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房间里的密道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712字
  • 2022-06-21 02:43:29

陵城连着下了两日雨。

天空阴沉,人的心情也跟着变差。

姜榆睡了一天一夜。

确切的说,是昏迷。

高热时烧时退,人醒不过来。好在身上的伤口没有发炎的症状,都在慢慢的愈合。

至于感染风寒,残阳没觉得有什么。有他在,师姐绝对不会有事。

第三日下午,姜榆醒了。

全身无力,但感觉好了很多。

她坐起来缓了一会儿,穿好靴子下床。

屋外,天空灰蒙蒙的。

估计很快又要下雨了。

姜榆站在屋檐下发愣,脚边有软软的触感。

她低头看,原来是跟她一起回来的小家伙。

瞧着,好像又胖了。

姜榆伸手勾勾它的下巴,逗它玩:“你怎么这么胖?”

某汪:“……”

“你以后叫滚滚好不好?胖的圆滚滚的。不然叫嘟嘟也行,胖嘟嘟。”

某汪:“……”

它能拒绝吗?

“还是叫滚滚比较好,我感觉你已经胖的能在地上来回滚了。”姜榆一本正经的说。

某滚滚:“……”

不说胖能死吗?

“师姐师姐!”残阳从外面回来,刚进院子就看见了她。

他身后跟着萧景烨。

“小美人儿醒了?”萧景烨拎着两个食盒过来,“本王昨日来的时候你还在昏迷,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不必担心。”

“小美人儿消瘦了很多,正好本王带来了很多好吃的给你补身体。”萧景烨边说边走进房间,把食盒里的食物摆在桌子上。

两个大食盒,足足摆满了一整张桌子。

“这些都是本王特意吩咐王府的厨子精心给你做的,怎么样,看上去是不是馋虫大动?”

萧景烨期待的看向她。

姜榆瞧着这一桌卖相极好的美味佳肴,点点头。

“那就快吃,多吃一点。”萧景烨十分殷勤的把碗筷递给她,“多吃多吃。”

姜榆随便夹了一点尝尝,对萧景烨竖起大拇指。

萧景烨更高兴了。

其实也还好,好几天没吃饭,又要喝那么苦的药,嘴巴吃什么都没味道。

但看他这一脸期待的小表情,她也不好说什么。

算了,他开心就好。

吃饭间,萧景烨问起她下一步的打算。

残阳把她去御史府的事情跟他说了,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姜榆没直接回答他,反倒是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关于李大人的传闻,你知道多少?”

“传闻?什么传闻?”萧君轩没明白。

“就是一些他的事迹或者民间百姓对他的看法之类的,有没有什么特别的?”

“没有,李大人安分守己,平日里除了处理城中百姓的琐事以外基本上哪儿都不去,民间对他的评价也很好。”萧景烨想了想,眼前一亮,“哦对了,李大人与他的妻子感情很好,据说他们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相知相守多年感情依旧如初。李大人平常只要一有时间就会陪着妻子出门游玩,百姓们都说他是个顶好的夫君。”

“妻子……说的是李郑氏还是他的两房妾室?”

“当然是李郑氏啊,那可是李大人心尖尖上的人,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送给她呢!”

听着是个痴情的男子。

既然这般爱自己的正妻,按理来说只会娶她一人才对,为什么又娶了两个妾室?

姜榆不理解。

她记住了这件事,回答萧景烨最开始的问题:“找个李大人不在家的日子去他府上看看。”

那个房间,她一定要进去。

“李大人今日就不在家,他带着他的夫人去城外赏花去了。”

这种天气去赏花?

骗鬼呢?

故意让她去御史府查那个房间还差不多。

行,人家都给机会了,也没有不去的道理。

“今晚戌时去吧,王爷到时候多带些兵来。”她夹起一块虾仁放到嘴里,嚼几下,吞掉。

嗯,还是没什么味道。

萧景烨拍手,很兴奋:“终于能跟小美人儿一起去打坏人喽!本王一会儿回去要换上一身最好看的骑装,还要把本王的混元弓拿着,还要……”

“你不用去。”姜榆打断他的话,“留在你的王府等消息。”

“为什么本王不能去?”萧景烨不乐意。

“因为那里很危险,你是王爷,尊贵之躯,不能受伤。”

萧萧景烨嘴巴撅得老高:“平常也没见你把我当王爷过,这时候拿王爷身份说什么事?不行,本王就要去!”

