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护短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37字
  • 2022-06-24 12:44:06

次日,冯海早早就来了渊王府。

彼时,萧景渊还未醒。

冯海倒也不急,在府内正厅侯着。约摸一个时辰后,萧景渊才慢悠悠的过来,一副倦懒的模样,似是有些未睡醒。

冯海规矩行礼:“老臣见过渊王殿下。”

“免礼,”萧景渊单手撑着头,桃花眼似睁未睁,“冯相可是稀客,一大早来本王府上,所谓何事?”

朝堂谁人不知,这冯相对渊王颇有微词,今日怎会来他府上?

“回殿下的话,犬子昨日在集市上被人打断了腿,下人交待说正是殿下府上的姜侍卫所为。故而老臣特地来想问问姜侍卫,为何要对我儿下如此狠手?”

听见姜榆的名字,萧景渊睁了眼。

上来就是严声质问的语气,让他听着很是不舒服。

“冯相这是来质问本王吗?”

“老臣不敢。”冯相低头道,“老臣只是想知道此事的经过,若是犬子之错,自然是该打。反之,老臣也相信殿下定会给老臣及犬子一个交代。”

不管是什么原因,伤人致残就是不对。即便不能一举将那女子送到监牢里,也定能让渊王对她施以惩戒。

如此这般,便能想办法对她下手,找寻《青石杂技》。

冯海的算盘打的甚好,面上还是一副悲伤过度,为子担忧之态。

萧景渊醒了醒神,对身边下人道:“去将人叫过来。”

“是。”

冯海看着下人跑出去,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顿时便平静下来。

姜榆很快就来了。

女孩今日穿的是件素雪银纹烟罗骑装,发髻一如往常,脚蹬纯白女靴,手执长剑,给人生冷之感。

姜榆行礼:“属下见过王爷。”

“冯相说你昨日在集市与世子发生争执,动手打碎了他的膝盖骨,可有此事?”

“有。”

“为何?”

姜榆如实回答:“他带着家丁拦住属下去路,说属下漂亮,想带属下回去深入交流。属下说要是能挨住属下打的一下便随他回去,之后您就都知道了。”

萧景渊看冯海:“冯相可听见了?”

冯海暗自咬牙。

怎么回事?

府中下人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冯海思索一阵,开口道:“即便如此,姜侍卫还真是下了重手,竟生生打碎我儿膝盖骨致他终生残疾,难道不觉得有些过分吗?”

姜榆想了想,点头:“还真是。”

还未等冯海说话,姜榆又道:“我应该废了他三条腿。”

“咳咳咳——”

萧景渊被她这荤话弄得一口茶呛在嗓子里。

冯海更是被气得面红耳赤:“放肆,堂堂姑娘家竟如此不知羞耻!”

姜榆四字回敬:“彼此彼此。”

“你!!!”

“好了!”萧景渊出声阻止,“姜榆,告诉本王,你可否对世子下了重手?”

“没有,属下只用了一根短棍打人,并非如冯相所言。”

本来就是就用短棍敲了一下。

冯海冷笑:“真是笑话,一根短棍就能击碎膝盖骨,姜侍卫怕不是在愚弄老夫不成?”

“那要不冯相亲自试试?”

冯海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他满脸怒气,向萧景渊行礼:“殿下,如您所见,姜侍卫不但不知悔改,甚至还出言恐吓老臣,还请殿下给老臣做主!”

他深深拘礼,面做悲切。

这次,定然能一雪前耻,给这丫头一个教训。

冯海正这般想着,头顶悠悠的飘来声音。

“本王要与冯相做什么主?”

冯海一愣,抬头:“殿下……”

萧景渊站起,双手负与身后:“世子带着众多下人对本王的侍卫图谋不轨,姜榆不过是略施惩戒,冯相有何可委屈之处?”

略施惩戒?

略施惩戒废了一条腿?

冯海完全没有想到渊王会是这般反应:“但……”

“但冯相非但不在府内好生教导自己的儿子让他安分守己,反倒来本王的府上兴师问罪。本王倒想问问,”萧景渊走到他面前,声音一凉,“冯相是何居心?”

冯海顿时跪地:“老臣惶恐,老臣不敢呐!”

“不敢最好。”萧景渊道,“世子是怎样的品性,不仅冯相与本王心知肚明,陵城的百姓们更是清楚。本王劝冯相最近还是好好看着世子,让他安心养伤。若是再有下一次,可就不是废一条腿这么简单!”

冯海满心怒火,却也只能忍着,低声答:“老臣遵命……”

姜榆在心里默默给渊王鼓掌。

下人正要送冯海出去,萧景渊叫住了他,并说了句话。

“本王府上的人,冯相惹不了,也惹不起,别乱动,冯相最好记住这一点。”

冯海心里一颤。

此话另有深意。

莫非……渊王已然知道了什么?

不可能啊,他不过一个靠着皇上活着的病秧子,怎么可能会知道!

冯海强压心中所感,应声称是。

冯海走后,正厅只剩下萧景渊和姜榆。

她想了一下,又把麻烦惹来渊王府,总是不好的。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只见那人坐回主位,疲惫地捏捏眉心,“下一次,该怎么打怎么打,不必有所顾虑。有本王在,没人敢动你。”

他怎么能猜到我是因着渊王府这边才没废了冯泽?

姜榆甚是疑惑,但也多问:“属下遵命。”

——

丞相府。

书房里,一阵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响。

下人们皆不敢上前。

能见之物几乎都摔了,冯海依旧怒火难平。

明明是可以治那丫头一次,没想到渊王竟如此护短。

更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敢去调戏那丫头。

若非是亲生的,他简直就要去打他一顿!

这下可好,不仅没治了那丫头,还反被她骂了一顿。

他这么大年纪,堂堂一朝丞相,竟几次三番被一个黄毛丫头这般羞辱!

再加上孩子的断腿之仇,冯海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忍下去。

要怎么办?要怎么办?

冯海深呼吸,坐下,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书房内,安静无声。

冯海思索半天,依旧无法。

这时,一封奏折引起了他的注意。

冯海捡起一看,上面写的是下级官员向请示春游围猎之事。

春游围猎……

冯海默念,眼前一亮,忽然又有了主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