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夜探城主府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546字
  • 2022-06-06 07:56:48

夜幕渐深,城中寂静无声。

城主府内灯火通明,欢声笑语,喝酒划拳,好不热闹。

换班下来的守门官兵正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吃饭,桌上摆着切好的熟牛肉,几壶好酒。他们大口畅饮,聊着天,说到兴处便放声大笑,开心极了。

“多亏少城主英明,将那些患病的人隔离在外,我们才能这么痛快的在这里喝酒吃肉。”

“是啊是啊,你们是没看见那些灾民身上流脓的样子有多恶心。要不是少城主命令,谁想去给他们派粥!”其中一个官兵埋怨的说道。

“哎呀少管他们,咱们就喝咱的酒,吃咱的肉,反正传染不到我们几人身上,你说对不对?”

“对对对,来,干!”

“干!”几人举碗相敬。

房顶上,两道黑影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残阳恨不得冲下来废了他们。

姜榆按住他的肩膀,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寡不敌众,救百姓要紧,其他我们从长计议。”

这样心肠歹毒的人,她不会轻易放过。

不着急,等她查明白百姓中毒的缘由,再来慢慢收拾他们。

残阳攥紧的拳头放开,他知道事情轻重,朝姜榆点头。

二人飞身离开房顶,霎那间,再无影踪。

城主府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们两个在房顶找了半天才发现放药材的库房。残阳趁守卫松懈时,下房,进门,一气呵成。

而姜榆,则去了另一个地方。

城主书房。

刚才她有听见那少城主与人在交谈,内容像是与中毒有关。

她拿开房顶一片瓦,小心向下看。

一穿着华丽的年轻男子正向屏风后作揖:“我已按你所说去做,相信不久后就会再无活口,而后便可皆为你所用。”

再无活口?

指的是城中百姓?

“很好,事成之后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只不过,你爹要是知道你对他珍视的百姓下此毒手,不知是何感想啊。”屏风后的声音机械有粗旷,不像是普通人的声音。

年轻男子冷哼,很是不屑,“他们既然认为我是个不学无术的混世魔王,那我就坏的彻底给他们看看。至于别的,本少主不稀罕”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真是你爹的好儿子。那就让我们看看,接下来的事情如何发展吧。”

姜榆听罢,将瓦片放回,前去找残阳会合。

果真如她所想,百姓中毒一事和少城主脱不了关系。

可具体怎样使全城百姓集体中毒,所中何毒,还需慢慢研究。

——

初春晚间,天气很凉。

白衣男子覆手而立于院中,背影高大挺拔。清风吹起那只用一根发带束上的墨发,飞飞扬扬,好看的紧。

程泰拿着风氅上前,说道:“主子,天凉,您身体不好,披上吧。”

男子未接,“无妨,烨王那边如何?”

“回主子的话,烨王殿下即将到达红城,一路上并未出现阻碍之人。”

“不阻碍,多半是目的快要达到了。”男子望着远处,“本王叫你查的事情怎样了?”

程泰回答道,“红城城主徐洪元已于半月前突然去世,死因不明。其子徐昌对外宣称是因病而终,秘不发丧,暗中将尸体埋入祖坟。而时隔不久,红城便爆发了严重的瘟疫。而最奇怪的是,那些因瘟疫死去的百姓尸体,似乎并没有被官兵烧掉。”

男子轻笑,“徐洪元是位足智多谋,饱读诗书的能人,没想到他的儿子却是个十足的蠢货。”

谁不知道那徐洪元常年习武,虽年事已高却身强体壮。因病而终便罢了,还秘不发丧?

是生怕人不知道这其中另有蹊跷还是怎的!

“你再去趟城主府,暗中盯着徐昌,看他有何动作。另外再叫几个人埋伏在城中,静观其变。”

“是。”

男子接过程泰手中风氅披到身上,在外又站了一会儿,便回了书房。

——

城主府的药库大的惊人,各种珍稀药材一应俱全。残阳动作麻利,就那么一阵,拿了一大包回来。

关键是还没被发现。

姜榆觉得这孩子好像不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什么也不是。

明明很聪明的嘛。

这城中家家户户大门四开,基本已经没人安然无恙的在家中休养。他二人也未顾忌太多,将药材带回分类后,随便进了一家拿了锅碗出来,又搭了个简易的炉灶。连同姜榆上午找到的那些,放在锅里一起熬。

大火熬煮三个时辰,姜榆招呼着城中百姓排队上前取药。虽不是对症之法,但能暂时压制他们的高烧不退浑身乏力,能让他们好过些。

百姓瞧着这派药的二人,全当他们是活菩萨下凡救他们脱离苦海,对着两人是又叩又拜,千恩万谢:“谢谢两位搭救之恩,你们是我们大伙的恩人。”

“是啊,太谢谢你们了。”

“没事,你们快快请起!”

