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两个侍卫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28字
  • 2022-06-22 18:25:35

冯相被抬走,文武百官安静下来,等着宝座上那位说话。

恒元帝这时才认真的看殿下的女子。

明眸皓齿,姿容超凡,眉宇间的戾气隐藏得很好。清冷漠然,桀骜不驯,一看就是个难管教的主。

八弟同他们说过很多次她长的有多么多么好看,多么多么的有气场,恒元帝只当他是夸大其词。今日一见,他甚至觉得他语言的描述太过简单。

姜榆同样也在看他。

跟萧景烨长的很像,圆脸,有点瘦,五官精致,但不像萧景烨那么孩子气。他比较硬朗一些,又有帝王威严加身,看上去很有气魄。

总之,是个走硬朗路线的帅公子。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恒元帝问。

“草民姜榆。”

“草民残阳。”

“你二人在红城时协助烨王抓获毒害百姓的幕后黑手,捣毁西域人藏尸之地,救了一城百姓。此次又救回了失踪的怀孕女子和孩童,找出了朝中西域人的间谍。两件事情加在一起功劳甚大,说说,想要朕怎么赏你们?”恒元帝今天心情很好,“要不就——”

姜榆抢过话头,行礼,可认真可认真的说:“回皇上的话,草民什么都不要,您赏草民钱就行。”

恒元帝:“……”

还从来没见过找他要钱要的这么直接的。

不过他喜欢直接的人。

“好,朕就赏你们二人黄金万两,金银珠宝各十箱。”

有钱姜榆就高兴:“草民谢过皇上。”

姜榆高兴残阳就高兴:“草民谢过皇上。”

“哦对了,朕听八弟说你们二人武功高强,一个擅长解毒,一个擅长医术,可有此事?”

姜榆觉得他下一句话肯定没什么好事,应该是要赏他们什么官位,于是便道:“擅长不敢当,会一点点而已。”

会一点点?

会一点点轻而易举把太医都解不了的毒解了?

会一点点把太医院的院首都打败了?

她怕不是对会一点点有什么误解吧?

恒元帝想了想,说道:“朕再封你们二人为御前带刀侍卫,可随意进出皇宫。姜榆昨日帮渊王解毒有功,朕便将李大人的宅子也一同赏赐给你们。”

姜榆不太想谢恩。

残阳也没动。

果然,果然赏了官位!

不是说朝中没有女子当官的嘛!

这个时候怎么不讲究尊卑贵贱,男女有别了?

姜榆此刻非常希望身后这群人说点什么。

只要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对,她立马就推辞说不能担此重任!

文武大臣议论纷纷。

说的还真就是朝中从无女子做官的先例,哪怕侍卫也没有女子。

但就是没有人出来说不行!

姜榆好烦。

一群胆小鬼,敢不敢出来跟皇上大声说我不同意?

就会在下面叨叨叨。

恒元帝咳嗽一声,话还没说完,“但朕又不缺侍卫,那这样吧,朕把你赐给渊王,贴身保护他的安全。渊王刚刚解了毒,你顺便帮他调理身体。而残阳就赐给烨王做贴身护卫吧。”

姜榆不开心,又不能摆在脸上,抱拳回到:“回皇上的话,草民不擅长医术,不会调理身体。”

“那就专门负责保护他,调理身体的事情就交给你师弟,反正八弟也常去渊王府。”恒元帝说的理所当然。

“皇上,草民——”

“朕的话既然说出,概不收回。”恒元帝不容她拒绝。

姜榆没法反驳了。

心情差到极致。

这又跟朝廷扯上关系了。

文武百官都知道他们了。

还在王爷府上做侍卫。

她现在只想对天骂一句TMD!

“皇上,您可否能再赏给草民一个恩典?”

恒元帝点头,心情好什么都答应:“你说,想要什么?”

“您赏给草民一个恕草民无罪的口谕就行,就是接下来草民做什么您都恕草民无罪。”姜榆再次行礼,淡淡然的样子。

恒元帝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想了一下,准了。

姜榆往后退了几步,左边站的是文官。她退到第四排,看最边上的那位:“刚刚你说我是个来路不明的野丫头,我的父母是地位卑微身份下贱的贱奴是吗?”

那文官是户部的人,被她盯的全身发麻,咽了下口水,挺直身板,壮着胆子:“本官难道说的不对吗?你——啊——”

话没说完,就听“啪”的一声响,那文官身子一趔趄,脸撇到一边,被扇了。

姜榆给了他一耳光。

这一巴掌她用了力气,声音特响。那文官脸顿时肿起,嘴角淌血。

他捂着脸,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个小了自己几十岁的女子扇了,还是在金銮殿上。面子挂不住,满眼怒火:“你竟敢殴打朝廷命官,你——”

姜榆懒得听他废话,单手把他拎出来,一脚踹他肚子上。

踹飞了。

是的,没错,踹飞了。

那文官直接飞到殿外,躺在地上不动了。

武将们目瞪口呆。

刚刚那个文官虽然年纪大了,但好歹也是个身高八尺的男子,就这么被一个女子一脚踹飞了????

姜榆走到大殿门口,扫了扫衣摆的灰,嫌脏,看向那人,眼神阴鸷:“说我可以,但你侮辱我的父母,我就敢要了你的命!”

她刚才听见了,这个人在皇上封她为侍卫的时候在后面骂她,也在骂她的父母。

虽然这不是在现代,但不管是在什么地方,没有人能骂她的父母。

恒元帝这个时候就明白她为什么要要一个恕她无罪的口谕了。

当庭殴打朝廷命官,她真是有史以来第一人。

不过没关系,打的好。

他同样厌恶这种侮辱长辈的人。

恒元帝冷了脸,下令:“身为朝廷命官竟敢口出秽言,来人,把他带下去,扣除三月俸禄,回府反省。”

“是——”

文武百官:“……”

在金銮殿上打人都没被罚,看来这女子不简单啊!

他们纷纷看向姜榆,意味深长。

残阳在后面叹气。

为那个文官叹的。

师姐现在心情正不好呢,这人还敢惹她。

是嫌命够长?

被打成这样真是活该倒霉!

呸,还辱骂师姐的父母双亲!

打死也不多,哼!

残阳朝他呸了一口,翻白眼,心里诅咒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