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春游围猎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15字
  • 2022-06-23 22:59:37

第二日的早朝,恒元帝意外看见了冯海。

告假的日子还有好几日才结束,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不是又特意来找事的吧?

莫说恒元帝,文武百官都没想到。

朝堂历来党派分明,站冯海这一边的自是欣喜,冯相一回,他们便有了主心骨。

也不乏厌恶冯海行事作风的官员,心中只盼他为何不在在家中呆个一年半载,还朝堂清净。

早朝始,杜明高声朝文武百官道:“有事奏本,无事退朝!”

话音一落,冯海走至殿前,行礼:“启奏陛下,老臣有本要奏。”

恒元帝眉心一跳。

直觉告诉他不是什么好事。

“冯相有何事要说?”

“春游围猎的日子将近,老臣已着手命人前去准备,不知皇上今年是否有新的要求?”

恒元帝稍稍松了口气:“一切和以往一样便好。”

“是。另外,今年的诗词会与春游围猎的日子相近,老臣提议,不如将围猎的日期延长,将诗词会与其一同进行。一来可省下不少花销,二来围猎之地处于野外,风景秀丽,使人心情愉悦,更便于各路才子大展身手。”

恒元帝听着也觉得不错:“就依冯相所言。”

冯海行礼谢恩,又继续道:“陛下,诗词会的主考官宋大人和邢大人如今都远在瀛洲,短期之内无法赶回。老臣想,论学识才干,在我南国除了陛下便是渊王最为出色。老臣提议,此次便由渊王殿下担任诗词会的主考官,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微臣附议。”礼部尚书应道。

“臣也附议。”工部员外郎应道。

萧景烨最先冷了脸,讥讽道:“四哥身子弱,猎场路途遥远,他经不起这般折腾。往年都不见冯相要四哥去的话,今年怎么倒是说上了?”

恒元帝不语。

好端端的,冯海为何突然提起要四弟跟着去猎场?

定然是不会只想让他做诗词会的考官这样简单。

可究竟是为了什么……暂时还不得而知。

冯海低顺道:“今年事出有因,况且老臣听闻渊王殿下大病初愈,身子好了不少。如此便更应该出门散散心,对身体有益。”

有益个屁!

猎场离陵城多远你不知道啊?

去就要整整一日,路途奔波,再加上到那里还要骑马射箭,晚上风还大,刚好的身子也被折腾坏了。

谁知道你个死老头子安的什么心!!

萧景烨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了,刚要张嘴骂他,龙椅上的恒元帝开口了,

“这次,叫上四弟一同前往!”

“皇兄!”萧景烨瞪眼。

皇兄怎么也还答应了??

“好了不要说了,此事就这么定了,退朝!”恒元帝站起,转身离去。

不如将计就计,看看这老顽固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臣等恭送陛下——”

看着冯海得意的脸,萧景烨一肚子闷气。

——

一退朝,萧景烨便来了渊王府。

到底是个孩子心性,什么脾气都瞒不住。一进正厅就垮着脸,喝杯茶把茶杯摔得叮咣响,叫渊王想不注意都难。

“若是在外面受了什么气可以直接讲与本王听,何必朝那杯子撒气?它又没有惹你。”

萧景烨哼一声:“四哥你是不知道,冯相那个老东西竟然跟皇兄说要把春游围猎和诗词会一起办,还让你跟着去做诗词会的主考官,更离谱的是皇兄居然还答应了。我去和他讲,他还让我不要管,真是气死我了!!”

春游围猎?

估摸着冯海是又准备借这次的机会做些什么吧。

萧景渊笑了笑:“这有何可气?去便去了,你不是总说每年和那些富家公子都玩不来,今年有本王陪你还不好?”

“好是好,可四哥你的身体受不了。猎场又远,住的也不好,样样都比不上王府。”

“本王哪有那么弱不禁风?有随行的太医,还有你身边的那个侍卫,不会有事的。”

萧景渊明白皇兄之意。

他定是也想到了冯海此举另有目的,想要借此一探究竟。

这么一说,萧景烨总算是觉得舒服了不少,笑眯眯的问:“四哥,小美人儿这次跟不跟你去啊?”

萧景渊嗯了一声。

萧景烨瞬间雨过天晴:“耶,好耶,又能和小美人儿一起玩了!”

萧景渊:“……”

冯海心情极好地回了府。

计划成功第一步,之后的事情还需从长计议。

他去了冯泽的卧房。

冯泽昏了一天一夜,昨日便醒了。醒了之后什么话也不说,只知道抱着腿哭。

见他来了,更是委屈:“父亲……”

看儿子这般窝囊,冯海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一巴掌扇过去。

“啪”的一声,冯泽脸颊顿时肿起。

“不争气的东西哭有什么用?被人断了腿,难道你就只知道哭吗?”

“那我能怎么样?那女子用一根短棍就能打碎我的膝盖,我又打不过她。母亲不在家父亲又不管我,我能怎么办?”冯泽捂着脸,哭的鼻涕眼泪横流。

冯海更是生气了。

他不管?他不管?

他不管这两天昼夜不睡是在为谁谋划报仇?

冯海深呼吸,努力把心头的怒火压下去,“你若还是我冯海的儿子,就马上给我振作起来。现在不是该哭的时候,你要想的是如何才能把你所受的痛苦全部都还回去!”

“下人说那女子是渊王府的侍卫,渊王有多不好惹父亲比儿子更清楚,我们怎么报仇?”

冯海道:“现在就有一个机会,若想报仇,此次便是一个极好的时机。”

“什么机会?”

“春游围猎。”冯海坐下,在冯泽耳边耳语一番。

冯泽听完,内心不免有些忐忑:“父亲,这样真的能成吗?”

“成功与否在此一举,关键是要看你。”冯海拍拍他的肩膀,“想想你断掉的腿,想想那女子的脸,难道你不想让他尝尝同样的滋味吗?”

冯海咬牙,攥紧拳头,身上的被子随着他的动作皱起:“我恨,我定要让那女子付出代价。”

我说过,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说到做到

冯海满意的点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