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送你个礼物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361字
  • 2022-04-19 17:50:27

姜榆摇头。

“她说,我不明白,我的爹娘为海晏镇穷尽一生,帮助百姓远离疾病和困苦,过上了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们教我要诚实善良,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我是被神灵祝福过的孩子,我要把这份祝福传递给每个人。我从来没有做过坏事,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一家?!”

“小姝临死之时,我感受到了她巨大的怨念与恨意,从那时起我便发誓要替她复仇,替她全家复仇。那些人不是整天说着惧怕鬼神邪祟吗?我便每夜都化作孙大人一家人的模样去敲每个人的家门,厉声质问他们到底为什么要那样做。”

“他们的胆子太小了,才一个晚上就吓疯了一群。除去病入膏肓的,倒还有些胆大的,我便让他们尝了尝孙大人一家死亡时的感受。不,确切的说,是在那个基础上再痛苦千倍万倍。”

“但很可惜,他们承受能力太差,三天就全死光了。尤其是那个道士,我不过在他面前露出了本来面目,他就吓尿裤子了,之后不到两天就死了。现在想想我也没干什么,就是免费送了他两场好梦而已,他醒来就疯了,自己把自己捅了百十来个窟窿,死掉了。”

姜榆:“呵呵。”

精神攻击比肉体折磨更为致命。

残阳问道,“你即已杀了残害孙大人一家的真凶,又为何还要继续杀人?”

黄州便是从前的海晏镇,往前数个三五十年,这里根本无人生存,是一片人见人怕的灵异之地,那些想要生活在这里的人不是重病就是惨死,最后都不得善终。直到近些年才得以改善,慢慢发展,逐渐成了现在的重要商贸地带。

姝娘闪到残阳面前,怒道,“因为他们不配!孙大人夫妻辛苦多年才将这片荒芜之地变废为宝,而那些邪祟却恩将仇报杀了孙大人一家,邪祟的子孙后代有什么资格生活在这片土地之上?!”

心怀善念之人不得善终,心怀恶念者却妄图用善者遗留下的财富享受生活,这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

姜榆把残阳拉到身后,“那张常海呢?他又是怎么回事?”

红荛给的卷宗中并没有提到张常海与多年前海晏镇发生的事有何关系。

“他是那臭道士的后人。”

姜榆哦了一声,“若是这样,按理来说你不应该最先杀了他吗?”

“最开始我也这样想,但这样太没意思了。我要接近他,让他爱上我,然后再慢慢折磨他。后来他果然中了我的计,对我一见钟情,八抬大轿将我娶回家。成亲后夫妻和睦,举案齐眉。他白日忙于公务,晚上回家时会与我一同吃饭,陪我说话聊天,闲暇时会带我出去踏青游玩。就这样过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他和那个臭道士不一样。”姝娘声音一顿,咬牙切齿道,“但我错了,那些肮脏腐败的东西已经留在了根里,血脉相传。”

“他勾结外邦,私下出售矿石铁器,从中谋取暴利,擅自增加赋税,强取民脂民膏。他贪财好色,见利忘义,整日流连于花街柳巷,男女通吃。白日里却还要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德行,维持他所谓的清官形象。你说,这样的人还留着他做什么?”

“那天我把他抓起来,吊在房间里,不过给他展示了一个小小的剥皮法术而已,他就吓死了,一点都不好玩。”

姜榆三人互看一眼。

剥皮,“小”法术。

呵呵哒。

你们妖怪真会玩。

“他死的第二天你们就来了,为了不让事情暴露,只能让他暂时做个傀儡应付一下。”姝娘说完,长长吐出一口气,“啊,说出来真舒服。”

“所以从头到尾,都是你在控制着一切?”

姝娘笑眯眯点头,“对啊。”

“以你的本事,让整个黄州覆灭轻而易举,”姜榆看着姝娘身后的巫达,“又为何选择与西域人合作?”

“哦,他们是我无意碰见的。躲在山里抓百姓炼毒人被我发现了,又打不过我,就跟我交代了。我觉得他们这计划挺有意思的,把人杀了再炼成毒人,毒人再去杀自己的亲人,这不比我杀了他们有意思的多?干脆就跟他们合作啦。”

“所以那些杀人案和失踪案,都是你的手笔。”

“你不都查的差不多了嘛,”姝娘想了想,补充道,“其实也不都是给他们送去,有一部分也给我自己,就是文渊阁那块,都归我,还有你在凤岐山上看见的那些,也是我干的。毕竟我还是得修炼的。”

她是狐妖,需要吸人魂魄增进功力。

姜榆叹了口气。

到这,所有事全部都清楚了。

原本是个悲情故事,奈何有个疯批主人公,画风转变的就很猝不及防。

她不想再多说什么,直接了当地开口,“把这些人放了吧。你早就杀了伤害孙大人一家的真凶,已经给他们报了仇。你身后的百姓是无辜的。”

“无辜,你跟我讲无辜?小姝一家难道就不无辜了吗?”姝娘仿佛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她指着百姓,“这些人,就是该死。”

说着,她虚空一抓,离她最近的一男子就那么被捏爆了头。

姜榆:“……”

跟这只狐妖是讲不了通道理了。

姝娘把那具无头尸随手一甩,像看透了姜榆内心想法似的,“怎么,还打算跟我打一架?”

姜榆:“啊。”

被你猜中了。

“别说你现在身中剧毒,就算你无事,以你一个凡人之力,打得过我?”

姜榆神色未变。

她现在不过侥幸保住了命,身体尚未恢复。面对的还是一只千年狐妖,她又不会法术,肯定打不过。

但为了这么多人的性命,打不过也得打。

一直未言语的巫达忽然道,“若你能交出《青石杂记》,我们或许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姜榆看了眼这位长得跟长眉老鼠一样的怪人,又看了他身后的毒人,向来高冷的她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并不想理你这只成了精的大老鼠谢谢。

柳氏注意到她在捏鼻子,“你干嘛捏鼻子?”

“因为……”姜榆实在受不了了,“你味儿太大了!”

都是女孩子,她也不想这么直白伤人,她是被逼的。

她往后退一步,姝娘就往前来一步,她躲哪儿姝娘就去哪儿,她被熏得不行了。

好歹一个法术高强的千年狐妖,有时间到处杀人,咋没时间搞搞自己的个人卫生问题?

“你!”

这话绝对戳中姝娘痛点,她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猛然出手,掐着姜榆的脖子将她拎起。

“师姐!”

“你放开她!”

姝娘被成功惹怒:“牙尖嘴利的臭丫头,本想放你一马,但你实在找死!”

五指在慢慢缩紧。

姜榆几近窒息,却丝毫不挣扎,面上努力保持微笑,袖中有东西慢慢滑出。

“你在笑什么?”

姜榆:“送……你个……礼物。”

话音一落,她奋力抬手,将手中之物扔出。

咣——

轰然一声巨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