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渊王救人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39字
  • 2022-06-24 21:30:38

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掉在了脸上。

一滴一滴,最后是大片大片的冰凉。

直叫人喘不上气。

一阵憋闷,姜榆猛然睁开眼睛。

原来是下雨。

脖子一阵酸痛,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左脚的痛感直击头顶。

“呃…啊——”

仔细一看,左脚竟被捕兽器夹住,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姜榆一动不敢动,嘴唇快要咬破。她深呼吸,很快镇定下来,察看周围情况。

这是一个挖好的陷阱。

抬头望天,雨水不断的打在她的脸上。

联想到失去意识之前的事,姜榆肯定,自己是被人扔到这里,然后再把捕兽器套到她脚上的。

究竟是什么人要害她??

“呦,醒了啊!”

姜榆听见声音,往上看,原来是那个假禁卫军。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害我?”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害我主子变成了残废,这笔账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主子……残疾……

他是冯泽的人!

姜榆冷嗤:“原来是冯泽的狗,早知道我就两条腿都废了,让他站都站不起来!”

那人也不生气,打着伞道:“你若是想骂便尽管骂,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句,最好还是留着点力气。不然等你的血流光了,你连叫救命都叫不了。尽管……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姜榆没回话。

她在想要如何摆脱现在的困境。

那人又道:“不过你要是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我就放你一马,把你救上来,如何?”

“东西,什么东西?”

“你心里清楚。”

哦,又是一个来要书的。

等等!

他是冯泽的人,怎么会知道《青石杂技》?

难不成,冯泽,甚至于冯海也和之前的毒人事件有关?

姜榆默默把这事记在心里,只回了一个字:“滚!”

那人气的拂袖而去。

这里是围猎场的禁区,向来无人进入,而且野兽众多,便让这死丫头在这自生自灭吧!

天空中电闪雷鸣。

姜榆早就被雨淋的湿透,她缓了一会儿,用手撑着自己,想要坐直。

这一撑,手竟意外摸到了自己的剑。

好在,那人还把剑给她留下了。

姜榆摘下手套,用嘴咬着,身子向前弯,把剑塞到捕兽器里,用力把它撬开。

“啊——”

尖锐的锯齿状铁头早已深深的插入皮肉,这样一撬,粘连的皮肉分离,有多痛可想而知。

姜榆已经快要疼的麻木了。

但她不敢停,若是一松手,捕兽器二次扎进肉里,她恐怕会当场昏过去。

额头上青筋暴起,用尽全力,终是把捕兽器撬开了一块。

姜榆飞速的把脚撤出来,收了剑。

“啪”!

捕兽器重重合上。

姜榆靠墙坐,脚下血流一片,全身发抖,不知是疼的还是冷的。

脚若是没受伤,从这里出去轻而易举。

可现在,她连动都动不了。

好气啊!

竟然这么被人摆了一道。

那么多小说都白看了!

等她好了,一定要亲手去废了冯泽。

时间一点点过去,姜榆的意识开始有点模糊了。

真倒霉。

早知道死也不来这个破地方。

唉,真烦。

姜榆叹了口气,看着自己已将雨水染红的左脚,哆嗦着,哆嗦着,眼皮慢慢合上。

好冷,好想睡。

睡着了就会好了吧?

“阿九!”

彻底陷入黑暗前,姜榆似乎听见有人在叫她。

——

萧景烨鲜少会看见四哥的这般模样。

好不容易找到了灌木丛林,还被一只老虎挡住了去路。老虎凶狠,许多跟随的侍卫都抵挡不过,就连程泰和红荛都被它抓伤。

而一向虚弱,手无缚鸡之力的四哥,竟是拿起了剑,在所有人都与老虎搏斗之时,一剑插进了老虎的脖子。

鲜血喷溅了他一身。

那么爱干净的人,此刻却是满不在乎,冷漠的转身就走。

萧景烨呆在原地,好久都没反应过来。

而在深坑发现小美人儿的时候,萧景烨在他四哥眼神里看见了杀意。

那种眼神,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了。

姜榆在失踪三个时辰后,被渊王带人救回。

蒙古包里,残阳和太医正在给姜榆医治。

看到她脚上伤处之时,残阳的眼泪差点没忍住。

连黄太医都倒吸了一口气。

捕兽夹插入之深,已经碰到了骨头。

他咬着牙,小心仔细的给床上的女孩处理伤口。

医治完后,两人去恒元帝的屋子回禀。

一向看残阳不顺眼的黄太医照顾到他情绪不好,替他开口道:“回禀陛下,王爷,姜姑娘淋了雨,醒来后可能会感染风寒,除去脚腕上的伤外,其余并无大碍。”

“她脚上的伤如何?”

“铁器已碰到骨头,伤口颇深,但好在没有伤到筋脉,需好好调理一阵方可复原。”

恒元帝看了眼自己一眼不发的弟弟,挥手示意他们下去。

两人行礼告退。

萧景渊自回来,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一直坐在这里等消息。

这下听见人没事了,总该回去整理一下自己了。

“四弟,既然人没事了,你就快回去沐浴更衣吧,省的你再感染风寒!”恒元帝担心他的身体,催他回去。

雨水顺着发尾,衣摆滴答滴答的往下淌,萧景渊白着一张漂亮的脸,像是察觉不到一般,慢悠悠的开口,声音一如既往地好听:“三哥,冯海和冯泽,不用留了。”

恒元帝喝茶的动作一滞:“你是要……”

“我不打算像之前那么做了,早些解决了吧。”

“可……”

“没有可是!”萧景渊声音沉淡淡的,却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太猖狂的人,该死!”

敢算计到他的头上,真的是觉得自己命太长了!

看他这样,恒元帝就知道自己劝不住,自然也就允了,毕竟这二人并不在计划之内,但他现在在想另外一件事:“四弟,你是不是对姜姑娘……”

有了别的心思?

后面的话恒元帝没说。

“我的人,只有我能管,其余谁都不行!”

萧景渊说完,便站起来走了。

恒元帝笑笑不说话了。

这是在解释不过是护着自己的人罢了?

好好好,且看你以后还会不会这么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