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既来之,则安之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651字
  • 2022-06-20 21:53:13

姜榆伤势过重,卧床七日还总是觉得异常疲惫。那日昏睡过去,再醒来已是两日后。

一睁眼就看见残阳趴在床边睡得香。少年还是那身衣服,束发松散了不少,大概是忙着照顾她而无暇打理。

睡了一觉,头脑清醒了不少,身上也没有那么的疼痛难忍。姜榆盯着头顶的白帐愣了一会儿,悄悄地撑身坐起。

奈何她刚支起胳膊,床边睡的正香的少年像感觉到了什么,突然转醒。

迷迷糊糊的揉揉眼,见她醒来,赶紧坐上床,手忙脚乱的扶她。

“师姐,你又昏睡了两日,我都吓坏了,”残阳握住她的手,委屈屈,“怕你再也醒不过来,就剩下我一个人……”

说着,少年再一次红了眼,眼瞧着就要哭出来。

姜榆最受不了男孩子哭,尤其还是这么可爱的小男孩。她拍拍他的手,柔声道:“我没事了,你别怕,不会剩你自己的。”

这少年一看便年纪不大,唯一能依靠的人还受了重伤卧病在床,害怕也是再正常不过。

听她这般说,少年终于有了笑容,抬手擦掉眼泪,“那师姐,你可有想起什么?”

姜榆摇头。

她睡了两日,醒来的时候倒是很希望自己能够想起一些关于这个“姜榆”的记忆。

可事与愿违,还是一片空白。

现在除了知道这个人和自己同名,是面前这个叫残阳的少年的师姐,其他一概不知。

残阳想了想,“医书上并未记载师姐这样情况的先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许是在打斗之中被伤了头部也说不定。”

“没事,我都醒了就先不管这个。你先给我讲讲关于我的事,说不定就能让我想起来点什么。”

“好啊好啊。”

——

入夜,万籁俱寂。

姜榆躺在床上,毫无睡意,脑中在回想今日所获得的信息。

残阳说,他们两个都是被师父捡回来的孤儿。

师父是个逍遥散人,不喜官场内斗,不爱世俗纷争,常年浪迹江湖,四海为家。年轻时陆续捡到了三个孩子,带回家教他们读书认字,传授武艺,抚养长大。

一个是她,一个是残阳,一个是和师父一起被杀害的大师姐。

师父能文能武,极其擅长制毒用毒和制作兵器,因此成了各江湖人士朝廷官员争抢用来消灭异己的目标。而师父宅心仁厚,向来不愿用毕生所学去伤害他人,对于前来拜求者皆是闭门不见。一来二去,遭人埋怨记恨,就被各路人马追杀。

她之所以会伤得如此严重,就是因为他们在跟师父出去的路上被人挖了陷阱,而后又遭遇众多来历不明的蒙面人围堵。师父跟师姐拼尽全力将她跟残阳送出去,他们二人却力气用尽,最后惨死于他人的刀下。

想到这儿,姜榆不由得叹气。

她虽未见过所谓的师父和师姐,可看残阳说起他们小时候事情时脸上的那份开心与满足,大概也是非常好的人儿。

关于她自己,残阳说了很多。

师傅将自己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于他们三人。师姐温润娴雅,虽武艺平平,但医术超群,救人无数。他贪玩,武艺尚可,医术也还凑合,算不上精通,但轻功很好。

三人中,数她武功最高,在武学上天赋极佳,学东西最快。师父本是想与他们二人一样除武艺外再传她医术,奈何她并不买账,一点都不学,反而经常躲在兵器室里跟一堆刀枪剑戟打交道,还总是缠着师父要学制兵器。师父拗不过她,便教了她。

而制毒,师父鲜少与他们提起。

她性子冷,不爱说话,大部分时间不是练武就是看书,外边看上去很冷漠,实际是个很善良的人。残阳开玩笑的说自己小时候非常怕她,总觉得他会被揍,一见到她就躲,长大之后才好的。

皎洁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窗户纸射进屋内,留下一缕明亮。

姜榆翻了个身,心下已然平静。

上苍怜悯,让她命不该绝,穿越重生到了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古代女子身上。想到残阳红红的双眼,还有见她醒来时那可怜巴巴的模样,她便决定要好好照顾这个少年。

——

卧床已有一段时日,姜榆在床上躺的烦躁不堪。明明身上的伤都没什么大碍,残阳就是固执地不让她下床,非说等伤完全好了才可以下床活动。

姜榆忍无可忍,收拾了一顿这个叨叨不停得小屁孩,然后立马去洗澡。

再在床上继续躺着,她不仅要被憋疯,还会被自己身上的味道熏死。

谁能有她惨?

刚穿越过来就受重伤卧病在床半月之久,还不让下床不让洗澡。

反正她是没见过有这样经历的小说女主。

姜榆在浴桶里泡了很久,把自己全身上下都洗的干干净净才出来。瞧着自己身上各处深浅不一,新旧纵横的伤疤,并没有很在意。

一个武艺高强,闯荡江湖的侠女,身上有伤并不奇怪。

穿好残阳早上帮她买回来的新衣服,姜榆坐到梳妆台前,端详着铜镜里的自己。

这是她穿越过来这么久,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样子。

镜中的人儿,青丝如瀑,直到腰际,散落肩上。肤若凝脂,双眸清澈,平静似水,细看却又暗如深渊,仿佛能够将人吸进去。眉宇中带着几分不加掩藏的淡漠,鼻梁高挺,嘴唇紧闭,清瘦的小脸细致清丽,冷傲灵动。

一身上好的锦缎黑衣,腰间绑着一根金色腰带,更显得小腰不赢一握,脚蹬一双黑色长靴,英气十足。

姜榆有那么一瞬的愣神。

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和她长的一模一样!

