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有钱人的世界不可思议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676字
  • 2022-06-22 18:28:10

接下来的时间,众大臣皆无本可奏。

“既然没事,那就退朝吧。”

恒元帝心情极好地哼哼着走了。

文武百官行完礼,视线再一次全部集中在殿门口的女子身上。

姜榆全程无视,恒元帝走完她也走。

残阳跟在身后,没声音。

师姐心情不好的时候,不说话就是最好的保命手段。

金銮殿外,太阳高升,阳光直射,把原本冰凉的台阶照的很暖。

姜榆一阶一阶地往下走,有些心不在焉。

皇帝这两道圣旨又把她的计划打乱了。

她是真的很想安安静静在陵城待着,等镇远侯谢遂回京。可这些自从她接下皇帝让她查失踪怀孕女子和孩童的圣旨开始就不可能了。

老实说,在红城不是她想帮烨王,而是因为救百姓需要他的帮助,所以才会去找他。

没想到这件事却被他传回了朝廷。

来陵城之后又误打误撞的在御史府碰见了烨王,又拜他所赐,不得不遵照皇上的指令,解决了前些天的事。

这下好,估计她的“威名”得传遍整个陵城了。

只要镇远侯一回朝,肯定就会知道她的事。如果他真的是杀害师父和大师姐的幕后真凶,一定会有所防备,想要杀了他就更难了。

要是去做了什么渊王的护卫,去刺杀镇远侯还很有可能牵连无辜的人。

她跟残阳倒是可以抗旨甚至到时候一走了之,可对于素未谋面的渊王或者烨王来说,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现在,想走都走不了了。

一堆想法在她脑子里乱糟糟的,她烦的快要炸了。

身后有噔噔瞪的脚步声。

不回头都知道是萧景烨那个二货。

某二货走她边上,止不住的哈哈大笑:“小美人儿你太厉害了,本王还从来没见过冯老匹夫那个样子,你竟然把他气晕了,看着太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姜榆没理他。

萧景烨快要笑岔气了才停下来,看她脸色不好,以为她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嘟着嘴拽她袖子,摇啊摇:“本王不是有意拽痛你的,本王给你赔罪了,你别生气了呗。”

“没生气。”姜榆把自己袖子拽回来,沉着一张漂亮的脸蛋。

既然不是因为他生气,那为什么还是不开心呢?

萧景烨想了想,觉得是那个侮辱她父母的文官让她烦了。他拍拍自己的胸膛,跟姜瑜说:“小美人儿你放心,本王一定会好好帮你教训那个侮辱你父母的人的,你就别因为他不高兴了。笑一个,笑一个呗?”

说完,他咧开嘴笑,露出一口白的晃眼牙,扭动脖子,抖动肩膀,做了个鬼脸。

“笑一个呗!”

“笑一个呗!”

“笑一个笑一个嘛!”

鬼脸在她身边做环绕运动。

姜榆觉得他像自己以前买过那个会动的向日葵玩具。

她无奈,不由自主的扬了下嘴角,笑了。

坏心情一扫而空。

她笑了,萧景烨也笑了,大眼睛一笑的的时候就弯成了月牙,可可爱爱的。

最近这段时间一直都很忙,他瘦了不少,原来肉嘟嘟的脸蛋都凹进去了,脸颊有了点线条感,更显得那双圆眼出奇的大。

虽然瞧着也挺帅的,但是姜榆还是觉得他胖一点萌哒哒的比较好看。

“你这几天有时间吗?”

萧君轩点头:“有啊,本王大把的时间闲着,怎么了?”

“来我家吧,我给你做好吃的。”

一说到好吃的他就眼冒星星:“好啊好啊,本王一定去。”

小美人儿的手艺可好了呢!

聊着聊着就到了宫门口。

烨王府的马车在等。

姜榆指指左边,是回家的方向:“那我们就先走了。”

刚踏上马凳的萧景烨又把脚收回来,拉着残阳:“干什么?你要把本王的护卫带哪儿去?”

残阳:“……”

姜榆双手环胸,默默看着这个戏精。

“本王的侍卫就该跟本王走,”萧景烨连拉带拽的把残阳推上马车,带看不看的往姜瑜那边瞄,“本王要去四哥那儿,小美人儿是四哥的贴身护卫,要不要一起去啊?”

