋再不敢吭一声。

红城中除了城主府里的是尚未感染的人,剩下的其他地方已再无健康之人。因此,官兵并不限制这些人的来去自由。只要不出城,只要不进城主府,去哪儿随意。

再加上官兵到晚上一向爱偷懒,根本无人巡查,倒是给了姜榆莫大的方便。

她顺着刚才推板车官兵离开的方向走,约莫走了一刻钟,在离城门口不远的小路上发现了那群人。

姜榆躲在树后观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来这儿。

她听百姓们说,焚烧尸体之地在城西一片被圈起来的空地上。而城门在城东,他们推着尸体来这边做什么?

难道是要从小路出城?

见他们走的远了些,姜榆从树后出来,悄悄跟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