第一次见到古代版的自己,姜榆心情有点复杂。

不得不说,现在这个比之前的自己好看。

比较有气质。

目光扫过上面这些形状不一的簪子,姜榆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古代人得衣服她会穿,可古代人的发髻她不会梳啊。

要是在头上插一堆簪子,她想想都觉得烦。

思考半天,姜榆拿了两根发带,将自己这一头浓密的长发梳了个高马尾,额头两侧还有点扎不上的短发便随它们自由的散着。

忙好再看镜中之人,她满意的点头。

走出屋子,入目的便是苍翠欲滴的竹林。竹叶沙沙作响,不时传来鸟叫声,大大的太阳让姜榆有些不适的眯眯眼。

怪不得古人都喜欢到山里隐居避世,阳光正好,空气清新,在这儿呆一辈子也是一种享受。

姜榆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做了些拉伸动作活动筋骨,整个人舒展开来,十分享受这温暖的阳光。

“师姐,过来吃饭了。”残阳从厨房拿出几碟小菜摆在木桌上,看也不看她,撅着嘴,脸上老大不乐意。

姜榆忍俊不禁,上前几步一把拿过他手里的两碗饭,顺带弹他一个脑瓜蹦,“臭小子,还在这儿跟我耍脾气!”

残阳捂着额头,疼的嗷嗷叫:“你欺负人!我不让你下床是为你好你打我。你现在还打我,就知道欺负我!”

“就欺负你怎么了,有意见?”姜榆瞪眼,故意吓唬他。

少年一下就蔫了,捧着饭碗坐下,直摇头,“不敢不敢。”

瞧这受委屈的模样,姜榆被逗笑,“跟你开玩笑的,我没事儿了,现在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也不会打你不会欺负你,不用怕我。”

少年半信半疑的点头。

姜榆看了眼身后的三间茅屋,“这是什么地方?我们这段时间是一直待在这里吗?”

“这是红叶山,师父原来带我们住过,很少有人知道。那日从蒙面人手中逃脱后,我就带着昏迷不醒的师姐你来了这儿。”残阳边吃边回答,两颊塞得满满,活像个小仓鼠。

“红叶山…那我们要下山吗?”

“不要,”少年头摇如波浪鼓,“你还没有完全康复,而且现在山下瘟疫肆虐,万一被传染上了怎么办?”

姜榆:“……”

就不能说我点好!

“至少要等到师姐身体完全康复才行。”说到这里,残阳很严肃,“论医术比你高,这点你必须听我的,不完全康复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下山的,你打我也没用,哼!”

“好好好,听你的。”

——

陵城,月色如晖。

一只乌鸦在空中盘旋许久,最后落于一颗粗壮的树枝上,发出“呀——呀——”的叫声,在夜色中颇为瘆人。

一黑衣男子自房顶而下落于地上,拱手行礼,“已将药物投于城中。”

“好。”黑暗中传来一男声,“你暂且返回城内,暗中观察。”

“是。”

言罢,男子轻功点地,飞身而起,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中,无声无息。

——

山中,小溪旁。

姜榆用手盛水洗去脸上的汗,溪中倒映出一张略微苍白的小脸,碎发浸湿,粘在脸上。她看了一会儿,长叹一声,倒在身后的石头上,满足地长舒一口气。

对于穿越这件事,她很快就接受了。

其他倒也还好,最好奇的就是古代的功夫。

作为一个看过无数仙侠古装电视剧和小说的现代人,对于什么轻功啊,内力啊,各种高深莫测的招式都是只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如今穿越到了一个武艺高强的女孩身上,她必定要好好的感受一下。

于是今儿一大早就来到这空旷地带,她只是按照曾经小说中写的那样想看看能不能用轻功上树,没想到就三两下的功夫就到了树顶。

极目远眺,视野就是好。

下来不费吹灰之力,至于其他的什么打架的功夫,姜榆觉得应该跟现代格斗之类的差不多。

对于警校毕业,拿过两年世界综合格斗冠军的她来说,这一点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正躺着闭目养神,姜榆耳朵动了动,听见有身后轻微的脚步声。

练武之人,耳聪目明,感官异于常人,“残阳,你是又想挨揍了吗?”

脚步声明显一顿,随后泄气的坐在她旁边,“不好玩,师姐怎么知道是我啊?”

“不是你还能有谁?”姜榆双手枕在头后,舒服的快要睡着,“你来干嘛?”

“把这个给你啊,你不练武嘛。”少年把手中之物放在她腿上。

她只觉腿上一沉,睁眼细瞧,瞬间被吸引。

是一把长剑,剑鞘纯黑,上刻一“姜”字。剑身玄铁而铸,虽薄却重,泛着冷冽的寒光。剑柄金色,雕有一展翅凤凰,剑刃锋利,削铁如泥。

当真是一把好剑。

“她叫涅槃,是师父留给你的。他本来打算等过段时日等师姐生辰之时送于师姐做礼物,但现在恐怕是不行了。正好师姐原来常用的那把剑在与蒙面人打斗时断了,以后就用这个吧。”

姜榆爱不释手,现代时她就很喜欢古代兵器,更别说这原主是个爱兵器如命之人。喜爱之情溢于言表,“我很喜欢,谢谢。”

残阳没有回答,拿起一块石子扔入水中,荡起一小圈波浪。

“师姐,我想师父和大师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