姜榆不想拆穿他的小伎俩,跟着上车了。

萧景烨最后一个上去的。

笑得合不拢嘴。

果然啊,把残阳要过来是对的,这样以后就有更多的理由去找小美人儿了。

他真是太聪明了!

——

渊王府离皇宫有点远,但却是除了皇宫以外整个陵城地理位置最好的地方。

萧景烨跟姜榆说他四哥的事情说了一路。

说他四哥拥有天下最好看的容貌,最聪明的头脑,是整个南国最有才华的人。因为幼时遭遇一场变故受了重伤,打那之后身体就一直很差,到现在都没怎么好。皇兄心疼他,不想让他操劳,所以就让他做了个闲散王爷。

还说他四哥人非常好,对下人也很温和,从来都不会发火,做他的侍卫也很轻松,每个月都会得到很多赏赐。

总之,提到他的四哥,萧景烨说的眉飞色舞,眼里都是崇拜。

姜榆很熟悉这种表情。

就好像当初她和别人说起她的哥哥一样。

马车在渊王府门口停下。

石恒挑开车帘,伸手先把姜榆扶下来。

姜榆站定,抬头看了眼王府大门上挂着的牌匾,表情有点怪怪的。

萧景烨拉着残阳就不撒手了:“看什么呢?走啊。”

“哦,好。”

王府守卫跟烨王都熟的不能再熟了,见到他都笑咪咪的行礼:“见过烨王殿下——”

“免礼免礼。”萧景烨笑的像朵花,又蹦又跳的往里走。

姜榆跟在后面走的慢。

她在想那块牌匾要是拿回现代卖能值多少钱。

沉香木啊,那么大一块。

就这么做了块匾挂在大门上边风吹日晒的,都不觉得暴殄天物的吗?

啊,这有钱人的世界。

如果说门口的那块牌匾就已经让姜榆有点惊住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这一路就震惊了她的三观。

不说别的,就单说用来观赏的花草品种,她有很多连见都没见过。

还有府内的装饰,大到房屋木材用料,小到边边角角的点缀。

无一不透露出两个字——奢华。

还是那种乍一看不怎么样,仔细看就惊掉你下巴的那种奢华。

简称,低调的奢华。

最重要的一点是,姜榆觉得自己走了好久,但萧君轩却说连正院都还没走到。

姜榆就很无语。

真的,就是一个住的地方,要不要建的这么大?

毫不夸张的讲,她觉得这里比现代社会两三个镇子加在一起还要大。

皇上要不干脆给他亲爱的四弟再建个皇宫得了。

姜榆翻了个白眼表示她对这些有钱有权的上层人士的“鄙视”。

是的,相当“鄙视”。

跟着萧景烨一路走,七拐八拐的,总算到了地方。

姜榆又一次抬头看牌匾,上面三个大字:“飞鸾阁。”

哦,挺好听的。

哦,又是沉香木。

哦,这有钱人的世界。

里面走出来一个慈眉善目的长者,和萧景烨行礼。

看穿着打扮,不是普通的下人。

年纪又比较大,应当是管家吧。

姜榆听萧君轩叫他林叔。

王爷叫叔,辈分应该也很高。

萧景烨问起他四哥的状况。

林管家语气轻松:“殿下放心,王爷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今天精神不错,现在正在榻上卧着看书呢?”

目光瞧见他身后的女子:“这位是……”

“哦,忘了介绍,这位呢就是在红城帮本王救了一城百姓,这次又找回失踪的女子婴儿,还救了四哥的小美人儿姜榆。边上这位呢是她的师弟,医术比太医都厉害。皇兄叫他们两个一个做四哥的侍卫,一个做本王的侍卫,顺便再给四哥调养身体。”萧景烨轩把两个人拉过来介绍。

姜榆对林管家行礼:“见过林叔。”

“见过林叔。”

林管家瞧这两个长的一个比一个好看的孩子,心里很是欢喜,又是救了他们家王爷的恩人,更是充满感激:“那你们先进去聊着,老奴去准备一些吃食过来。”

“好,谢谢林叔。”

萧景烨进屋,声音像一只欢乐的鸟:“四哥,四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