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给渊王解毒,皇帝召见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632字
  • 2022-06-22 18:32:18

拉的是她伤还没好的左胳膊,用了力气。

很疼。

姜榆一把甩开,本身脾气就上来了,伤再一疼,整个人烦燥到要命,想打人:“再他妈碰我一下试试!”

残阳看到她胳膊都在抖,也生气了,立马护到她前面。

萧景烨愣了一下,拍拍脑壳,意识到自己刚才不礼貌,“对不起对不起,是本王失礼了。事出有因,本王着急,小美人儿你跟本王走一趟,有人需要你去救。”

“救人?救人找太医,我不会。”姜榆相当暴躁。

“不是不是,是中毒了。所有太医都没办法,你解毒这么厉害,你跟本王去救救人吧。”萧景烨急得直跳。

姜榆暴躁不减:“太医都没办法我能有办法?”

她现在在心疼她的门。

萧景烨快哭了。

他一这个表情姜榆就没脾气了。

行吧行吧,瞧这可怜样的。

“冷静,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姜榆坐下,扶着自己的胳膊等他开口。

萧景烨揉揉眼睛,把事情说了一遍。

他很急,这里说一句,那里说一句,逻辑不清晰,很混乱。

姜榆从他的话里摘出了点有效信息。

大概就是李大人在死之前告诉他有人给他四哥下毒,最开始太医没有检查出来就没办法对症下药,但是昨天人晕倒了,情况很严重,太医们又束手无策,所以来找她了。

“你四哥?王爷?”

萧景烨点点头。

“他有什么症状?”

“高热,出虚汗,肢体僵硬,嘴唇和指甲变黑。”

好熟悉的症状啊。

哦,想起来了,跟李清颜中的毒是同一种。

姜榆去炼药房拿了两个白瓷瓶给他,又写了个药方:“把这上面的药材捣碎,再把瓶里的东西倒进去混合给你四哥喝下去,他就会把毒血吐出来,吐干净就没事了。至于补药什么的,你们的太医比我懂。”

“不,不是你不去看看吗?”

“听症状就知道是什么毒了我为什么要再跑一趟?”姜榆感觉莫名其妙。

行吧,你厉害你有理。

萧景烨拿过东西,对她道了谢,转身往外跑。

跑到一半,又停了,回身对她做了个揖:“刚才多有得罪,本王改日再来给你赔罪。”

“再不滚你四哥要死了。”姜榆没理他,又去忙着做狗窝。

萧景烨滚了。

渊王府。

太医院众多太医几乎倾巢而出,正在偏院讨论医治之法。

恒元帝守在房间里,心急如焚。

下人们站在院外,不敢言语。

萧萧景烨骑马赶回来,直接将马骑到正殿前。

翻身下马,把在怀里牢牢护着的药方交给林管家:“将这上面的药材捣碎拿来给本王,要快!”

“是。”林管家拿着药方,手都是抖得,打开一看,惊住。

“王爷,这……”

蜈蚣爪子。

毒蝎子的尾巴。

蟾蜍皮。

毒蛇的骨头。

还有好几样毒物以及他不熟悉的药材。

这都是什么?

这是治病还是要毒死人?

“是找不到这些药材还是有其他问题?”萧景烨很急,不想耽误时间。

“没有。”林管家低头。

“那还不赶紧找!”

“是。”

萧景烨进到房间,太医们不在,只有恒元帝和杜明。

“人呢?”

恒元帝以为他把人带回来了,往门口瞧。

“人没来,但是她已经告诉我解毒之法,皇兄莫急。”

“怎么能不急,人没来就知道中的是何毒解法为何,是当朕傻子吗?!”