姜榆和残阳可受不得如此大礼,赶忙扶起他们。笨拙如二人,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就只一直重复着“没事,快起来。”

给百姓们派完药,已经是很晚的时候了。

忙了一天的二人此时也已累极,随意找了个没人的空地靠着休息。

夜里风凉,姜榆解下自己的风氅,轻轻盖到残阳身上。

残阳快要睡着,感受到她的动作,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小声叫她,“师姐…”

“快睡吧。”姜榆把风氅给他盖好。

残阳往里缩了缩,安心的睡了。

确定他不会冷,姜榆便回了自己这边。

明明很累,可还是睡不着。

百姓疾病缠身,现下吃过药,好不容易睡着。只剩个妇女怕自己孩子睡不好,便抱在怀里轻声哄着,满是慈爱。

许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妇人向她点头当作礼。

姜榆同样还之以礼。

她转过身,靠着柱子,抬头望天,总觉这城中烟雾弥漫。

死亡的气息像是笼罩了这座城。

而这些百姓,从前不知何时就会死去。如今见到他们像是见了救星,终于有了希望,才会像现在这样能睡得着吧。

无论如何,都要帮他们摆脱这痛病困扰。

姜榆坚定的想。

若是哥哥在,也一定会支持她的。

“师姐…”

正神游着,残阳翻了个身,梦呓一般叫她一声。

姜榆轻笑,将风氅给他向上拉了拉。不在胡思乱想,抱着剑闭眼休息。

次日,一大早城中便十分喧闹。

姜榆睡的极浅,一听见有动静就醒了。

往日大门紧闭的城主府突然开门,数位官兵分两列整齐走出,紧随其后的是位个头不太高的男子。

姜榆认得,这就是她昨夜看见的少城主。

男子站立中央,未穿昨夜所见的华服,倒是换了身孝衣,嗓门很大,“本少爷让大夫来给你们治病,中午多给你们派些粥。你们最好管住自己的嘴,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自己心里清楚,否则休怪本少爷不客气!”

说罢,男子身边的官兵一起亮出腰间的佩刀,银光闪过,百姓皆未言语。

男子很满意现在这个场面,以为这些百姓都被他吓住了,便带着官兵离开。

“呸,之前一副嫌弃的模样,现在又派这人来装腔作势有何用!”

“黄鼠狼给鸡拜年,准是没安好心。”

“我就是死都不会用他城主府的人给我医治!”

“唉,可怜这徐城主一世英名,却生了这样一个不争气的狗东西,真是为徐城主不值。”

百姓们在他的身后骂声一片。

而后,十几位大夫从府里出来,装模做样的要来瞧病。

姜榆看着少城主离开的方向,皱眉。

这不是去城门的路吗?

少城主一向怕城中瘟疫传染给他,所以从来不出门。今日这是怎的。不仅出门,还找大夫给百姓看病?

她思索一阵,恍然大悟。

估摸着,是朝廷派人来了。

难怪他会有这般动作,原来是怕朝廷的官看见他对城里百姓不管不顾而有所降罪。

还真是个“聪明”的少城主啊。

姜榆叹了口气,这人,真是让人恶心。

她伸手拍拍边上的残阳要叫醒他,却发现少年已醒来多时。盯着刚刚少城主的那个方向,跟她说了两个字:“恶心。”

姜榆揉揉少年的头,没忍住笑了。

还是她的小师弟好,跟她心有灵犀。

城门。

烨王拽着缰绳坐于马上,身后是浩浩荡荡的皇家队伍。

不仅有朝廷赏赐的补给之物,更有多位经验丰富的宫廷太医随行其中,皆为此次红城瘟疫而来。

看这偌大的红城,他总觉得哪儿不对。

安静,太安静了。

安静的反常。

城门忽然打开,徐昌带领自家卫兵前来相迎,跪地叩首:“红城城主徐昌参见烨王殿下。”

“你父亲刚去世没多久就自称城主,这位置你倒是接的快。”烨王看都没看他,语气并不好。

这徐昌生性顽劣,不学无术是出了名的。丢尽了他爹的脸不但不自知,还经常自命不凡。

烨王不喜欢这种人。

徐昌未敢抬头,低顺着道,“家父临终前已将城主之位交付于我,自然就这样说了。”

烨王默默翻了个白眼。

“起来吧,前面带路。”

“是。”

徐昌立于一旁,按规矩让烨王骑马走在前面,而他紧随其后。

饶是已在朝堂与皇兄处听闻红城瘟疫有多严重,可如今亲眼见了,他还是倒吸一口凉气。

百姓伤病一片,身上溃烂流脓,苦不堪言。房屋破损,街道冷清,只有患病的人群和再诊治的大夫,一片萧条之景。

这哪还是曾经繁华喧闹的红城啊!

徐昌见随从已将这些表面功夫做好,心下更是有底,向烨王拱手道:“徐昌知殿下心忧百姓,但殿下一路舟车劳顿已是十分辛苦。烦请殿下先回城主府休息,待休息过后再来探望患病百姓如何?”

烨王未听他所言,翻身下马,叫来自己的护卫头领,“去,将食物拿出来,分发给百姓们。”

“是。”

百姓看着他们手里的馒头,起初是犹豫的。

他们不能确定这人是好是坏,不敢接他们拿来的东西。

但是架不住饿,犹豫再三,还是拿着狼吞虎咽的吃了。

姜榆和残阳也装作患病百姓接了。

她的目光一直停在这个骑马而来的男子身上。

朝廷派来的人,是好是坏不能确定。

叫殿下,大概是个王爷。

不过瞧他这白白嫩嫩,眉宇间稚气尚存的模样,应该年纪不大,没什么心机。

她掰了块馒头放进嘴里,一脸看戏的表情。

但愿这王爷是外表看着年纪小,内里却心机深,不然很有可能被徐昌这个奸诈小人耍的团团转。

这么一想,姜榆倒是越发期待这王爷会如何跟徐昌周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