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罐头……为何物?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417字
  • 2022-06-23 22:47:30

自打王爷让她闲着无事的时候可以去厨房帮忙,姜榆基本日日都来。

来了也不干别的,就两个字——捣乱。

不是把要做菜的配料偷藏起来,就是把食材自己做了,再不就是弄些连见都没见过的菜品拿给孙师傅尝,要么苦要么咸,气的孙师傅一天要追着她打八百遍。

当然了,孙师傅也追不上她。

连着好几日,孙师傅终于被她气的受不了,亲自去找了一趟林管家。让他去跟王爷说说,别让姜榆再来厨房了,侍卫就是要跟在王爷身边保护王爷,总待在厨房算什么事儿啊!

林管家听孙师傅这么一说也很惊讶,没想到姑娘表面上看着冷,私底下却像个孩子一样贪玩爱捉弄人。他想了想,心里有了个主意,开口道:“这事我待会儿就去跟王爷说,你放心吧。”

孙师傅松了口气,“如此,便多谢哥哥了。”

总算能把这个小恶魔送走了。

一想到这儿,孙师傅一身轻松,和林管家闲聊两句后便告辞回了厨房。

林管家则先是去账房算了算几日前积攒下来的账目,又去后院监工。

院子里沾了血,王爷不喜,下令翻新,这一砖一瓦都是金贵的,可不能让外人偷奸耍滑占了便宜去。

约摸中午了,到了时间,林管家去厨房叫下人端着早已备好的饭菜和汤药,与他一同给王爷送去。

原先住的院子正在翻新,王爷便换了个住处,离之前的院子远些,不会被吵到。

连日的天气转暖,院子里又新开了好多花,远远瞧着,极美。

院子里有棵桃树,挨着房间的窗子,近日桃花绽放,朵朵盛开,花香飞进屋内,让人身心舒爽。

林管家还未进屋,便听到了一阵一阵的咳嗽声。

他推门进去,让下人把饭食和汤药放于桌上,挥手屏退,走到书案旁叫人:“王爷,都晌午了,您吃些东西休息一下吧。”

单手执书那人看了看窗外:“不知竟都这个时辰了,咳咳……”

林管家听他咳得这么厉害,忍不住轻声叹气。

本来咳疾都好了些,哪知王爷那日偏要跟姑娘一同吃什么酸辣凤爪还有面条,回来辣的出了一身汗,晚上又看了整晚的书。这下好,不但咳嗽的严重了,就连本已痊愈的风寒又复发了。

林管家说也说不得,瞧着还心疼,也只能是更加细心的照顾着。

看这样子,怕是又一夜未眠。

林管家扶着人坐到桌前,将饭食往他面前推了推,“王爷您尝尝,这都是平日里您爱吃的。”

萧景渊点头,拿起筷子一样尝了些,又喝了两口汤,筷子便放下了。

“您再多吃些吧!”林管家看着基本没怎么动的饭菜劝道。

萧景渊把汤药喝了,“不了,本王吃不下。”

病着,胃口不好。

林管家一时也没了法子。

吃的这么少,身体可怎么受得了?

他忽然想到了姜榆。

一说到姑娘,王爷总是会格外关注些。要不就让王爷叫姑娘来照顾他,王爷心情也会好点。

近日来烦心事颇多,他也是能看出些的。

林管家说道:“王爷,老奴今儿听厨房的孙师傅说了些姑娘的趣事。”

萧景渊抬眼:“哦?什么趣事?”

林管家将孙师傅与他说的重复了一遍。

萧景渊听完,心中也觉有趣。

同样也是没想到她会有这样淘气的一面。

林管家瞧着王爷的表情好了不少,顺势继续道:“老奴这一阵甚是忙碌,恐怕不能好好照顾王爷。不如叫姑娘来,替老奴陪伴王爷几日,也好时时刻刻护着王爷。”

“这事林叔做主就好,本王乏了,想休息了。”萧景渊捏捏眉心,眼睛困得睁不开。

“是。”林管家见状,忙扶着他去休息。

——

看着王爷睡下,林管家来厨房找人。

彼时,姜榆正坐在门口晒太阳。

孙师傅在里面,黑着一张脸正在切菜。

原因无他,又被姜榆捉弄了。

见到林管家,姜榆站起来行礼:“林叔。”

“姑娘不必多礼,近日可好?”

“很好,每天都很好。”说着,姜榆瞧了眼里面,眼睛里闪耀着得意的光。

跟她对视,孙师傅脸更黑了。

林管家也笑了笑。

“林叔今日是来找我的吗?”姜榆问。

她听说了,林管家最近忙得很,到厨房来定是有事的。

“正是,我来有一事要请姑娘帮忙。”

“何事您说?”

“是这样的,近日府上事物繁多,样样都需要我去处理,可这样以来就没办法好好照顾王爷。王爷这几日风寒复发,咳疾又重了些,身边不能没人,所以我想请姑娘代替我去照顾王爷几日可好?”

咳嗽的又严重了?

是了,咳嗽还没好就吃那么多辣的东西,不严重才怪。

姜榆腹诽,真是不知道王爷是怎么想的。

面上没显露出来,“我也是王府的下人,帮忙谈不上,照顾王爷是应该的。”

“那真是好了。”林管家笑着说,“对了,听闻姑娘厨艺甚妙,王爷近日食欲不佳,人清减了很多,能否请姑娘再做些新鲜的菜肴拿去給王爷品尝?”

“当然可以。”姜榆毫不犹豫的答应。

“如此,我便先谢过姑娘。”

“林叔客气。”

下午,姜榆便在灶台前想着要做点什么给王爷吃。

生病,胃口不好,要不就做开胃的山楂罐头吧!

姜榆在食材堆里找到了一直没用的山楂,倒水洗净,开始忙活。

做了一个多时辰,成功完成。

厨房里打杂的小厮们又闻着味道过来。

姜榆给每个人盛了一碗,他们尝完,纷纷束起大拇指。

还行,没做失败。

既然都说不错,那便给王爷送去吧。

因着王爷搬去了新院子,姜榆找路又废了些时间。

最后是个粗使婆子带她去的。

院子里很安静,空气中弥漫着花香,偶尔能听得书页翻动之声。

树下,白衣男子坐于石桌前,手中拿着书看的认真。黑色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与他纯白的衣衫形成对比。许是咳得不舒服,单薄身躯时不时的轻微晃动,还会歇上好一阵才会继续翻看手中的书。即使就是这样静静的坐着,远瞧也是高贵清雅,煞是好看。

姜榆在后边看着看着,竟是忘了过去。

“你还要在那站多久?”

姜榆听见声音回神,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又看人看愣了。

真是,丢死人了!!

她边在心里骂自己边走过去:“属下参见王爷。”

“免礼,何事?”

姜榆把碗放到桌上,公事公办的语气:“属下听林管家说王爷近日胃口不佳,所以特意做了碗开胃小食来给王爷品尝。”

萧景渊看着这碗红红的东西:“这是什么?”

姜榆脱口而出:“山楂罐头啊!”

萧景渊不解:“罐头……为何物?”

姜榆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想了想,道:“就是山楂…糖水。”

是吧,这样解释也行吧?

萧景渊点头,也没再问,勺子盛起一块放到嘴里。

酸酸甜甜,味道甚好。

以前还从未吃过这样的糖水。

姜榆站在一旁,观察着王爷的表情。

从眉头微皱,到逐渐松开,再到吃的动作慢慢变快。

看着也是喜欢吃的。

但是该说不说,美人儿吃东西的动作真是好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