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妖孽的美貌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685字
  • 2022-06-22 18:40:45

三天后,姜榆左臂伤处拆线。

纤细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肉红的伤疤。

不仔细看,像条蜈蚣。

又丑又吓人。

残阳想给她调些药水把这疤去了,被姜榆拒绝了。

以她的话来说,行走江湖,身上怎么能不留疤呢?

残阳觉得师姐是这个世界上最特别的人了。

别的女子身上只要有一点点伤痕都难过到不行,只有她,一点都不在乎。

好吧,他师姐果然是他师姐。

翌日。

早上练完功,刚吃过早饭,萧景烨就来找残阳。

这几日他天天来,早上把人带走,晚上把人送回来。

姜榆猜是带他出去玩了。

今天他要上山打猎,叫残阳这个侍卫跟他一起去。

残阳很想去,看姜榆,眼神询问她的意思。

姜榆没理由不答应,嘱咐他注意安全。

残阳高兴的跟着萧景烨走了。

打扫完卫生,给姜滚滚的碗里填满食物和水,姜榆也出了门。

在家休养了三天,该去王府了。

早上有些清风,很暖,天上偶尔飞过几只燕子,叽叽喳喳叫的欢快。

姜榆今日穿了件新作的银纹细丝骑装,戴着半指手套,手拿长剑,一如往常。

她不爱穿裙子,嫌麻烦,衣服都是清一色的骑装。

渊王府大门口洒扫的几个下人远远就瞧见了她。

没办法,在一堆普通人里,她实在太出众了。

无论是气质还是样貌,都很难让人不注意到。

待她进来,下人们你看我,我看你,壮着胆子和她打招呼:“早。”

姜榆浅浅颔首:“早。”

下人们有些惊讶。

她会和他们打招呼。

也没有看上去那么不好相处嘛。

姜榆往里走了走,眼睛里有点迷茫。

这里太大了,该往哪儿走?

前几天来的时候是萧君轩带的路,她连看都没看就跟着走了,哪里是哪里都不知道。

路痴这个时候就很发愁。

林管家像往常一样带人去后院洒扫,瞧见了这个站在那儿一脸懵的女子。

“姑娘来了。”

姜榆回神,抱拳行礼:“林管家。”

“叫老奴林叔就好。”林管家很喜欢这个话不多的漂亮姑娘,笑眯眯的,“怎么站在这儿?”

姜榆不好意思:“我不认得路。”

林管家了解了:“头一次自己来王府,难免不认识路,跟老奴走吧,老奴带姑娘去找王爷。”

“多谢林叔。”

姜榆不爱说话也不爱笑,跟在林管家身边走像个移动的木桩。

林管家自然而然地就来缓解尴尬的气氛,像聊家常一样:“姑娘芳名是什么?”

“我叫姜榆,您可以叫我阿九。”

本来是糊弄萧景烨那个二货的,现在也就这么叫着吧。

“芳龄呢?”

“十九。”

“比我家王爷小了三岁呢。”

“哦。”

姜榆不会接话。

二十二岁,跟她在现代的年龄一样大。

场面又尴尬了。

但她很快发现了另外一件事。

走的这一路,她没看见一个年轻的丫鬟。

包括林管家身后的下人,都是男子。

偶尔路过的,也都是粗使的中年老妇。

姜榆认为这是个话题,便问道:“林叔,府里怎么不见年纪小的丫鬟?”

林叔答道:“原来是有的,但自从有个下贱胚子企图给王爷下药想要做渊王妃,害得王爷昏迷了数日后,王爷就下令王府内不允许再有任何一个丫鬟。即使是有些细致活需要女子来做,买进府内的也是上了年纪成了家的妇人。”

姜榆点头,没问那个丫鬟最后怎么样了。

给这么个病美人下药,还害得他昏迷,下场一定很惨。

最起码,也是砍头这种的吧。

后院。

走过两条廊道和一个荷花池,姜榆看见了正在院子里躺在摇椅上晒太阳的渊王。

他闭着眼在睡觉。

林管家没上前通报,把声音降低:“老奴还有事情要做,就先告退了,姑娘自己过去吧。”

“好。”

林管家带人走了。

姜榆不知怎的,也放轻了脚步,悄悄的走过去。

站在他前面,不知道是开口还是不开口。

美人儿睡的这么香,不太忍心叫醒。

“嘘嘘——”

摇椅后边的人嘴巴弄出声音叫她。

姜榆看过去。

是漂亮美人儿的丈夫。

啊呸,是王爷的侍卫。

程泰朝她努努嘴,捂着肚子一脸“扭曲”的表情,指指自己左边,指指她,又指了指他现在站的地方。

意思是,肚子疼,想上茅房,你过来帮我在这儿守着呗?

