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拿人头好像在拿玩具一样的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61字
  • 2022-06-23 23:05:44

行了半日,队伍停在一片树荫处暂时歇歇脚。

树荫后是条小河,宫内随行侍卫带着马儿们去那边喝水,休息休息。

恒元帝和渊王一前一后下了马车,瞧这附近景色不错,说要一同四处走走。

程泰和红荛在后面跟着。

红荛本来是要来姜榆一起来的,但姜榆说她不太舒服,想要一个人待会儿,她就没硬叫她来。

可,明明看着什么事都没有啊?

红荛疑惑了,问程泰:“你说她为什么不跟着一起来啊?”

程泰瞄她一眼,带鄙视的那种:“因为嫌你烦。”

红荛:“……”

闭上你的嘴吧!

事实上,还真的就像程泰说的那样。

行了半日,红荛就说了半日,从春游围猎的起源说到每年的盛况,又说到了其中的趣事,整整说了三年的!

姜榆只感觉有无数张嘴在自己耳边环绕。

脑子嗡嗡的直响。

她还不能直接说让她闭嘴。

对女孩子她一向没啥脾气。

要不是皇上下令让所有人休息,姜榆估计她还能继续说。

这下人跟着渊王走了,世界终于清净了。

姜榆找了没人待的大树,靠着独自休息。

安静的时间总是很短暂。

“小美人儿?”

“小美人儿?”

姜榆忍。

“小美人儿你睡觉了吗?”

姜榆再忍。

“小美人儿快醒醒,跟本王一起去玩啊!”

“小美人儿,小美人儿?”

姜榆忍无可忍!

一胳膊抡过去,萧景烨直接眼冒金星。

残阳和石恒在后面偷笑。

萧景烨委屈巴巴,脸上的青紫还没好呢,“干什么老打本王!”

姜榆满身燥:“再巴巴还打你!”

萧景烨瞬间闭嘴。

姜榆这次走的远了些,不在树下待,而是去上面躺着。

这下总算没人来打扰了。

姜榆两手枕在脑后,树枝遮住阳光,正好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

一盏茶的时间后,她又睁开了眼。

因为树下有人。

不是皇上的人,也不是队伍里的人。

人数不多,五六个,标准蒙面人的打扮。

姜榆现在想睡觉,不想打架:“有话说,有屁放。”

这算是她比较好的语气了。

下面的人没听懂,领头的那个举着刀,高喊道:“识相的赶紧把《青石杂技》交出来!”

还当什么事,又是来要这个的。

姜榆回:“没有,滚。”

领头的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和蔑视,从头到尾都没有被正眼看到过,气死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交出来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哦。

这老套的台词。

姜榆被他们搞得睡不着了,烦的要炸,从树上下来,一步步逼近他们:“来,让我看看你们想怎么不客气。”

——

恒元帝和渊王走的不远,在小河另一边停下。

两人席地而坐,不担心弄脏了衣服。

程泰和红荛以及恒元帝的侍卫自觉退到远处。

清澈的河水里,倒映出了二人俊美的脸庞。

“四弟有多久没有出城来看看了?”

“差不多,也有十几年了吧。”

萧景渊捡起一颗小石子,扔进河里,水面荡漾起一层层波纹。

“是啊,上一次这么出来,还是父皇母后都在的时候,那个时候皇姨……”

恒元帝没再说下去。

萧景渊扯了扯嘴角,也没说话。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件事。

那件很糟糕很糟糕的事。

“皇上,王爷!”

杜明带着人跑过来。

“何事?”

“回皇上的话,有侍卫来报,不远处发现刺客,似乎……”杜明迟疑

“似乎什么?”

“似乎与王爷的侍卫姜榆姑娘有关。”

萧景渊神色未变。

恒元帝看了一眼他,只道:“带朕过去看看。”

“是——”

众人休息处,一群侍卫举着刀不敢上前。

萧景烨也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只有残阳守在姜榆的身后。

而女孩在干什么呢?

地上躺着五六个人的尸体,女孩一手拿着剑,一手拽着他们的头发,在脖子那儿狠狠来一刀。

头,就这么掉了。

女孩身上有血,脸上也有,可表情丝毫都不在怕,甚至……

还有些兴奋。

恒元帝和渊王回来的时候,看见这一幕,都没说话。

直到女孩把这些人的头发扎在一起,脑袋捆成一团扔在围观这群人面前,然后向恒元帝和渊王行礼:“启禀陛下,王爷,贼人已然伏法。”

恒元帝没想到这女子如此残忍,愣了半晌才开口道:“这贼人是如何发现的?”

“回禀陛下,”冯海抢过话头,“老臣刚才在散步之时,忽然发现姜侍卫与一群黑衣人扭打在一起,见情况不对,特意叫来侍卫上前协助。但姜侍卫武功高强,很快便将贼人解决。”

姜榆挑眉。

哟,这老头竟然帮她说话?

真是奇怪。

萧景渊同样在看着冯海。

“既然如此,这贼人是为何来伤你?”

“属下不知,属下当时正在树上小憩,这群贼人就突然出现并对属下动手。”

姜榆如上次一样隐藏了《青石杂技》的事情。

“你可有受伤?”

“没有。”

“那就好,此地不宜久留,传朕旨意,即刻出发!”

“是——”

红荛带姜榆去洗洗,换了身衣衫,明显话少了很多。

她还在刚才看见那一幕里没反应过来。

虽然上次在王府也见过她凶狠的样子,但跟这次比,差的太多了。

人死了就死了,还割了头。

拿那五个人的脑袋,仿佛像是在拿皮球一样。

有点吓人。

姜榆洗干净手和脸,换了衣服,看见她这表情,也没说什么,只说了句多谢就走了。

怕她都写在脸上了。

不过还好,这下路上肯定清净了。

回到队伍里,姜榆翻身上马。

能感觉到所有人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姜榆目视前方,看都不看。

别人怎么想她,关她屁事?

残阳骑马从萧景烨那边过来,拍拍她,拿出两块糕点,笑嘻嘻,“刚打完架,要补充体力,给,师姐,这个可好吃了。”

姜榆接着,心里有点暖:“不怕我啊?”

“我干嘛要怕师姐?”残阳不懂,“哎呀快吃吧,我就这两块,多了不给了。”

说完,残阳捂着衣襟,把马掉头,回去找萧君轩了。

姜榆把糕点放进嘴里。

嗯,真好吃。

好吃到心里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