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恶战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422字
  • 2022-04-22 22:30:04

被控制的黄州驻军与那些百姓一样都失了魂,像鬼一样的飘来飘去,但战斗力强劲,攻击性比之前至少强上百倍。他们红着眼,张嘴无意识地做咬合动作,遇人就砍就杀,砍死还咬,武器被取挑了打不过就用嘴咬,被咬伤或咬死的人很快就会变成新的红眼怪,整个场面活脱脱像极了丧尸屠城。

而那八个毒人,面对残阳呼延卓尔等执着于攻击他们的人,始终抱着“任你虐我千百遍,我还待你如初恋”的态度,你想打就打,怎么打都可以,我无所谓,反正也不会受伤,最多还你一巴掌(能直接把人扇出数丈远的那种)。然后我该吃吃,该喝喝,谁都吃,敌军也吃,友军也吃。

渊王带来的人也正与丧尸兵士激烈交战。他们对此毫不畏惧,招招式式间皆有奇特光束流转,一击必杀。面对成群袭来的丧尸兵士,他们几人并排而站,双手结印,光束自下冲起丧尸群的上方逐渐浮现出一圆形金色法阵。布阵者同时手指向下,法阵也骤然砸下。

伴着阵阵惨叫,丧尸士兵化为灰烬。

姝娘打架的时候抽空往下看了眼,挺意外的,“呀,不错啊,没想到原来都会法术。”

红荛在下边能听见,也抽空回她一句,“还真当皇室手下无人了?”

她其实想说也应该说渊王府手下,但不能说。

渊王手下能人异士众多,什么人都有,数都数不过来。会法术算个啥?比这厉害千倍万倍的还没叫来呢。

姝娘哦了一声,反身照着姜榆的腿狠狠一踢。

“砰”的一声,姜榆再次砸到那块石头上。力道之大,大石被砸成了块,稀里哗啦落了一地。

姜榆被砸的迷糊,全身都痛,吐出一大摊血来。

姝娘拍了拍手,很得意,“叫你踹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萧君澈去把人扶起来,脸色沉得吓人,看向姜榆时是担心的模样,“还好吗?”

“没事。”姜榆自己站好,对着姝娘比了个小拇指指甲盖尖尖的手势。

姝娘看不懂:“什么意思?”

“你个小垃圾!”

姝娘刚平复下去的怒火又上来了,“看我不撕烂你那张嘴!!!”

话音刚落,她右手虚虚一抓,那猛然朝她飞来的黑色铁扇便被控制住,不住地在原地转圈。

“美人儿,我可不会第二次再上你的当。”

姜榆下意识就想把萧君澈扯到身后,怕姝娘打他,但现在受了伤,没力气,扯不动,略带责怪地问他,“你干什么?不要命了?”

这种无效攻击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萧君澈不言,只是再次站在她身前将她护住。

姝娘看笑了,一脸我明白了的小表情,“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郎才女貌,男俊女美,倒也是般配。”

姜榆;“???”

what are you 说啥嘞?

姝娘右手五指收紧,黑色铁扇瞬间成了灰烬,自言自语道,“只可惜啊,命不好,只能今天在这做一对短命鸳鸯了。”

那边还在被残阳呼延卓尔缠着的巫达恰巧看见了姝娘捏碎铁扇这幕,一边打一边气得嗷嗷叫,“谁让你把扇子毁了?!”

姝娘莫名其妙,“一把破扇子你喊什么?”

“那叫沧焰羽扇,你不要给我,毁了它干什么?!!”巫达大喊大叫,足见有多生气。

姝娘掏了掏耳朵,“哦,那我不杀这个丫头,把他给你,你让她回去再给你做一个不就行了?”她笑笑,“这样正好,美人儿我带走,做我的妖侍,两全其美!”

萧君澈;“……”

姜榆;“……”

您可真会安排。

巫达似是没了耐心,蛇杖一挥,白光闪过,残阳和呼延卓尔被打飞老远。他落到萧君澈面前,朝萧君澈背后的姜榆伸手,怒道,“快把《青石杂记》交出来!”

姜榆;“滚!”

剧情都推进二百多章了,找她要东西来来回回就这么几个词,磨磨唧唧的烦不烦。

“行了,闹了这么半天,该结束了。”姝娘缓缓抬手,红色火球凝结成形,“去死吧!”

火球尚未出手,她忽然察觉到危险,猛地一个转身,将火球朝右侧扔去。

砰——

火球炸裂,一杆银枪划破而过。

“大胆妖孽,竟敢对殿下无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