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百鬼夜行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966字
  • 2022-04-16 16:03:24

“嘘,别怕,是我。”

兰儿认得,是之前来他家里那位超级漂亮又很凶的姐姐。

姐姐的身边有很多人,她只认得其中几位。一个是当初跟在姐姐身边的大哥哥,还有一个是眼睛颜色很淡的漂亮姐姐。

只是,这个很凶的姐姐脸上怎么这么黑,脖子上还有黑色纹路,看上去好可怕。

兰儿下意识往后退。

姜榆蹲在她面前,抹了把脸,化的黑纹掉色了,“不用怕,假的。”

兰儿松了口气,看见她们眼泪忍不住了,扑到姜榆怀里嚎啕大哭。

“姐姐,我怕……我害怕……呜呜呜……”

姜榆不太会哄小孩,此刻有些手足无措,到最后也就动作十分僵硬地在她背上拍了两下,外加一句:“别哭了。”

小姑娘太害怕了,小身子抖得厉害,哭了半天才好一点。从她怀里抬起头,吸了吸鼻子,泪眼汪汪的。

姜榆依稀记得她的名字:“你叫兰儿对吗?”

“对~”

“是这样,你的奶奶和娘有危险,我和这些哥哥姐姐要去救她们。你听话,待在家里不要乱跑,等着她们回来,好吗?”

“嗯嗯!”兰儿乖乖点头,她知道这个时候要听话,不能给别人添麻烦,但还是忍不住想问,“娘亲和奶奶会像爹爹一样吗?”

会像爹爹一样,死掉吗?

姜榆很轻很轻地捏了一下她胖嘟嘟的脸蛋,和她保证:“不会,她们会平安回来。”

听见这话,兰儿终于破涕为笑,自己把眼泪擦掉,说话奶声奶气的,“嗯,兰儿相信姐姐。”

小女孩年纪小,生得十分可爱,哪哪都肉嘟嘟的。许是刚才自己跑出来的急,只套了一件绿底黑格子的长袄,头发扎成了一个揪,冲天揪,看上去像一个圆滚滚的大西瓜。

姜榆忽然有点忍俊不禁。

“祁画。”

“我在。”

“你留下,陪着她。”姜榆把自己腰间的匕首解下给祁画,“遇见可疑的人就像之前你学的那样,往死里扎。”

后面四个字她用口型说的,没出声,怕吓到小盆友。

祁画看懂了,“好嘞。”

祁画跟残阳学过一点防身的招式,她胆子很大,敢下手,不怕那些“怪人”。

这次她本应待在别院里,但她不想什么都不做还要别人来保护。她想帮忙,想亲手杀掉坏人给哥哥报仇。

“袖箭的用法可还记得?”出来之前姜榆给了她一把袖箭,是没来黄州之前新做的。

“记得,大人放心。”

祁画牵着兰儿的手,温柔地道:“走吧,跟姐姐回去休息。”

“好~”

走到大门里,小姑娘忽然回身,道,“姐姐也要平安回来,哥哥姐姐们都要平安回来。”

小孩子的世界很单纯,你对她好,她就对你好,你能平安带回她的家人,她也希望你能平安归来。

姜榆笑着点头,“好。”

大门关上,呼延卓尔凑到她身边,眼冒星星:“这软糯糯的小声音,胖嘟嘟的小脸蛋,简直要被萌死了!”

“喜欢?那自己生一个。”

“我才不要,生孩子那么疼。”

她不生,但不妨碍她喜欢看别人家的萌娃。

姜榆没时间闲聊,“走了,办正事。”

她看了眼望着院子一脸担忧的残阳,叹了口气,非常无奈,“放心吧,她平时闲着的时候经常反复练习学的招式,她很聪明,悟性强,我试过,练得不错。而且我已经把袖箭给她了,她不会出事的。”

被戳穿心思的残阳红了脸,死不承认:“我才没有担心祁姑娘。”

姜榆;“呵呵。”

我可没说是祁画,你自己说的。

一行人继续装样子跟着大部队走。

深夜,大雨倾盆。

空旷的街道上,家家户户紧闭多时的大门陆续开启,百姓们缓缓走出。他们没有打伞,只穿了单薄的中衣,神情麻木而呆滞,嘴巴一张一合,像在说话,却没有声音。摇摇摆摆地走到街上,转身,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

注意,他们是飘的,不是走的。

姜榆莫名想到了一个词:百鬼夜行。

她问残阳:“这个方向是去哪儿?”

残阳记路的本领很强,他看过一遍黄州的地图就记住了,他说;“黑鸦山。”

哦,原来是复仇计划正式开始了。

但姜榆不明白,柳氏控制了黄州几乎所有的百姓是要干什么。

她前后看了看,所有“鬼”飘的都挺快的,只有他们一行人在走,太磨叽了。

她想了想,问残阳:“你用轻功的时候能带我不?”

前面说过的,残阳的轻功非常好,比她要好得多。

她现在只是侥幸保住命,速度和武功什么的都没恢复。

“可以啊。”

姜榆又去问身后的护卫们;“你们呢?”

“没问题——”

皇上的暗卫轻功肯定不会差,至于呼延卓尔那就更不用说了,“行,那咱就快点走吧。”

言罢,数道身影一闪,径直向队伍最前面奔去。

——

城防大营。

雷三炮和杨六水被兵器碰撞的声音吵醒了。

他们走出营帐,却被眼前一幕瞬间吓精神了。

整个城防营的将士,全副武装在,手持兵器,整齐划一地往外飘。

对,没错,飘。

雷三炮以为自己眼花了,揉揉眼,再看,他们还是在飘。

杨六水把下巴合上:“这……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变成鬼了???

他身后的兄弟们更是一脸蒙圈。

站在原地思考人生几秒钟,雷三炮最先镇定下来,“走,先去找统领。”

城防大营里只有火头军是正常的,统领一定知道该怎么办。

“不用找了,我在这呢。”

老庄带着所有火头军的兄弟们从不远处走过来,也是全副武装。

他说:“什么事不用管,拿好你们的兵器,跟我走。”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雷三炮对老庄彻底服气了,军中慕强嘛(也可以说是打服了),他和杨六水与身后的弟兄们抱拳行礼;“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