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她要带他们回家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821字
  • 2022-06-21 10:51:27

萧景烨带人进迷雾森林后迷路了。

遇见了跟姜榆来的兵,花了一个多时辰才找到路。

大雨中又驾马飞驰一阵,终于找到了姜榆所在之处。

萧景烨勒住缰绳,马低鸣一声,停了下来。

翻身下马,他慢慢往前走。

遍地尸骸,黑血混着雨水流淌。

萧景烨抿着唇,两手攥拳。

这些…都是阿九小美人儿杀的吗?

那她……

萧景烨不敢想,急忙往前跑。

跑到空地中央,停了。

他愣住了。

面前的女孩跪在一具四肢与身躯分离的尸体边,手里捧着一块大石头,机械般,一下一下的往那尸体的头骨上砸,每一下都比之前要用力。

而那头骨,早已被一分为二,脑浆脑髓淌了一地,面部已被砸的血肉模糊,只剩下两个空荡荡的窟窿。

那女孩却越砸越起劲,双手已磨破,可她像是感觉不到。

她在笑,笑的很美,却让人通体发凉。

萧景烨一时竟不敢上前。

他看了眼瘫软在地的李大人,又看了跪在一边捂着胸口嘴角有血的残阳,不知道怎么办。

“小美人儿。”

他试探着叫了一声。

“小美人儿?”

他又叫了一声。

女孩的动作停了。

她转过头,一双猩红的眸子扫过来。

萧景烨一惊,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被吓的。

姜榆看了看他,出走的神智慢慢回了几分。

她之前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折磨他。

她绝不允许任何人侮辱逝去的师父,否则,只有死。

这个人,出言不逊,还是杀害师父的凶手之一,她定然不会放过。

于是,宋大人和那个西域黑衣人都死了。

姜榆扔了手里的石头,拿着剑站起来,嫌尸体挡路,一脚踢飞。

萧景烨:“……”

就挺为这尸体悲哀的。

“怎么样,还好吗?”萧景烨见她衣服都被染红了,定是受了很多伤,不敢靠近她,轻声问了一句。

姜榆没有回答,走到李大人面前,双眼红色未褪,还是那副如鬼魅的样子:“我不杀你,是因为你的夫人,留着你的命,自己去和她说吧。”

李大人瘫在地上,面如死灰。

姜榆第一次见到李大夫人的时候她脸色很差,她以为是因丧女之痛让她悲伤不已,没想到却是因为身子虚弱时日无多。

二见李大夫人时,她出言为难,李大夫人没有生气,依旧和言相待,甚至还在雨天送她一把油纸伞让她不要淋雨,不要生病。

所以,姜榆觉得她是个好人。

纵然她的丈夫罪大恶极,看在他夫人的面子上她也不想动手。

是生是死,他们夫妻二人自己解决吧。

说完,姜榆转身找残阳,伸手,“起来,回家。”

残阳有点愣,一时没反应。

姜榆挑眉,“怎么,怕我?”

残阳摇摇头。

手搭在她的手上,一扶,站起来。

师姐再怎么可怕,也都是他的师姐,永远都不会伤害他。

两人都受了重伤,走路不稳。

互相搀扶着离开前,姜榆跟萧景烨说了两句话。

“地上的死尸都烧了吧,那几具女尸单独烧,烧完送还给她们的家人。”

“明天中午之前我会帮你把所有事情彻底解决,之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还没等萧景烨说什么,两人就走了。

——

姜榆带残阳回家了。

她径直去了浴室,把浴桶倒满水,又去炼药房拿了几个瓶瓶罐罐全都倒进里面,把残阳拉过来。

“衣服脱了,进去。”

残阳懵:“干、干嘛呀?”

“叫你脱你就脱,废什么话!”姜榆已经是正常的样子,眼角有些泛红,语气很差。

残阳怕她,乖乖听话,但是动作有些扭捏,“师姐,你能不能、能不能先出去?”

好歹他也是个男的,被看着脱衣服会害羞的好嘛!