姜榆不说话。

眼神扫过去,气场不自觉就出来了。

四周温度降低。

萧景烨脊背发凉。

行,你眼神吓人你牛。

默默地把手收回去,萧景烨安安静静的吃饭,不再说了。

姜榆夹了个鸡腿给他:“放心,不会有事的。另外,别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不然很有可能被幕后之人知晓。”

萧景烨相当不高兴的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

乌云漫天,天空不时划过闪电。

御史府。

所有下人已都被控制住,各个出入口也有人把守。

姜榆和残阳站在那个房间前,身后是分站两列举着火把的官兵。

火光将这片空地点亮。

姜榆脸上一如既往的没表情,挥挥手。

残阳点头上前,一脚踹开门。

“咣”的一声,门四分五裂。

伴随着声响的还有数支飞箭。

“闪开——”

姜榆闪身躲过,大吼提醒众人。

好在提醒及时,所有人纷纷避开,没有伤亡。

确定再无飞箭飞出,他们这才回到原位。

灰尘散尽,屋内的样子逐渐浮现。

是一个非常大的空房间,除了门以外三面是墙,没有任何摆设。

姜榆走进去,四下查看。

“师姐,这不就是个普通的空房间吗,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啊。”残阳这里摸摸,那里碰碰,都是很硬的石墙,“你是不是看错了?”

“普通的空房间,连个窗户都没有吗?”

听她这么一说,残阳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姜榆没搭话,屈起两指在敲墙。

敲到中间那面墙的中心部分,她停住了。

这块是空的。

姜榆收回手,整个身体靠上去,用力。

“残阳,过来帮忙——”

“来了来了。”

两人同时发力,随着“轰隆轰隆”的声响,墙内隐藏的门被推开。

“这……还真的有密道。”残阳愕然。

姜榆看着门后黑漆漆的路,神色平淡如水,高声传令:“除去守门的官兵,其余人跟在我身后,两两一同前行,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有任何动作。”

“是——”

残阳拿着火把,站在姜榆身边,与她一同进入。

其余官兵紧随其后。

房间外,雷声越发频繁。

——

没能去御史府帮忙,萧景烨闷闷不乐的回了自己的府邸。

沐浴更衣,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

真是,上次在红城打坏蛋的时候他就没去成,这次又不能去。

他又不是不会武功,能自保,不会添麻烦的,小美人儿怎么就不相信他呢!

郁闷,越想越郁闷。

他一脚把被踹开,烦死了!

“王爷,”石恒敲门,“程泰求见。”

萧景烨一下子坐起来。

程泰是四哥的暗卫,这么晚不待在四哥身边怎么到他府上来了?

他穿好衣服,下床开门。

程泰行礼:“见过殿下。”

“免礼,你这么晚前来所为何事?”

程泰凑上前一步,低声道:“主子让我来告诉您,阿九姑娘有危险,叫您速速前去助她。”

“小美人儿有危险?!”

四哥的本事他是知道的,不出门就能知天下事,他的消息一定不会有假。

萧景烨当机立断:“石恒,去取本王的盔甲来,调兵跟随本王一同前去御史府。程泰,你赶紧回去,四哥身边不能没有人。”

“是。”

半个时辰后,大队人马由烨王府而出,直奔御史府而去。

程泰站在屋顶上看着,不由得笑了笑。

自家王爷说让他来通知烨王殿下一是为了救那位阿九姑娘,二是为了让烨王殿下多经历一些,长长见识,不能一直像小孩子一样。

他觉得还是偏第一个比较多。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王爷似乎对这个阿九姑娘越发关心了。

罢了罢了,这不是他能操心得事,还是赶紧回去复命吧。

程泰轻功飞起,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