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好戏开场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948字
  • 2022-04-15 18:35:00

次日,天阴,大雨未停。

矿洞内,随着最后一位献祭者跳入鼎中,沉寂多时的七星鎏金鼎开始剧烈震颤,升入空中,萦绕在上方的黑气将整个鼎包围,桀桀之声越来越大。不过须臾,流动的黑气突然止住,被尽数吸入鼎中,桀桀声消失,七星鎏金鼎缓缓落下。

砰——

鼎落地同时,一股无形的能量光圈激荡开来,四周守候待命的护卫被纷纷击倒。

巫达从暗处走出,他看着七星鎏金鼎,忽然拂袖。

鼎盖掀开,伴随着大量黑气溢出,八颗黑红色药丸渐渐显现出来。

药丸很小,其上有数条红色裂纹,宛若从岩浆中炼制而成。

巫达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成了。”

他终于将凤戾练成了!

柳氏对这几颗小小的药丸一直都很好奇,想看看所谓的奇毒到底有何效果,两指一勾便想拿把它们拿过来。

“别动!”巫达叫住了她。

说话声音太大,把柳氏吓了一跳,她当即不满:“不过几颗药丸,我想看看而已,何必大呼小叫。”

“你误会了,不是不让你看,只是凤戾周身都是剧毒,切不可直接与身体相接触。”

“不能看又不能碰,自然也不能吃,那要如何知道它的效用?”

“简单,让其他人试试便可。”巫达道,“来人,去把囚牢里的那些小家伙们放出来。”

“领命。”

囚牢就在几步远处,是巫达用术法在墙内搭建出的一个虚拟空间,里面关着很多人,不动也不说话,保持着同一个姿势。

护卫开锁开门。

几乎再打开门的同时,里面的人抬了头。

他们被下了咒,一直在沉睡,打开囚牢门锁便是将他们唤醒。太久没动过了,他们简单活动了下身体,陆续往出走。

柳氏这才看见他们的样子。

惨白的脸,血红的眼,脸上数道黑色裂纹,眼神凶狠可怖。

嗯,好可爱的小东西。

“小东西”们在巫达面前排队站好,齐齐行礼问候:“参见主人——”

声音洪亮,震耳欲聋。

柳氏掏了掏耳朵:“这些是什么?”

“毒人。”

“这又是你炼的哪批毒人?”

从她认识巫达开始就没见他不炼毒人过。

“用壳为炼制的,他们已经有了独立的思想和意识,但还是需要毒师的控制才能行动,严格来讲并不成功,今天就拿他们试试这新药的效用。”

巫达拂袖一挥,八颗药丸便各自进入了对面八人的体内。

刹那间,只听咔嚓一声,似是骨骼断裂开来。那八人体内充斥着黑金光芒,如血液一般流淌在每一条血管里。光芒越来越亮,八人神情痛苦,仿佛下一秒便要被那黑金光芒爆体而亡。

“啊——”

声声怒吼之下,黑金光芒骤然增强。

众人遮住了眼。

好久,光芒散去,柳氏放下遮挡的衣袖往八人方向看。

不过片刻功夫,他们的身形就高大了很多,四肢也变得更粗壮,脸上的黑色裂纹变成了红色,眼中的血红更浓了。

妥妥的妖怪样。

他们对身体的变化并不感兴趣,对周围的环境也是,抬眼看见了站在对面的巫达,开口道,“你是我们醒来后看见的第一个人,你就是我们的主人。”

“参见主人——”

“嗯。”巫达摸了摸眉毛,对凤戾改造的毒人很满意。

柳氏看不懂了:“这除了高了点,壮了点,和之前有区别吗?”

巫达笑道,“你可以试试。”

“行吧。”

柳氏走到其中一人面前,对准他心脏的位置,猛然出手,向后一拉,还在跳动的心脏被她活生生拽出了体外。

毒人的血是黑的,心脏也是黑的。

柳氏十分嫌弃地把它捏爆了。

被捏心脏的毒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声音粗厚:“你是主人的朋友,我不杀你。”

说着,他在心脏位置用手一扫,刚才的血窟窿瞬间消失不见。

柳氏觉得好玩,又掏了一次。

又掏出一颗心脏,捏爆。

毒人又面无表情地把血窟窿补好。

“不错哎,居然能自愈再生。”

“这只是凤戾最不起眼的妙处之一,与炼造毒人而言,它的作用可还多着呢。”

“是吗?还有什么?”柳氏完全被这可爱的小东西迷住了。

“夫人莫急,他们刚刚苏醒,需要进食。”

吃什么不言而喻。

“这样啊,好说好说。”柳氏走到洞门口,单手掐诀,数道红色光点显现,随即又向着山下四散开来。

“放心,过一会儿让你们吃个够!”

——

半夜,身边忽然传来细碎的声响。

兰儿揉了揉眼睛,发现娘亲和奶奶起来了。

这么晚要去做什么呢?

“娘亲,奶奶,你们干什么去呀?”

没人回答她。

兰儿坐了起来,看见床下娘亲和奶奶的鞋子。

怎么不穿鞋呢?会着凉的。

她下床,拿着娘亲和奶奶的鞋子追上去,“奶奶,娘亲,鞋鞋……”

奶奶和娘亲停住了。

她们缓缓回头。

屋外在打雷,白光稍纵即逝,照亮了她们苍白可怖的脸。

而且,她看见,她们不是走的,她们的脚离开地面了。

她们在飘。

“啊!”

兰儿被吓得腿软,坐在地上哭了。

奶奶和娘亲怎么变成了这样?

她在哭,两人像是听不到,转过身,慢慢地向外飘。

兰儿很害怕,可她觉得奶奶和娘亲一定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才会变成这样,她要救她们。

想着,她擦掉眼泪,站起来,跟了出去。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

兰儿跟到了大门外,她看见了好多人,有认识的邻居和玩伴,也有不认识的叔叔婶婶,他们都像奶奶和娘亲一样,在朝一个方向走。

她很聪明,知道不能暴露自己没事,便学着奶奶和娘亲的样子,跟在队伍里走。

走着走着,手忽然被拉住了。

她差点就要叫出来。

直到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嘘,别怕,是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