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出发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125字
  • 2022-06-23 23:03:41

一听说渊王要去围猎,王府上上下下都忙开了。

大到这次要坐的马车,小到路上要带的食物药材,无一不要仔细挑选。

王爷身子弱,不必不比那些富家公子,所以处处都要格外小心。

沈婆子和蒋婆子这几日都跟着林管家忙活。

而大闲人姜榆,自然也要被拉来帮忙。

姜榆一脸懵,根本不知道所有人在忙些什么,陪着蒋婆子和沈婆子到仓库拿东西,忍不住问:“大家都在忙什么呢?”

两位婆子一脸看怪物的表情:“你不会还不知道吧?王爷要去猎场围猎了。”

“打猎吗?”姜榆搞不懂,“王爷身体那么差,还能打猎?”

“哎呀,你这个死丫头!”蒋婆子手指轻点一下她的额头,“这是春游围猎,跟你口中的打猎是不一样的。”

“春游围猎是什么?”

沈婆子解释道:“春游围猎是南国的一项传统,每年春冬交替,天气回暖之时,猎场里的动物们苏醒,皇上就会带着一些官员以及各路王公贵族们前往猎场狩猎,通过比较所得猎物多少的方式来一较高下。一是为了新年伊始,图个好彩头,二是为了以此祭天,盼望今年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

说来说去不还是打猎?

姜榆点点头,迟疑着问:“王爷……能打猎?”

就那一步三咳的样子,她都怕猎物把他打喽!

“皇上体谅王爷身体不好,往年都让他在府上休息,今年也不知怎得让去了。”沈婆子从木箱里翻出几套衣服来,“猎场离陵城有一天的路程,咱们啊,可得给王爷好好准备着,绝对不能让王爷因为路途奔波又病着了。”

“是啊是啊。”蒋婆子也在找东西,忽然想起来,看姜榆,“姑娘的东西收拾了吗?”

“我收拾东西干什么,我又不去。”

蒋婆子瞪她,一巴掌拍到她身上:“死丫头说什么呢,你是王爷的侍卫你不跟着去你想干嘛?”

“不还有程泰和红荛吗!”

蒋婆子又拍她:“那你就不是王爷的侍卫啦?”

两巴掌拍的姜榆直咧嘴:“您看王爷需要我吗?我天天闲在府里,王爷何时叫我去身边保护了?”

“话是这么说,但王爷没有叫你不去,你就得做好去的准备,这样才不能叫人挑你的理,知不知道?”

姜榆无奈,:好,知道了!”

“谁说小美人儿不用去了?”

萧景烨外面进来,还是那副蠢萌蠢萌傻不拉几不自知的呆样:“四哥说了,这次小美人儿也要去。”

姜榆阴恻恻地看他一眼。

蒋婆子和沈婆子行礼:“奴才见过烨王殿下。”

“免礼免礼,”萧景烨摆摆手,尚未察觉“危险”逐步逼近,“这次去狩猎,本王就不信还赢不了你!”

打架他打不过,打猎他肯定行!

原本靠门双手环胸站着的姜榆此时突然站直了身子,动动脖子,活动活动手腕,“蒋姨沈姨,你们现在这里找着,我稍后回来帮您二位拿东西。”

说完,刚才还有一点表情的脸“刷”一下就冷了,一把揪着萧景烨的脖子,“来,跟我出来聊聊。”

她刚还想着这次渊王出门,不用她去,她就能在家好好呆着,顺带多研究出几种毒药。

这下好。

研究个鬼啊!

每一次,每一次这个二货都不会给她带来好消息!

萧景烨这才感觉不对,拼命挣扎,又挣扎不开:“干什么,你要带本王去干什么?!”

“本王没说错什么啊!”

“求求你了,别打本王好不好?”

“轻点!轻点!”

“别打脸!!!”

“救命!!!!!!”

“啊——”

残阳和石恒全当没看见。

沈婆子和蒋婆子自顾自的找东西,两耳不闻。

当然,也会忍不住的偷笑。

——

五日后,天气晴朗,宜出行。

一大早,府上就忙开了。

姜榆今天也来得早,怀里还抱着个小家伙。

正是胖到不行的小可爱——姜滚滚。

姜榆把她教给蒋沈两个婆子:“我和弟弟都不在家,无人照顾她,烦请蒋姨和沈姨费心替我照顾几日。”

沈婆子接过这个像球一样小东西,软乎乎的,甚是喜爱:“放心吧,我能照顾好她。”

姜榆摸摸他的头:“要听话,我很快回来。”

姜滚滚不怕生,转头闻闻沈婆子身上的味道,伸舌头舔了舔她。

沈婆子更喜欢了。

蒋婆子嘱咐道:“此次出门,要保护好王爷,也要保护好自己,别受伤。遇见那些居心叵测图谋不轨的人,直接教训他,王爷会为你作主的。”

沈婆子也道:“不用怕,万事有王爷在。”

姜榆知道她们说的是冯泽,轻轻笑了一下,“知道了。”

卯时,一切准备妥当。

渊王在程泰和红荛的陪伴下自王府走出。

不同往常的宽袖长袍,今日渊王穿的是件白色骑装,身披风氅,披散的头发全部用玉冠束起,额两边还有些许零散的碎发,手带同色护腕,甚是利落。

许是起的早了,有些没精神,走路都迷迷糊糊的。

姜榆想,原来王爷没睡醒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

一炷香后,队伍出发。

恒元帝和渊王会合先行,其他官员们紧随其后。

长长的队伍吸引了很多百姓驻足围观,纷纷跪地高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场面有点像祭天游行。

姜榆盯着前方,眉头皱的紧。

吵的她很烦。

直到出了城,世界安静下来,她的眉头才慢慢松开。

注意力放在了景色上。

红花绿草,树木成荫。

总是让人能够心情愉悦。

正慢慢放松着,肩膀忽然被拍了下。

她回头,原来是红荛。

红荛对她伸出手:“这些天一直在忙,还没好好介绍一下。你好,我叫红荛。”

姜榆换了只手拿马鞭,回握:“姜榆,叫阿九也可以。”

红荛觉得她的手好凉。

虽然带着半指手套,可指尖都是凉的。

红荛是个自来熟,况且府里也没有和她同龄的女孩子,见到她总是格外亲切些,:我在王府待了很久的,你以后有什么事也可以来找我啊!”

“嗯。”

话好少。

这是红荛对她的第二印象。

红荛又继续道:“你不是南国人,肯定不知道春游围猎的事情吧?那我来给你讲,这个春游围猎@#%……&*…#¥……&&*”

以下省略千字。

姜榆深深的再次叹气。

头又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