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狐妖姝娘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41字
  • 2022-04-19 17:49:06

姜榆眸色一沉,“你到底是谁?”

柳氏嗤嗤地笑,“你猜。”

姜榆看了眼那些静止不飘了的百姓,“是妖。”

“啊,猜对了呢,”柳氏身形一闪,出现在姜榆面前,距离极近。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姜榆,单指挑起她的下巴,笑道,“聪明又漂亮的女孩,我喜欢。”

姜榆皱着眉头后退了几步。

她很烦陌生人碰她。

且,你身后是被控制的百姓,刚才又是隔空玩袖箭,又是闪现的,傻子都能猜到你是妖,跟聪明不聪明有什么关系?

柳氏慢条斯理收了手,“不错,我的确是妖,至于是什么妖……”她又往前走了一步,娇媚的脸上隐隐浮现出一张狐狸脸,“明白了?”

姜榆顿时有了个不太好的猜想:“你不是柳晚姝?”

“可以这么说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姝娘,是一只狐妖。”

呼延卓尔插了句嘴,“那个,冒昧问一句,您今年几岁?”

“我也不记得了。”姝娘露出困惑的表情,举着双手掰手指头一个一个算,半天才道,“大概……快一千岁了吧。”

呼延卓尔:“!!!”

残阳:“!!!”

我去。

姜榆也很吃惊,但新奇更多。

千年狐妖哎,还是活的。

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现在看到活的了嘿嘿。

啊呸,扯远了。

姜榆抛开乱七八糟的想法,问道,“那真正的柳晚姝在哪儿?”

“死了。”

“?”

“死在那些邪祟的手里。”

姜榆顿了顿,“你说的邪祟,是指海晏镇的百姓?”

“对,小姝就是被他们害死的!”姝娘突然怒吼,地上的树叶刹那间无风自动,高高扬起又落下。

姜榆摘掉身上的叶子,等她继续说。

“我本是山中修炼的白狐,外出玩耍时不慎落入猎人的陷阱受了伤。幸得小姝相救,替我包扎,还将我带回家悉心照顾。小姝性子闷,平常老是一个人呆着,有了我之后便开始与我说话。她说她可以不用把脉,只需看一眼就能知道一个人生没生病,生的什么病,她天生力气还特别大。但她不敢跟别人说,她怕被人当成怪物。”

“后来有一天,她很高兴的跑来告诉我,她把这个秘密告诉她的爹娘了。她的爹娘不但没有责备她,反而非常开心,说他们的女儿一定上辈子做了许多善事,得了神灵祝福,这辈子才会有如此厉害的两种能力。还问她愿不愿意用她的能力去帮助百姓,小姝欣然答应。”

“当时海晏镇怪病肆虐,小姝很快便查出那病是瘟疫,跟她父亲说了一些预防传播的方法处理病患该做的措施之后就去跑去配药。她怕耽误时间救不了患者,药一熬好就自己挨家挨户去送。”

姜榆若有所思。

原来是瘟疫,难怪柳晚姝会说出那样的话,不是吓人诅咒,而是在提醒,

至于为什么一个五岁的孩子能拿动那么重的东西也可以解释了。

她问道,“百姓为什么喝了药之后却死了?”

“都是那个该死的臭道士害的!”姝娘咬牙切齿,“他是海晏镇一位颇具威望的长者的亲戚,仗着自己在外游历时学了点不入流的低等法术,到处坑蒙拐骗。见海晏镇有利可图便起了歹心,他与那长者串通,妄图将整个海晏镇化为己有。最先要做的便是除去小姝一家。他利用人类对鬼神的畏惧之心,到处传播小姝是邪神转世,是造成一切怪事的罪魁祸首,长者在其中推波逐流。至于那些喝药死掉的人,不过是那臭道士在小姝离开之后用法术杀的罢了。”

又一个问题能说通了。

红荛给的卷宗里有写到那些死者死亡时的样子,但写的很少。只说死者被发现时呈惊恐状,外表无中毒迹象。没有进行验尸,直接下定论是中毒而死——被柳晚姝下的毒,被柳晚姝下的诅咒。

姜榆只想说,你特喵的都会法术了,杀人的时候能不能给尸体搞一点中毒的样子出来?这样配上你那套扯犊子的邪神诅咒多有说服力。

姝娘继续道,“小姝家出事的那天,我去的晚了。待我赶到时,偌大的孙府已成为一片火海,孙大人夫妻的尸体已被烧成焦炭,我寻找多时才在密室外找到了满身是伤的小姝和她的姐姐。”

“她们伤得太重了,当时的我灵力并不高,拼尽全力也只能救一个。小姝拉着我的手,让我救她姐姐。”

“我听小姝的话,把她姐姐救活了。之后,小姝就死了。”

“那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我用法术窥探了小姝的记忆。”姝娘缓缓抬眸,眼中尽是凶狠的杀意,“我永远都不会忘了那一幕。”

几百个人,打着除魔卫道德正义旗帜,对曾经帮助过他们无数次的夫妻破口大骂,逼他们交出所谓的“邪神”,最后恼羞成怒,将夫妻二人团团围住,用手边能拿到的一切工具去打,去砍。把夫妻二人活活打死还不够,他们还凌辱二人的尸体,削去四肢作成人彘,把躯干吊起狠狠鞭打,仿佛他们做了什么伤天害理,十恶不赦之事。

“小姝姐妹二人躲藏的密室在地下,位置离孙大人夫妻不远,他们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不知是谁发现了她们,把她们从密室里拖出来,用木棍,用铁锹,对两个五岁的孩子下死手。最后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看不下去,动手的时候收了点力气,才没将她们打死。”

“那些人做完了这一切,在孙大人家放了把火,以胜利者的姿态高傲离去。他们以为自己消灭了邪神,终于能过上平静的日子。却不知他们自己才是真正的邪物妖怪。他们更不知道,从那一刻起,才是他们悲惨生活的开始。”

姜榆道,“所以,你杀光了他们。海晏镇全镇百姓三日之内全部惨死,乃至后来多年无人敢在那片土地上生活,都是你的手笔。”

“当然是我,我必然是要亲手杀了他们的。”姝娘冷笑道,“你知道小姝临死之前说了什么吗?”

姜榆摇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