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醒来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725字
  • 2022-05-08 14:01:36

刺史府。

红荛焦急地在房中来回踱步。

数个时辰前探子回报,城中发生异乱,百姓都像游魂似的往黑鸦山飘。他们几人当下便决定按之前就制定好的作战计划行动,姜榆,残阳,呼延卓尔带人前去营救,萧君轩去找人。

而她,留在刺史府保护渊王。

红荛不是不相信姜榆的能力,可这次并不似往常。敌人不仅有西域的毒师,还有用凤戾炼制成的超强毒人以及一只实力不详的妖。而姜榆的身体还未恢复,连最起码的轻功都用不了。

她担心会出事。

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不知道那边的情况怎样了。

屋外的雨下的大,冷风呼啸,吹开了未关严的窗。

红荛过去把它关好。

却在转身听见渊王床那边传来轻微的声响。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但紧接着,那声音再次响起。

是咳嗽声。

红荛心头一哆嗦,她走到床前,点了床头的蜡烛,小心拉开帷幔。

昏睡多日的男人已然睁了眼,似是做了噩梦,不住地喘息。

红荛:“!”

我去!

说好的药效六天呢,怎么四天就醒了?!

偏偏还这个时候醒。

怎么办怎么办!!!

萧君澈看着头顶纱帐,瞳孔剧烈收缩,双目久久不能凝神。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阿九与恶人交战,身受重伤,她被人死死扼住喉咙,眼看就要掐断颈骨。

心口猛然窒痛让他醒来。

良久,他慢慢抬起手。

红荛上前把人扶了起来。

萧君澈刚醒,头脑发晕,坐着缓了一会儿才好些。他目光流转,“她人呢?”

红荛低头不说话。

萧君澈又问了一遍,“她人呢?”

“她,她出去,出去了。”

“红荛。”

“属下在。”

萧君澈抬眸,目光冷冽,语气已然不好,“你在跟本王撒谎。”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红荛头垂得更低了,“属下不敢。”

“本王再问你最后一遍,她人在哪?!”

红荛一咬牙,“姑娘带人去抓凶手了。”

话音未落,床上那人便掀了被子,作势要下床。

可他昏睡多日,药效又未消,四肢毫无力气,支撑不住,整个人摔倒在地。

红荛忙去扶。

萧君澈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不对,“怎么回事……”

他刚才便察觉到了,他的身体用不上力,甚至连动都不能动,一动就会有针扎刺骨之感。

红荛见实在瞒不住,只能全交代了。

从姜榆下药,到这几天发生的事,再到几个时辰前大家各自出发,姜榆带人去了黑鸦山。

红荛说到最后,眼见自家主子脸色跟刷了碳似的越来越黑,也不敢说了。

反正,主子这样怪吓人的。

她觉得自己会死的很惨。

萧君澈听着听着,只觉一股怒火熊熊燃烧,烧的他快没了理智。

好你个姜榆,真是长了本事!

这次,他一定不会心软放过这只欠收拾的刺猬。

萧君澈甩开红荛的手,咬牙,扶着床慢慢往起站。

只一个站立的动作,他就花了好久,出了一身的汗。

站稳后,他试着抬脚迈步,想要去拿枕头下的东西。

红荛看出来了,俯身去帮他找。

枕头下只有一样东西,那把黑色的铁扇。

男人把扇子握在手里,手背青筋暴起,他闭了闭眼,“传本王令,集结人马,去黑鸦山。”

“可主子您的身体……”红荛怕他撑不住,怕他有危险。

男人面有怒色,他已在极力压制,“别让本王说第二遍。”

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红荛一怔,随即抱拳,“属下领命。”

——

咣——

轰然一声巨响。

巨大的爆炸声震耳欲聋,滚滚黑烟平地升起。黑烟之中,两道身影骤然被弹飞。

姝娘展开双臂,不受控制地后退数步才勉强稳住身体。

她没想到姜榆会出阴招。

脸上嘶嘶辣辣地疼,她碰了一下,指尖有血。

她不相信,忙以手化镜,却见镜中的人漂亮的脸蛋上被碎石划出了数道血痕,两侧脸颊血肉模糊。

她的皮烂了。

姝娘发出一声尖叫,死死瞪着姜榆,“你,你竟然敢毁我的脸?!知不知道我这副皮囊来得有多不容易!?”

