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下山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390字
  • 2022-06-20 21:54:30

姜榆听着,沉默了。

师父和大师姐为救他二人被杀,按理她自是要为他们报仇。

可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

“师姐,我真的好想他们……”说着说着,声音染了哭腔,呜咽出声。

姜榆也红了眼,不善言辞的她轻拍少年的后背,安静在边上陪着。

残阳身子一颤,靠在她的肩上,嚎啕大哭。

分明还是个孩子的年纪,亲眼目睹亲人惨死,又独自照顾身受重伤的她这样久。心中害怕委屈无人诉说,一直默默承受,如今终于爆发了。

“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姜榆柔声安慰。

风儿轻轻,杨柳依依,带走了少年哭泣的声音。

——

三日后,姜榆和残阳决定下山。

一方面是为了用自己所学下山救人,另一方面是为了调查师父和大师姐被杀之事。

残阳曾说,他偷偷潜回去为师父和大师姐收尸时,在师父手中发现一血色玉佩。玉佩上以金丝为边,刻有一“谢”字,应该是师父从蒙面人身上所拽下。

姜榆觉得,这是唯一能够深入调查的线索。

离开前,二人到师父和大师姐墓上祭拜。

依山傍水,草木茵茵,鸟鸣婉转,是一处长眠的宝地。姜榆端着一碗酒,站于墓前,“师父,师姐,我与残阳此次下山定会将杀害你们之人找出,也会帮助山下百姓摆脱疾病之苦,就请你们在此好好安息。”

“对,我会好好照顾师姐的!”残阳保证。

姜榆笑笑,与他一起将碗中的酒洒到地上,深鞠一躬,转身离开。

——

山下,红城。

姜榆印象中的古代城池,除去那些战乱纷飞的国家,大部分都是百姓安居乐业,市集热闹非凡的景象。

可从未想过是眼前这样。

百姓席地而卧,面容枯槁,双目无神,骨瘦如柴。尚有力气之人还勉强能站起身找些水喝,而那些病入骨髓之人,只能无助的靠在一边,等死。

官兵分批在城中巡逻,面带方巾,对于这些害病的百姓嫌弃之极。他们不时会对躺在地上的人踹几脚,确定是否死亡。若是没有反应,就会将他们抬到板车上拉走,再集中烧掉。

不少都是失了父亲,丈夫的妇女孩童,他们哭喊着求官兵不要带走他们的尸体。得来的却是一顿毒打和臭骂。

哭泣,哀嚎,呻吟声充斥整条街巷。

姜榆看着这些,一时无话。

“来来来,过来盛粥。”几个官兵搬着一个大木盆从远处走来,将其放在早已摆好的桌子上。百姓见有粥可喝,纷纷挣扎着起身排队。

“快点快点,下一个!”派粥的官兵不耐烦的让他们快点走,唯恐他们身上的病会传染给自己。

前面排队的中年男子离开,身后的老伯拄着用木棍做的拐杖,费力的向前走。他面色灰暗,嘴唇发青,满是补丁的衣物下是骨瘦如柴的身躯。仅仅几步路的功夫,脚下像是长了钉子,走的很是艰难。

“能不能快点,不能快点就别吃了!”官兵看见他这般费劲的模样,燥意更浓,恨不得立马把他拎到一边打一顿。

“你——”

老伯欲与他辩解,内心焦急,不住的咳嗽,想说的话卡在嗓子里怎么都说不出来。两下一冲,急火攻心,硬是口吐鲜血,昏倒在地。

患瘟疫者,就连血液都会被认为带着病。官兵见桌上的血,怒火中烧,忍了半天的火气一瞬间爆发。

他把老伯拎到一边,一脚一脚朝他身上猛踹。

“老不死的,在这里误事,我叫你磨磨蹭蹭,叫你吐血脏了桌子,我叫你吐,叫你吐!”

老伯年纪大,患了瘟疫本就身子虚弱。被他几脚踹下去,先前还能哼哼几句,后来干脆进气多出气少,几乎没了活气儿。

“唰——”

派粥官兵踹的正爽,一道破风之声从远处飞过。待他反应过来,膝盖剧痛无比,一银色飞镖插入其中。

力度之大,几乎快将膝盖骨贯穿。

官兵当下大叫一声,倒地哀嚎。

其他官兵见此状,察觉敌意,纷纷拿起手中长枪做防御状。其中一人喊道:“来者何人?”

然而他们并没有得到那人的回答。

霎那间只觉一身影飞速朝他们奔来,双脚蹬地,凌空而起,朝着他们胸口连续飞踹,而后稳稳落地。

再瞧那官兵,哪还有站着的人?长枪四散,人倒在地上,捂着胸口,痛的无法站立。

“狗奴才,滚!”

