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美人儿爱抢吃的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014字
  • 2022-06-22 22:34:34

姜榆就这么被安排着量了身。

从布庄出来,蒋沈二人又带她去买了很多女孩子的用品。

除了她强烈拒绝的胭脂水粉,其他该有的都买来了。

整整逛了一个晌午,她们才一道回去。

路上,蒋婆子又说她:“姑娘虽是御前侍卫,如今负责保护王爷,但终究是个女子。你这么年轻,不能整天老打打杀杀的,要学着打扮自己,让自己漂漂亮亮的,对自己好一点。”

沈婆子也说:“是啊,就算是府上的红荛姑娘,偶尔也会出来买几身漂亮衣服。哪像你,成天穿的不是黑就是灰的。”

红荛?

姜榆想起来了,那天来人刺杀的时候见到过,也是王府侍卫。

一个穿着红色劲装,气质很好的姑娘。

是那种很耐看的类型。

姜榆不说话,她们说啥她都听着。

回了王府,蒋婆子和沈婆子有事要忙,让姜榆自己玩,便各自走了。

姜榆晒了会儿太阳,肚子饿,去厨房。

孙师傅正在清洗食材准备午饭。

姜榆拍了他左边肩膀一下,从右边出现,探头一看:“这么多菜,孙叔要做什么好吃的啊?”

孙师傅低头洗着菜,故意地:“做什么都没你的份!”

“孙叔这么好,怎么会没有我的份?”

孙师傅笑了,骂她:“就你最贫!”

姜榆来渊王府这些日子,除了蒋沈两个婆子和林管家,最照顾她的就是孙师傅。

孙师傅是个面相和蔼的胖子,在王府做了很多年的厨师,手艺一绝。因着人好相处,颇受下人们的欢迎。

姜榆喜欢他,他长得可爱,四肢圆润,个子也高,肚子还大,活像真人版的功夫熊猫。

没事儿的时候总会偷偷戳他的肚子,手指会被反弹回来,甚至还会在他的厨房里捣乱,被他拿着擀面杖追着满院子跑。

姜榆四处找,没找到好吃的,忽然想起来自己还在厨房留了东西:“孙叔,我昨天做的东西您放哪了?”

孙师傅指碗柜上:“那呢。”

姜榆看到了,伸手把上面的坛子拿下来。

一开盖,满满的香味。

孙师傅也闻到了,放下手里的东西凑过来看。

坛子里满是浸泡在特制汤汁里的剔骨鸡爪,上面还飘着柠檬片、红红的小米椒粒,看着很是诱人。

这丫头之前让他帮忙多买些凤爪,昨天洗净之后又是用香料炖,又是剔骨,又是炒汤汁的,腌了这么久做出来是这样的吗?

他还从未见过这种做凤爪的法子。

姜榆盛了些到盘子里,厨房的人闻见香味都凑过来:“都来尝尝吧。”

所有人纷纷动筷。

半晌,厨房里爆发惊呼。

“天呐,我还从来没这样吃过凤爪,太好吃了。”

“酸酸辣辣的,咬下去没有骨头,吃着很痛快。”

“好吃,太好吃了!”

“吃的太过瘾了。”

厨房的杂役们赞不绝口。

孙师傅也竖起大拇指:“姑娘,这菜叫什么名字?”

“酸辣无骨鸡爪,不是菜,算是个零嘴吧。”

反正以前她总买来当零食,一买就买一桶。

“我做了这么多年菜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做法,可否告知我怎样去做?”

“行啊,”姜榆眨眨眼,拍了下自己憋憋的肚子,“作为交换,孙叔给做碗面呗,饿了。”

孙师傅又笑,“出息,等着!”

“要放很多辣椒那种。”姜榆补充一嘴。

孙师傅“嫌弃”地把人推开:“上一边等着去,别在这儿碍事。”

“好嘞。”

做好一碗面用不了多少功夫。

孙师傅这些天摸清了她的口味,放了很多辣椒,怕对胃不好,又加了些蔬菜和肉丝进去。

姜榆看着碗上一层的肉丝,还有最上面的荷包蛋,又看了眼孙师傅。

后者哼了一声,傲娇的走了。

心疼她其实可以直说。

姜榆又去拿了个碗,把肉丝菜跟面分开。

装的太满,没办法吃。

有无骨鸡爪还有超好吃的面条,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姜榆吃的开心,美得都要飞起。

也就丝毫没注意外面进来的身影。

萧景渊今晨便去了皇宫,皇帝召见,说是有要事相商。

刚刚从宫中回来,有些乏,想回去歇息。路过厨房,便瞧见了几日未见的人儿。

萧景渊不自觉的就走了进去。

孙师傅和其他人瞧见了,想要行礼叫人,被他抬手示意不用。

众人这才自己忙自己的。

她在吃东西,面前有两个碗一个盘子。正在吃的碗里是面条,上面飘着一层红红的辣油,几乎看不见面。边上的碗里装着的是蔬菜和肉丝,上面还粘着红,应该是从装面的碗里挑出来的。