姜榆嘿嘿笑,“就是知道才炸你。”

她扔出去的是三枚黑色弹丸,是她很久以前模仿手雷做的火器,爆炸范围和杀伤力自然比不得手雷,但炸毁一张脸还是很轻松的。

诚如电视剧所演,活了快一千年的狐妖,又是吸人精气又是吃人魂魄,除了修炼功法以外,就是为了维持容貌永久不变。

尤其是面前这位一直在说什么扒皮啊,皮囊来之不易,一看就特在乎自己那张脸。

你越在意我就越要毁掉。

打不过你我还膈应不死你!

姜榆身上有护体软甲,没受伤。就是耳朵嗡嗡响,弹出来的时候后背撞上了石头,疼的她眼冒金星。

疼死也要笑,姜榆擦掉嘴角的血,作势还摸摸自己的脸,很绿茶的口气,“万幸,我的脸没事。”

姝娘气到发狂,十指指甲瞬间变长:“待我亲手扒了你的皮,看你还有什么资本在这炫耀!”

姜榆握紧手中的剑,笑着挑衅:“有种来拿,我怕你啊!”

下一瞬,狐妖炮弹一样冲了过来。

她五指作爪,指甲鲜红而长,对准姜榆的胸口狠狠出手。

她要捏爆这个死丫头的心脏。

姝娘速度快,姜榆也不慌,她侧身闪过,躲开姝娘的爪子,又在即将擦肩而过时,猛然出手一拉。

姝娘被她死死攥住双臂。

瞧见她在盯着自己的指甲,感觉不好,怒道,“你要干什么?!”

“指甲这么长,又丑又费事,不如……”姜榆微微一笑,“我帮你剪了吧?”

说着,指尖不知何时夹了一飞刀,她手一扬,眨眼间十个鲜红的大长手指甲落地。

姝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等同于拔光了狐狸爪的指甲,姜榆还特意贴着肉剪,剪得光秃秃,锋利的狐爪一下就变成了萌哒哒的猫爪。

姝娘要气炸了。

还未等她说话,姜榆已然再次动手,抡着她的胳膊,将人用力一掷。

砰一声响,人被扔出飞出数尺远。

“帮你剪个指甲,不用谢!”

再不扔出去,估计她要遭殃了。

另一边,残阳和呼延卓尔的情况不妙。

他们二人和几十名护卫对战巫达和八个毒人。巫达是西域人,不敢对西域的九公主下手,而那八个毒人又跟随于他,所以大部分的攻击力都集中在残阳和几十名护卫身上。巫达武功高强,修炼过法术,他身后的毒人力量极大,出手凶猛,又不惧攻击,刀剑无法刺破他们的皮肤。数招下来,残阳等人节节败退,护卫死伤一片。

巫达挥挥手,毒人便不再攻击。

他对面前这些人没兴趣。

他要对付的,是姜榆。

那厢,被甩飞撞树的狐妖缓缓站起,双眼成了红色,似是有火在烧,右手掌心渐渐凝出一个红色的火球。

姜榆暗叫不好。

完了,惹火了。

开始用上法术了。

姝娘看着她,眼中尽是怒意。她右手抬起,正要将那火球朝她扔过来。

唰——

空气中忽然传来一阵破风之声。

姝娘闪身要躲,却不想那不知名之物速度极快,在她手上狠狠划了一道,手中火球熄灭。

她皱眉一瞧。

是一把黑色的铁扇。

铁扇斩雨而过,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又似被牵引一般原路返回。

姝娘顺着铁扇的方向去看。

雨水磅礴的黑夜之中,一抹纯白身影从天而降。

她是妖,目力非凡,能在这大雨中,在这黑夜中,将那抹白色看的清楚。

活了这千百年,她见过形形色色许多人,或善良淳朴,或奸诈贪婪,或美艳绝伦,又或姿色平庸,好看的不好看的都有,却从未见过如眼前这般的人儿。

他生的极美,却无半点娘气,容颜美若明月,却又因那双勾人的桃花眼添了丝邪气,冷艳美煞。他白衣飘飘,衣带翻飞,黑夜仿佛一块幕布,他便是唯一那颗星,耀眼而明媚。

姝娘想到了清寡冷淡的仙人,也想到了俊美妖媚的魔。

那人缓缓而落,伴着极具威慑的声音。

“本王的人,谁敢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