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落入陷阱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48字
  • 2022-06-24 21:28:53

来人身着禁卫军盔甲,朝姜榆行了一礼:“姜姑娘,渊王殿下突然身体不适,皇上命你赶紧过去一趟。”

“不舒服找太医,找我做什么,我又不会治病。”姜榆边说边帮兔子铺好了窝,把它放到上面。

“这是皇上的命令,奴才也不敢多问,情况紧急,烦请姑娘跟奴才走一趟吧。”

“好吧。”姜榆拍拍手上的灰站起来,眼神一顿。

刚才没注意,这时候才看清。

这人虽是穿着盔甲,可帽子戴歪了,护腕绑的松松垮垮,身后的披风是脏的,脚上的靴子看着也并不合适。

这一身盔甲明显不是他的。

更何况,禁卫军军纪严明,军人衣着整洁得体是最基本的要求,怎么可能允许他把盔甲穿成这样?

姜榆眼睛里带了冷。

跟着他走了几步路,姜榆像聊天似的问:“你是禁卫军哪个队的?”

“回姑娘的话,奴才是一大队四小分队的,专门负责看守皇宫北门。”

“前几日听烨王说四小分队的王领将跟他比武时受了伤,不知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那人毫不犹豫的接话:“王领将身强体壮,已无大碍,正——”

话没说完,姜榆的剑就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禁卫军没有一大队四小分队,也没有什么王领将,烨王这几日都在渊王府上,根本没有见过其他人。说,你到底是谁?”

他吓的发抖,连连道:“我说我说,姑娘别杀我……别杀我……”

姜榆的剑稍稍松开了一些。

“我是……我是……”那人的手一点一点的塞到身后,转过身,猛地向姜榆扔了什么东西过来。

姜榆躲闪不及,下意识用手臂去挡,还是被那不知名的东西沾到了眼睛。

眼前顿时一片模糊。

只听那人嘿嘿的在笑:“还以为有多厉害,也就不过如此!”

“你到底是谁?!”

“这你留着去问阎王爷吧!”那人笑的更加肆意。

紧接着,传来重物划破空气的声音,姜榆脖颈一僵,失去了意识。

——

不知何时起了风。

篝火被吹的摇摇摆摆。

恒元帝今日兴致格外的好,与他们兄弟二人聊得开心,也让他们的侍卫跟着一起坐下,玩笑间说到了很多趣事。

萧景渊披了件厚厚的风氅,脸色有点白,偶尔也会说上几句话。

刚才吃了一块烤羊腿的肉,难吃,太油腻了。

没有小刺猬做的好吃。

萧景渊不着痕迹的看了一圈,没发现她的身影。

“姜榆呢?”

红荛也同样的看了看:“她刚才抱着兔子回去了,说是去给它处理伤口,现在也该回来了啊。”

萧景渊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去看冯海。

冯海坐的离他不远,正和几位大臣谈笑风生,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两人视线对上。冯海微微一笑,朝他颔首示意。

萧景渊只觉这个笑容满是讥讽与得意的意味。

他吩咐红荛:“去看看姜榆回去了没。”

“是。”

没过多久,红荛回来,有些慌张:“王爷,姑娘不在,我在附近找了半天也没有看见她。”

萧景渊握扇的那只手收紧。

敢动他的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面不改色的起身:“皇兄,臣弟忽感不适,先告辞了。”

恒元帝也察觉到不对,但不能让人发现:“如此,你便先回去吧。”

“臣弟告退。”

萧景渊没回自己的地方,而是直接去了姜榆住的屋子。

没有人,只有一只白白的兔子窝在床边打盹。

他视线四扫,似乎是在找什么。

程泰和红荛立在一边等着,同样也着急。

萧景渊从墙上看到床上再看到边边角角,未发现什么异样。

直到他看见门口地毯上的脚印。

蹲下,手指轻轻刮了一下地毯。

指腹上有泥。

天未下雨,四周都是草地,干燥无土,怎会有泥?

再看这脚印,长度和宽度都是男子的鞋码,且前脚掌印记很轻。

这鞋应当是不合脚。

不是他的,不是程泰的。

那就定是前来带走姜榆之人的。

萧景渊站起,心中有火在烧,道:“红荛,去四处问问可有人见过有男子进了这里?”

“是。”

“程泰,去查冯泽在不在自己的屋子里。”

“属下遵命。”

若真是这父子二人带走了小刺猬,那他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萧景渊舔了下后槽牙,一向温润的脸有狠意悄悄爬上。

过了半个时辰,恒元帝带着萧景烨来了。

“怎么回事?”恒元帝直接问道。

“冯海动手了。”萧景渊坐在床上,用手抵着额头,看不清表情。

“冯海的目标是姜榆而不是你?”恒元帝没想到,“只因为冯泽的腿被废竟不惜如此大费周章。”

萧景烨暴起:“冯海这个死老头,竟然敢动阿九小美人儿,看本王不去打死他!!!”

说着就要往外冲。

还没等走一步,就被石恒和残阳一人架一只胳膊轻松拉住。

“放开,你们给本王放开!!”

俩人全当耳聋。

师姐不见了,残阳也着急。

可师姐说过,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慌,一定要沉着冷静。

皇上在,渊王在,自己的这个二货主子也在,大家都在想办法,肯定会没事的。

程泰红荛这时也回来了。

红荛道:“回禀皇上王爷,属下问过住在附近的几个妇女,有一人说她出来收衣服的时候看见一个穿着宽大盔甲的男人进了这里,后来姑娘就和他一起走了。”

宽大盔甲?

这里穿盔甲的只有随行的部分禁卫军。

“可有看清那男子长什么样子?”

“没有,只说那人个子高,体型很瘦,穿盔甲十分松垮。”

那便是假冒禁卫军的了。

程泰随后说道:“回皇上王爷,冯泽世子并未在自己的住处休息,据侍卫说,他已经出去很久了。”

“行了,”萧景渊打断他的话,“皇兄可知四周何处土地湿润?”

恒元帝略微思索:“南面的灌木丛林,但因里面有大量凶猛野兽,已被……哎,你干什么!”

还未等他把话说完,萧景渊已经带人走出去了。

恒元帝无法,赶紧叫萧景烨去调人跟上。

别人没带回来,四弟再出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