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不急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322字
  • 2022-06-21 18:56:16

渊王府。

程泰和红荛回来复命。

夜色浓重,二人不想打扰王爷休息,准备明日天亮再说。

可一进王府,便被林管家带着去了王爷房间。

二人抱拳行礼,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

听见她伤的有些严重,幔帐后的男子蹙起眉头。

红荛犹豫着,还是开口,“主子,属下无意间在那女孩身上发现了谢遂家仆专有的玉佩。”

男人陡然睁眼,眸中有一闪而过的阴狠。

“她会不会是……”

“不会。”男人语调慵懒,很坚定,“谢遂管不住这只小刺猬。”

程泰和红荛一头问号。

刺猬?

什么刺猬?

是那个女孩吗?

两人互看一眼,无声的笑了一下。

感觉王爷对这个女孩不一般。

——

次日晌午,姜榆醒来。

睁开眼的第一感觉就是疼。

不过还好,跟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比,现在的疼能忍受。

她看着床顶的白帐发了会儿呆,扭头,看见了残阳,萧景烨,还有站在他身后的石恒。

都在这儿呢。

她一点点的把左小臂向后缩,以手肘为支点,试图支撑着坐起来。可刚用了些许力气,左臂撕裂的痛感让她陡然倒下。

身子一挨到床,又碰到了背后的伤口,姜榆疼的直抽气。

“疼吧?疼了就要长记性,下回就知道受伤不能乱动了!”萧景烨把人扶起来,在她背后放了个软枕给她靠着,“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死不了。”

姜榆托着左臂,说了五个字。

声音轻,但能听得出来情绪不好。

萧景烨不在意,只当她是伤口太疼心情烦躁。

她看见了屏风上挂着她自己昨天那套满是血渍的衣服,又垂头看了眼自己身上干净的中衣,微微皱眉。

昨天回来之后的事情,她依稀记得一点。

院子里有打斗声,后来有两个人进来她的房间,一男一女,看不清样子。她还用剑抵住了那女子的喉咙。

再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昨天除了你们还有人进来过我的房间吗?”

“有啊,本王回府找了个靠得住的丫鬟来给你上药,你的衣服就是她换的。”萧景烨面不改色的说着。

姜榆盯着他的眼睛看。

人有没有撒谎,眼睛最清楚。

萧景烨也不躲避,跟她直视。

实际心里慌的很。

这话他昨天练了好多遍,就怕在小美人儿的气场下会出露出马脚。

四哥的暗卫队,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就算是小美人儿也不行。

姜榆见他如此镇定,估摸着他也不能讲假话,便移开了视线。

应该是她疼的神志不清,想多了吧。

萧景烨松了口气。

“那昨晚院子里的打斗声是怎么回事?”

“有人来刺杀你,被本王的护卫队解决了。他们的尸体本王叫人送去大理寺严加看管,等你好了再过去看。”

姜榆点点头。

此刻的她脸色苍白,薄唇紧抿,很明显,不高兴。

原因?

一个没见过的陌生人给她换衣服。

就算知道是好意帮忙,她还是不舒服。

她非常讨厌别人碰她,更何况是帮她换衣服这种近身的行为。

姜榆现在想洗澡。

狂想!

她把左臂上的纱布掀开,伤口四周的黑色已经褪去,但还是发红冒血丝。中心裂开处依旧深可见骨,看上去很是可怖。

跟昨天比,好了很多了。

“残阳,缝合伤口有问题吗?”

“啊?”残阳被问的一愣,反应过来她指的是什么,“没问题。”

“那就帮我缝上吧。”

都能见骨头了,不缝上,愈合的速度会很慢,不方便以后活动。

残阳去药房拿了针线和麻沸散回来,先将麻沸散外敷到伤处,再用烛火燎针头消毒,穿针引线,紧接着对准伤口,下针。

虽然他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涉及到医病治伤,他还是十分认真的。

一下一下的顺着皮肉而过,丝毫不会手抖。

有了麻沸散的效果,姜榆没有感觉很疼。也就是盯着一处发了会儿呆的功夫,伤口就缝合完了。

残阳把多余的线剪掉,又给她上药,包好纱布,满意地开口,“好啦!”

“不错。”姜榆用另一只手摸摸他的头,说着就要下床。

残阳跟萧景烨都被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洗澡啊。”姜榆费力地穿好鞋,扶着床棱站起来。

“你疯啦?!”萧景烨就没见过她这样的,按着她坐下,“你满身伤洗什么澡?不要命啦!”