盘中装着的是切开的鸡爪,不过没有骨头,像是凉拌的。里面也有辣椒,很多,盘边还有几片柠檬。

萧景渊皱了皱眉头。

辣椒和荤腥,他都不喜。

女孩吃相很好,但是速度很快,到嘴里的面条两口就没有了,然后继续吃,时不时夹一块面前的鸡爪,碗里的菜和肉丝,吃的高兴,还会轻轻晃晃脑袋,眼睛一眨一眨的,甚是有趣。

萧景渊看着看着,竟也有了食欲。

“孙师傅,把她吃的,也给本王来一份。”

姜榆听见声音,猛地抬头。

渊王今儿穿的是件黑色绣花宽袖长袍,上边用金线绣着皇家独有的花纹。平常只用一根丝带系着的头发现在全部用金冠束起,瞧着不像之前那般娇弱,颇具皇家的尊贵与威严。

这衣服她也见萧君轩穿过,应该是王爷们的官袍。

但渊王穿着更好看些。

啊呸,姜榆你在想什么!

这人什么时候进来的?

她站起来,觉得失礼,嘴上的辣油都没来的急擦:“属下参见王爷。”

“免礼,你继续吃你的。”萧景渊坐在她对面,问孙师傅:“这盘可是你新作的菜品?”

“不是,这是姑娘做的,我也是第一次。”孙师傅犹豫了下,还是说了一句,“王爷,这面很是辛辣,要不我给您做些别的吃食吧?”

“本王要和她一模一样的。”萧景渊重复了一遍,筷子夹起一块凤爪放入嘴里。

“哎王——”

姜榆话还没说完,萧景渊眉头一皱,一滞。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咳嗽上了。

程泰马上倒茶。

姜榆刚才是想说,这凤爪也很辣的。

她口重,做的时候就多放了些辣椒。

平常人吃也就还好,但还咳嗽的人吃,嗓子会很痛的。

而且,看他这样,应该也没怎么吃过辣吧?

姜榆看向孙师傅。

孙师傅把新煮好的面拿过来,口型告诉她:“王爷从不食辛辣之物,不爱荤腥。”

一点辣都不吃,难怪长的这么白,皮肤又这么好。

姜榆看他咳得实在太难受了,于心不忍:“王爷,要不您……”

萧景渊摆摆手,鼻尖有汗珠,咳红了脸:“无事,你坐下吃你的。”

姜榆回:“王爷,属下跟您同桌吃饭,这不和规矩。”

“你不是一直说人人平等?咳咳……能和老八一起吃,和本王怎么就不能了?”

那个二货心大,又傻,当然能跟他一起。

萧景渊吃了一口面,又缓了好半天,辣出眼泪:“怎么还不吃咳咳咳咳……面快凉了。”

行吧,你让我坐的。

“是。”

姜榆坐下,自顾自的吃自己的。

——

这顿饭,姜榆吃的很开心,碗和盘子都见光。

倒是对面那位……

吃一口,咳一阵,歇一会儿,再继续吃。

已经汗如雨下了,不知是辣的还是咳的,还是要吃。

姜榆瞟了一眼,一碗面一小半都没吃完。

茶倒是喝没了两壶。

再看这人,饶是被辣的再不舒服,吃面的动作也极是优雅,不发出一点声音。

那双桃花眼,被辣的出了生理眼泪,渊王用手指拭去,倒是沾湿了长长的睫毛,一颤一动,惹人恋爱。

姜榆看不下去美人儿遭这罪,把他面前的碗盘拿走。

“咳咳咳咳……”

萧景渊想问她要回来,又是一阵咳嗽。

姜榆把面和凤爪都倒了。

吃不了还硬吃,这美人儿王爷脑子有病。

她在心里骂着,手上却是没闲着。

在锅里加水烧开,放米,小火炖成米粥,鸡脯肉切丝洗净用清水泡一下,而后用盐稍腌一下,少许粉芡抓匀。待米粥煮好后下入鸡丝,又加入了些备好的胡萝卜丝和香菇。煮熟起锅,装碗,淋上香油,撒上葱花,一碗香喷喷的鸡丝粥就做好了。

姜榆洗净手,擦干,戴好手套,把粥放到桌上:“王爷风寒未愈,还在咳嗽,吃不得辛辣之物。这鸡丝粥营养健康,补身养胃,您还是多吃这个较好。”

萧景渊盛起一勺放到嘴里。

米粒软绵绵,鸡丝入口即化,滋味非凡。

刺痛的嗓子因这鸡丝粥的划过舒坦了不少。

不觉间,一碗粥就没了。

程泰扶着人站起,看着也总算没吃面时的难受:“你厨艺甚好,闲了可以来帮帮孙师傅。”

“是。”

“王爷,我不……”

用字还没等说,渊王已经走了。

孙师傅头疼。

姜榆正对他微微笑。

这么一个小恶魔总来厨房,这里以后怕是要闹翻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