姜榆闭了闭眼,睁开,耐心没了,两手抓住他的衣领,往两边扯。

衣服被撕开了。

残阳:“……”

接着,他被一把推到了浴桶里,

“啊——”

浴桶里冒白烟了。

姜榆堵住耳朵,不想听他的惨叫。

她这么着急回来就是为了帮这个小破孩治伤。

毒人的指甲划破了他身上多处,指甲带毒,必须马上处理。

不过好在打斗的时候她注意护着他,伤口不是很深,比较好解决。

上次发现了她随意研制的药水能够消除西域人的毒在体内蔓延后,她今天白天没事干,就多炼了一些。

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趁他惨叫的功夫,姜榆出去烧水熬姜汤。

她算着时间,约莫到了半个时辰的时候进去,把疼懵了的残阳捞出来,把浴桶里的水换上新的,再让他进去接着泡。

倒掉的水是黑的。

第一次泡是为了去除毒性,第二次是为了不让他感染风寒。

又过了半个时辰,姜榆拿着药膏纱布和一套新衣服进去。

残阳疼的脸都白了,大眼睛里没有神采,蔫蔫的,状态不好。

姜榆帮他擦干身子,按着他坐下,把姜汤碗给他,自己在给他的伤处涂药膏。

残阳将姜汤一饮而尽,上身赤裸着在姜榆面前,有些害羞,耳朵红了。

“你小时候我又不是没帮你洗过澡,害羞什么?”姜榆手上的动作很轻,指腹有薄茧,划过他的皮肤,有点痒。

残阳的耳朵更红了。

“师姐,你的伤……”

姜榆旧伤未愈,又增新伤,今晚为了护着他伤的尤其重,面色苍白,细细的汗珠不断渗出。

“没事,死不了。”姜榆一向只会说这句话,怕他担心,又添了一句,“我会处理的。”

残阳眼睛红了。

要是他再厉害一点,师姐就不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了。

姜榆把纱布给他绑好,把新衣服拿来给他,“衣服穿好,回去睡觉。”

“那师姐你呢?”

“事情还没办完,我要出去一趟。”

“你要去哪儿?”

姜榆洗净手,“把那些人,送回家。”

无论是生是死,无论是官兵还是失踪的妇女儿童,都要把他们送回家,算是给他们的交代。

“我也要跟你去。”残阳站起来。

姜榆皱眉要拒绝,想了想,没说:“把衣服换好,披个风氅,走吧。”

“好。”

外面的雨小了些,很冷。

残阳打着伞,跟姜榆到了大理寺。

大理寺有专门焚烧尸体的地方,二人到的时候尸体已经烧得差不多了。

侍卫统领自迷雾森林回来就一直在这儿守着,见她时微微愣了下,抱拳行礼,“见过大人。”

“嗯,处理的怎么样了?”

“回大人的话,尸体已经全都烧了,那这些骨灰……”

“那几个女孩和死去兄弟的骨灰拿罐子装好,给他们的家里人送回去吧。”姜榆之前有告诉萧君轩尸体要分开烧,“至于那些毒人的死尸,扬了。”

生前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死后也不得安宁,倒不如化作尘埃,归于天地。

“是。”

姜榆又问:“一起去的兄弟们死了几个?”

她指的是一起去迷雾森林的兵。

“死了五个,伤了六个。”侍卫统领回答。

都是一直跟着他的兵,他很心疼。

姜榆把特意带来的药拿给他,“这些交给受伤的兄弟们,用倒有药液的睡泡澡泡半个时辰,药膏外敷,连着用半个月就能消除毒人的毒。”

“谢大人。”侍卫统领接过,顿了顿,开口,“大人您身上的伤要不要先处理一下?”

看上去挺吓人的。

“没事,”姜榆抱起一罐骨灰,“跟我一起,把他们送回家吧。”

侍卫统领瞳孔晃了晃,行礼,“是。”

是夜,雨水淅沥。

女孩带着一队人,先把幸存下来的怀孕女子和孩童送回了家。

她们都洗过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只是受了些轻伤,神情恍惚。其他一切都好,腹中的孩子尚在。

四个婴儿都还活着,被哄睡了,在官兵的怀里,用小棉被抱着,睡的很香。

家人们看见她们的时候,都欣喜若狂。姜榆向他们简单的说明了情况,为了令他们安心,还让残阳一一为她们诊脉,开药方疗养身体。

他们对她感恩戴德,千恩万谢。

十六位女子,死了六个。姜榆一家一家的亲自把骨灰交到她们家人的手上,说明原由,鞠躬道歉。

对不起,她没能救回她们。

对死去的五个兵,除去和上面一样的做法外,姜榆每家都留下了五个金元宝。

他们当兵从军也是为了养家糊口,除了钱,姜榆不知道能给他们什么。

把人和骨灰都送完,天已经亮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