姜榆点头,挥挥手,让他快去。

程泰一溜烟似的跑了,可见有多急。

姜榆站到了摇椅后。

无聊的看看天,看看地,最后看向了摇椅上的人。

他睡相很好,盖着毯子,两手交叠放在毯子上,规规矩矩的。

那手纤细修长,骨节分明,指尖如削葱,在太阳的映射下几乎透明。

大病未愈,气色很差。睡的很香,浓密的睫毛根根立着,又长又卷,叫人好生羡慕。

啊,好长的睫毛。

啊,好想把它们都拔下来当作自己的。

这是姜榆看到他的睫毛后第一个想法。

盯着他看了几眼,姜榆挪开了视线。

再看就要嫉妒的把他脸扒下来了。

长的白,皮肤好,睫毛长,鼻梁高,脸蛋很有线条感,无论是占了哪一个条件都够骄傲一阵子,更何况这位王爷全都占了。

姜榆摸摸自己的脸,叹了口气。

果然啊,女娲娘娘在造人的时候就是这么的不公平。

怎么偏偏他生的这样好看!

早上的太阳没有晌午时候那么大,但是很暖和,姜榆站在摇椅后面晒了一会儿,有点困了。

这是她来了这个世界后的新癖好——晒太阳睡觉。

她喜欢在暖洋洋的日头下入睡的感觉。

眼皮几次合上分开,合上分开,打架半天,实在撑不住了。

就眯一小会儿。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然后眼皮就彻底合上了。

站着睡这个特技还是姜榆高中时候练出来的。

她不爱学习,上课总睡觉,老师罚她去教室后面站着。她就抱着课本,耷拉着眼皮,刚开始还能听两句,后来就直接睡过去了。

站着睡的,睡的还特香。

老师自此之后对她绝望了。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摇椅上的人睁开了眼。

那双桃花眼里,没有一丝刚睡醒的意思。

萧景渊没睡。

准确点来说,是林叔带人过来的时候他就醒了。

他没说话,装作还睡的样子,很想看看她会干什么。

最初还能听见她叹气和衣服摩擦的声音,之后就只有平稳的呼吸声。

是睡着了吗?

他又听了一会儿,呼吸频率没有改变,果真是睡着了。

萧景渊这才“醒”过来。

他稍稍扬了下头,看见姜榆的脑袋在一点一点的。

很像小鸡啄米。

之前无论在什么地方警惕性都那么高,现在怎么这么放心的就睡着了?

萧景渊唇角上扬。

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他掀开毯子,轻轻的坐起来。

“吱呀——”

摇椅一动,还是有声音。

姜榆当即就醒了。

眼睛里都是红血丝,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刚才睡着了,懊恼的拍拍脑袋。

看见摇椅上的人醒了,姜榆又想,自己在偷偷睡觉有没有被他看见呢?

萧景渊从摇椅上站起来有点快,眼前发黑,身子有些踉跄,下意识去抓身边的东西。

抓住的是一只手。

带着手套,指尖很凉。

眼前的黑好一阵才散去,萧君澈晃了晃头,清醒了些。

这才看见手的主人是刚才偷着睡觉的女孩。

现在站到他边上,歪头看着他,好像很怕他晕倒。

姜榆被他看的不自在,收回手,往后退了一步,行礼:“王爷,属下送您回去休息吧。”

冷淡,公事公办的语气,拒人于千里之外。

跟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一模一样。

萧景渊理理衣衫,两手覆于身后:“不用,本王自己回去就行。你第一天来王府,四处转转熟悉一下吧。”

姜榆觉得不合适:“您身体不适,属下还是把您送回去吧。”

看他还是很难受的样子,万一晕倒了怎么办。

萧景渊往左边走:“本王要去沐浴,你要跟着去吗。”

姜榆:“……”

行吧,您走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