关乎到他弟弟的安危,恒元帝半点理智全无。

萧景烨此时也很担心,但还是耐心安慰:“她很厉害,她不会有错的。”

言下之意,我相信她。

林管家很快就把药材送来了。

端着一碗黑乎乎恶臭的东西,他实在是不相信这玩意儿能治他家王爷的病。

萧景烨按照姜榆说的把两瓶药水都倒进去,搅拌两下,把床上昏迷不醒的人扶起来,喂下去。

喝完,几乎是瞬间,他感觉人儿动了一下,然后……

“呕——”

吐在了他的衣服上。

萧景烨:“……”

你是我四哥,我不嫌弃你。

他这么暗示自己一万遍。

萧景渊吐了一阵吐的全是黑血。

等他吐完了,萧景烨扶他躺好的时候,惊喜的发现,他嘴唇和指甲的黑色变的很淡了。

“呀,真是神了,毒褪下去了!”杜明欣喜的开口。

恒元帝也面露喜色,“去,把太医叫来给老四瞧瞧。”

“是。”杜明赶紧去叫人。

太医院之首黄太医急忙从偏院赶过来。

来不及行礼就去给萧景渊把脉诊治,脉把完,面露惊喜之色,跪在地上磕头:“恭喜皇上,渊王殿下的毒解了。”

恒元帝心中的石头落了地。

萧景烨松了一口气。

林管家高兴的抹眼泪。

杜明瞧着皇上开心自个儿也开心。

后院。

程泰和红荛在坐着喝茶,丝毫不担心他家王爷。

以王爷的心智,怎会不知这段时间一直在有人给他下毒?

只是不想揭穿罢了。

王爷将计就计,让自己中毒,另有其他目的。

那就是要把那位阿九姑娘留在朝中,最好是留在府上。

王爷的解释是,此女子聪慧过人,武功又高,但来历不明,身上似乎藏着秘密,调查的过程中可任用。

程泰:“你信吗?”

红荛摇头:“不信,但我觉得,来个女的陪着我挺好的,尤其还是个长的那么好看的小美人儿。”

程泰瞥她一眼:“老子是在这儿跟你讨论她长的好不好呢吗?!”

红荛:“……”

不是就不是,干嘛这么凶!

次日清晨。

朝廷来人下圣旨。

彼时,姜榆正躺在摇椅上睡觉。

她有起床气,很强的那种,晒太阳晒的正舒服的时候被人吵醒,心情相当差。

残阳看出来了,一直拉着她她才没发作,老老实实的行礼,接旨。

传旨太监还是上次来的那个,对于他们两个不跪下接旨这件事已经见怪不怪了,也没多说,自顾自的宣读圣旨。

什么之乎者也的文言文姜榆听不懂,总结起来就是让他们两个进宫面圣。

现在!

马上!

姜榆接过圣旨,圣旨被她攥的变形。

残阳怕她发火打人,赶紧给了传旨太监银子,把人打发走了。

“师姐,我们去不去啊?”他小心的问。

“去,能不去吗?”姜榆烦的直咬牙,把圣旨随便一扔,“换衣服,进宫!”

残阳跟在她身后把圣旨捡起来,拍拍灰。

全天下也就师姐敢扔圣旨。

其实他想说,不去也不是不行。

毕竟圣旨你都敢扔,抗旨有什么不敢的呢?

他没敢说,他怕挨打。

师姐打人很疼的。

——

皇宫。

阳光温暖,万里无云。

姜榆和残阳在皇宫守卫和太监的引领下往金銮殿走。

他们身板挺直,专心走路,对周遭的一些丝毫不感兴趣。

姜榆是真的不好奇。

她去过故宫很多次,该看的都看了,看不见的在电视剧里也看了不少,对皇帝住的地方也算挺了解的,自然是没有兴趣。

而残阳呢,好奇是好奇,但是师父跟两个师姐从小就教育他走路时眼要正,身要直,不能四处乱看,所以他一直看着前面走自己的。

领头的太监悄咪咪的往后看。

这两人长得真是好看,尤其是这女子,看看这五官,看看这脸蛋,真真是个少见的美人儿。

就是看上去,不太好相处。

一般人进到皇宫里,都是一脸新奇的左顾右盼,也就他们,目不斜视,身旁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教养真好呢。

领头太监对他们的印象更好了。

金銮殿。

文武百官尚在,还未退朝。

听得太监通传,守在门口的侍卫才放两人进去。

前脚刚踏进金銮殿,立刻就有数百道目光盯着他们。

还有窃窃私语的声音。

姜榆当没听见,也懒得理。二人走到殿中央,规规矩矩的抱拳行礼:“草民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胆,见到皇上为何不跪?”恒元帝身边的杜明当即出声呵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