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李氏夫妇的结局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512字
  • 2022-06-22 18:17:42

雨还在下。

姜榆的脸色已经不能用吓人来形容了。

有残阳扶着,她才没倒下,唇无血色,她把钦差大人的令牌交给侍卫统领:“还给烨王,告诉他之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来找我了。”

帮朝廷做回事,她受伤,残阳也受伤,费力不讨好。

况且,她真的真的真的不想跟宫里扯上关系。

侍卫统领点头,送他们出去。

残阳是用轻功带姜榆回家的。

因为姜榆根本走不回去。

一到家,残阳如法炮制,给姜榆放好洗澡水,拿起桌上的药瓶往里倒,再把她扶进去,然后自己退出来。

在他关上门的一瞬间,屋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残阳也下意识的捂住耳朵。

眉头是皱着的。

很担心她。

一个时辰后,姜榆从里面出来,穿着新换上的单薄中衣,摇摇晃晃的。

残阳赶紧扶着她。

应该是自己换完药了,他想。

扶她回到自己房间床上躺着,给她盖好被子,姜榆原本眯着的眼睛很快就闭上了。

事情办完了,回家了,晕也可也放心晕了。

残阳还是不放心,手指搭在姜榆的手腕上,给她把脉。

这一把脉可是把他吓了一跳。

外表伤的重,内在伤的更重。

气血虚浮,肝脾受损。

伤上加伤,她是怎么忍到现在的?

残阳叹了口气。

估计这下得修养一阵了。

圆咕隆咚的滚滚跑过来蹭他的脚。

残阳把它抱起来,摸摸它的头:“走吧,去给师姐熬药,顺便再给你找点吃的。”

滚滚开心:“汪汪!”

——

姜榆又昏迷了好几天。

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

跟之前相比,残阳对于她受伤昏迷这件事已经淡定了许多,该怎么治怎么治,该怎么养怎么养。

他每日依旧天蒙蒙亮就起床练功,洗漱完后上山采药,回来给姜榆熬药换药,之后就是看医书,整理药材。

丝毫不会像以前一样手足无措。

就这么过了四天。

这天早上,残阳照常给姜榆喂完药后,去了厨房。

这几天一直都在外面买回来吃,吃的一点都不好。

他买了些食材回来,想准备自己做。

洗干净两个土豆放在案板上,残阳琢磨着该怎么把皮削掉。

哦,必须要提一嘴,他不会做饭。

在门口玩的滚滚忽然叫了一声。

“汪!”

残阳在研究削皮,没理。

“汪汪!”

又叫,比较兴奋的那一种。

残阳被叫烦了,“恶狠狠”的转头,准备凶它:“再叫就打你……哎,师姐?”

本来躺在床上的女孩此时正站在门口,穿着单薄的中衣,披着风氅,长发散在脑后,素净的小脸又瘦了些,还是很苍白。

某滚滚正蹭着她的腿撒娇。

“师姐你醒了就躺着多休息,怎么还起来了?”残阳扔了手里的两个土豆,过去扶她。

“没事,我睡了多久?”

“四天。”

“躺的时间太长了,起来活动活动挺好的。”姜榆摆摆手,不用他扶。视线扫过桌子上的东西,“你在做什么?”

残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做饭呀,我吃了好几天外面的东西,一点都没有师姐做的好吃。我就想自己试试看,要是能做好的话以后就做给师姐吃。”

姜榆看了眼被削得基本不剩什么的土豆,不想说话。

“行了,出去吧,我来做。”姜榆把风氅解下来扔给他,站着思考了下要做的菜,然后开始动手。

残阳抱着滚滚在门口看。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顺着厨房的窗户照进来,在姜榆身后打下一片阴影。

姜榆很漂亮,是那种非常有攻击性的漂亮,这点在平时就能看出来。不说话或者生气的时候更甚,周身的气场一降下来,能让人冷到骨髓里。

现在生病受伤的她看上去温柔了很多,熟练的洗菜切菜,像个普通的邻家姑娘,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发什么呆,过来生火。”姜榆洗菜的功夫瞥了他一眼,这孩子抱着狗靠在门框上,嘴巴张成o型,傻了吧唧的。

看什么呢看成这样?

看姜榆看呆的残阳笑了一下,放下狗乖乖的去生火。

一顿饭做好很快。

六菜一汤,摆满了桌子。

残阳看的口水直流。

姜榆做完饭就去洗澡了,四天没洗,洁癖犯了,受不了。

换完衣服整理好出来,残阳正狂吃狂吃吃的不亦乐乎。

地上的滚滚两只前爪摁着自己的小碗,也狂吃狂吃的。

姜榆:“……”

要不要吃的这么像。

她坐在残阳边上,随便加了几筷子菜送到嘴里。

好几天没好好吃饭,胃口还是不好。

“药材房里那堆东西哪儿来的?”姜榆问。

刚才回房间的时候她看见药材房里多了很多东西。

“哦,皇上赏的,”残阳擦擦嘴,把嘴巴里的东西咽下去,“师姐昏迷的时候,皇上派人送了好多东西过来,有金银珠宝还有珍贵的药材。我都没动,等着师姐醒来处理。”

“药材留着,剩下的全去换成银票。”姜榆倒了杯茶推过去。

残阳一饮而尽。

敢把皇上赏的东西卖了,这事也只有他师姐敢做。

“那个二货来过吗?”

“来过,带太医来的,说是要给师姐看病,不过被我气跑了。”残阳得意的嘿嘿笑,“就是在红城那个黄老头,给你把完脉之后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还开了药方。我一看无非就是调养身体补气凝神的药,这些我都知道,还用他来说。”

语气里,不乏对黄老头的鄙视。

姜榆在想这个黄老头是谁。

哦,想起来了,在红城看不起那些当地的大夫,又在给百姓治病的时候以为他们得了天花,说天花不是顽疾,吃药很快就能好的那个。

行吧,难怪残阳鄙视他。

“没事的话,别再跟他们扯上关系。必要的话,我们暂时离开陵城。”

帮萧君轩解决了这件事,估计她在朝堂之上和西域人那边就更出名了,想杀他们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

他们还要等着镇远侯回朝,不想惹太多麻烦。

虽然已经惹上了。

残阳边吃饭边点头。

师姐说什么都是对的,他听话就好。

——

又过了两天。

姜榆自从醒来以后,开始慢慢恢复日常的训练。

强度比以前更大。

通过这件事,她认为自己必须要变得更厉害更强。

她不是达官贵人,无权趋势,只能不断的提升自己。

一向不爱练功的残阳也不再抱怨,跟着她一起加大训练强度。

他不想一直被姜榆保护,他也要变得很厉害。

至于丢失怀孕女子和婴儿这件事最后的结果,是她跟残阳去面摊吃面的时候听百姓说的。

李大人和大理寺两位少卿伏法认罪,交代了他们的同谋。涉事官员多达十人,一并被抄家,株连九族。

据说李大人是跟他的夫人都是自杀死在牢里的,具体发生了什么,百姓们并不清楚。

姜榆想,李大夫人那么通透的人儿在知晓事情的始末之后,估计觉得无言存活于世,所以自杀。

而李大人那么爱她,应该也是追随她去了。

共赴黄泉,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都解决了,总算跟他们两个彻底没关系了。

一想到这个,姜榆心情就很不错。

下午。

姜榆和残阳在院子里给滚滚做个窝。

院门突然被大力推开,声音很响。

两人皱眉往门口看。

是萧景烨那个二货。

姜榆脸冷了,脾气很差地:“干什么,不是你家门就随便撞是不是!”

萧景烨神色匆忙,很着急,来不及说一句话,拉着她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