官兵的眼中,一手执长剑,白纱遮面,身穿黑衣的女子站在他们面前。身材相貌都是少见,难得的清冷美人儿。

就是这周身气场,让人脊背发凉。

他们捡起长枪,互相扶着逃了。

姜榆忍无可忍。

她最看不起恃强凌弱,欺负老弱妇孺之人。

要是再碰见,必然打到他们连妈都不认识。

她走到那被打老伯身边,残阳已将他扶起,正为他把脉。稍过一会儿,残阳开口道:“没死,还有救。”

“那就好,你救他,我去给其他老百姓分粥。”

“好。”

百姓们经历刚才一幕,还未缓过来,也不敢贸然上前拿粥。见那黑衣女子过来,大家都齐齐地看着她。

姜榆拿起勺子,跟他们解释:“我不是坏人,我是来帮你们的。现在要盛粥的排好队,不着急,慢慢来。”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半天,有人打了头阵。看到姜榆真的不是跟官兵一样的坏人,才一个接一个的上前取粥。

姜榆盛着粥,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

一勺下去,基本看不见米,分明就是一碗米汤。

不,或许应该叫水。

加了几粒米的水。

再看看这些百姓,重病缠身,本就已经很难受。渴望着他们的官府,青天大老爷能为他们做主,为他们治疗疾病。可不仅没能得到他们期望中的那样,反而被欺负压迫到连最起码的温饱都不能解决,每日喝着加了几粒米的水的水度日,该是有多难熬。

姜榆不禁感叹,原来不管什么样的朝代什么样的国家,都会有朝廷触及不到的黑暗面,贪赃枉法欺软怕硬之人,还有受苦受难的百姓。

——

残阳为老伯用针灸治疗,刺激穴位。几个时辰后,老伯转醒。

“老人家,您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虽被打的意识模糊,但陷入昏迷前他还是记得出手相救的二人。老伯没有力气,无法起身感谢,只得拱手作礼:“老朽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无妨,我刚才简单的给您处理了伤口,您身子虚弱,脉象不稳,要好生休息才是。”

“唉……年纪大了,死不足惜。可这一城百姓却不该都因瘟疫而丧命啊咳咳咳咳咳…”老人说着说着情绪激动,不住的咳嗽。

残阳正安抚着老伯的情绪,姜榆从外面赶回来,手拿一些药材,面色沉重。

“我从药堂找的,拿着给他们治病。”她把手中之物递给残阳,“我四周转了转,整个城中几乎全部都是得了瘟疫的百姓。附近的药堂大门敞开,里头连大夫的人影都没见着。”

正常来说,若城中大面积爆发瘟疫,首先就是要将患者隔离,随后官府则会将所有大夫聚集在一起,集中为他们诊治。

可现在看来,好像官府并没有这么做。

任疫情肆虐,连大夫都不见踪影。

姜榆觉得不对劲,蹲在老伯身旁,向他询问:“老人家,这里的官府不派人来给你们治病吗?”

“哪有人啊,都死绝喽。”老伯叹气,“那日城主召集了所有的大夫去他府上,说是家中有人染了怪病叫他们前去医治,之后便再也没回来。再然后,连城主也死了,现在是他的儿子管着。”

一旁的妇女接着说道:“城主是个乐善好施,爱民如子的大善人。而他的儿子却不学无术,经常仗势欺人。城主死后,他把药堂中所有的珍稀药材全部都收到自己府上,大门紧闭,每天只派人给我们送一次粥,让我们自生自灭。”

“啪!”

姜榆手里的石子被攥的粉碎。

置一城百姓的生命于不顾,只管自己的死活,简直欺人太甚!

她忍下怒气,安慰道:“大家放心在此休息,我们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你们。”

“谢谢,谢谢啊。”

“谢谢你们。”

“多谢二位。”

百姓们纷纷感谢,姜榆点头回应,目光停在他们化脓溃烂得伤口上,若有所思。

和他们了解完基本情况,姜榆去外边找残阳。少年正在把药材放在干净的桌上摊开查看,眼睛发直,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样,都能用吗?”

“能是能,但不是根治的药材。”残阳把它们分类包好,迟疑了下,说道:“师姐,我觉得他们这好像不是瘟疫这么简单。”

“怎么说?”姜榆认真的听他讲。

“一般感染瘟疫者,主要表现为乏力,高热等症状。他们身上都有红疹,脓包,是天花无疑。可奇怪就奇怪在这儿,正常的脓包破裂结痂后一般都是留下痕迹的,而这些百姓不仅没有结痂,甚至还在向四周呈扩散状的溃烂,伤口呈黑紫色,还…还……”

“还好像有破开皮肉,深入骨髓之意,对吗?”姜榆接过他的话。

残阳点点头,与师姐的想法不谋而合让他更加自信,底气十足,“他们应该是中毒了,且此毒罕见。”

姜榆眉头皱起,问道:“那他们是集体中毒还是互相传染?”

“这就尚未可知,有的毒也是有传染性的。但现在可以肯定,他们绝对不是得了天花。”残阳坚定的说。

若是普通的瘟疫,他还有方法可救。

可这是罕见的中毒,连所中何毒,如何中毒都不清楚,这让他怎么去救人?

得出结论的高兴表情在脸上挂了没几秒,残阳又战败似的垂下头。

姜榆没说话。

她站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半晌,她轻笑一声,双手环胸:“城中百姓受此大难,城主府大门紧闭,安然无恙。你说,我们要做些什么呢?”

残阳没跟上她的脑回路。

瞧她眼中泛着狡猾的光,直觉告诉他肯定没什么好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