姜榆又重新站起来,用了力气,说话都有些喘,“我受伤,就能洗澡。”

她一想到毒人那黑长指甲划破了她的手臂,又有个陌生人给她换衣服碰过她,她就非常不舒服。

再不洗澡,她会疯的。

“可……”

萧景烨话还没说完,残阳拉住他,摇摇头。

意思是别再说了。

他之前也是跟他一样的说辞,但后果还是蛮惨的。

师姐想做的事,一般人都拦不住。

——

姜榆还是洗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澡。

她不傻,会小心的避开比较严重的伤口,不让它们沾到水。至于剩下那些小小的割伤划伤,就比较随意了。

洗完上药,换好衣服出来,她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

除了脸苍白的不像话。

浴室和房间有一段距离,姜榆扶着墙慢慢往回走,看了眼院子里,跟平时一样,没有变化。

但她还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昨天晚上,应该死了不少人,且死相很惨。

就算萧景烨叫人仔细的清理了,这股血腥味也不是那么轻易能散去的。

看来这院子里的机关,以后还得多弄一些。

房间里,萧景烨跟残阳一个趴桌子,一个靠床棱,睡着了。

这两天昼夜颠倒,昨日又一夜未睡,估计是困的不行了。

他们两个都是典型的娃娃脸,眼睛又大又圆,皮肤生的白,眼下一点点黑青就会很明显。

姜榆毫不犹豫的伸手把人掐醒。

嗯,手感真好。

萧景烨捂脸,睡眼朦胧,睡的正香被人掐醒就很委屈,“为什么掐本王的脸?”

残阳也很委屈,但残阳不说。

姜榆扶着桌子慢慢坐下,“回你的王府睡去,今天什么都不干。”

“为什么?大理寺少卿不是说了御史李大人跟这件事有关,不去抓他吗?”

“抓了有什么用,单靠两个人的证词有什么用?”姜榆反问,“这些老狐狸一个比一个狡猾,别说你没有确凿的证据,就算有,他们都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到时候你怎么办?”

“可那些失踪的人……”

“你连真正的凶手是谁都没弄清楚呢上哪里去找失踪的人?”姜榆耐心不好,“光听大理寺那两个人的话你就敢肯定所有事是李大人干的?你动动脑子想想行不行,他有那个本事吗?!”

萧景烨一时语噎。

的确,皇兄只让他管理陵城百姓的大小事宜,其余事务一概不用他负责,手中没有实权,他又生性怯懦,没这个胆子去干这么大的事。

所以……这背后还有人?

萧景烨顿时觉得自己脑容量不够用了。

他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他果然不适合想这种复杂的事情。

还是老老实实在一边帮忙比较好。

他抱着椅子耍赖,“不回去,本王累了,走不动。”

姜榆:“……”

话题转换的要不要这么快?

“本王在这里休息就行,还能照顾小美人儿你。”萧景烨看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好不好呀?”

姜榆拒绝:“不好,我这院子里就两个能住人的房间,还有一个是药材房,里面放着各种毒物,像蝎子蜈蚣蜘蛛蛇……”

她话还没说完,萧景烨一溜烟似的跑走了。

残阳忍不住笑,“师姐我去送送他。”

“去吧。”

大门外。

萧景烨十分憋屈。

忙前忙后一夜没睡,现在又被赶出来了。

哼,要不是害怕那些动物,他才不走呢!

残阳追出来,“行啦,别哭丧着脸,回去好好休息。”

“好吧,你也好好休息。”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包括我回来之后告诉你的,不要跟任何人讲。”残阳认真的说。

他虽然没有师姐那么聪明的脑子,但他觉得这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萧景烨做了个封口的手势,“放心,本王的嘴巴很严,绝对不会跟任何人提起。”

想了想,他又小声的问:“你师姐的脾气一直这么不好吗?”

他自从红城认识了她知道她儿耐性不好,容易发火,但今天脾气好像格外的差。

残阳略略思索,“可能…师姐脸被打了,心情不好。”

师姐很讨厌别人碰她脸的。

萧景烨:“……”

——

自认为“嘴巴很严”的烨王殿下又没回府,去了渊王府。

恒元帝正和萧景渊下棋。

屋子里没有外人,不用担心消息外露。一见到亲人,萧景烨就忍不住了,一张嘴巴巴地把昨天的事全都说了。

哪还记得答应残阳的话?

他两手食指指着自己的黑眼圈,老委屈,“三哥四哥,你们看,我忙的连觉都来不及睡,黑眼圈都出来了!”

恒元帝是三皇子,私下里萧景烨叫三哥,不叫皇兄。

主要是皇上不喜欢皇兄这个称呼,觉得把他们兄弟之间的距离都拉远了。

恒元帝跟萧景渊专注于棋盘,没人理他。

萧景渊左手扶衣袖,右手两指夹起白子,将其放于棋盘中心处,微微一笑,“三哥,你输了。”

恒元帝无奈的摇摇头,“每次都输给你,看来朕回去还要多加练习棋艺才是,早晚有一天朕要赢过你。”

“随时恭候。”

萧景烨:“……”

有人理理他吗?

他是透明的吗?

两人又闲聊一会儿,才想起下边的萧景烨,“欸,八弟刚才说什么?”

萧景烨:“……我忙的有黑眼圈了。”

“哦,那就多睡觉。人家阿九姑娘受了重伤都没说什么,八弟一个男子又怎能抱怨?”恒元帝便把棋子捡回棋盒边说。

“臣弟附议”

萧景烨:“……”

这是他的亲哥哥们吗?

突然不想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