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邪祟的死期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548字
  • 2022-04-13 20:00:20

官府近来接到很多人口失踪的报案。

失踪者有男有女,不在同一个年龄段,失踪方式统一且特别——都在家里无缘无故的消失了。

据他们的家人交待,明明头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在呢,早上睁开眼就发现人不见了。

最初也以为是起早出去有事,但家里大门没有开过的痕迹,等了很久也不见人回来,这才到官府来报案。

现在距第一位失踪者家属报案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官府没找到人不说,甚至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失踪者家属们等不了了,一大早集体到衙门来讨个说法。

“咋这么长时间还找不到人?”

“你们真的去找了吗,你们查案了吗?!”

“张大人呢,叫张大人出来说话!”

“不是说朝廷来了个查案很厉害的大官吗,她人呢!?”

“哎,我听说有两位王爷也来了啊,怎么没见他们人?难道不是来帮我们的?”

“皇室贵族和朝廷大官都到咱这地方来,可为啥到现在都没找着俺家那口子?”

“就是,我媳妇也失踪好几天了,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们这些当官的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说法!”

“对,给我们一个说法!”

“给我们一个说法!”

“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

官府门口,人声交杂,吵吵嚷嚷,乱作一团。

没一会儿,里头有人出来了,是柳氏和两个捕头。

柳氏穿着一身素衣,发髻有些凌乱,面容憔悴,一副没休息好的样子。她站到门前,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

管事的人出来了,所有人都闭上嘴。

柳氏道,“请大家听我说,各位的事衙门已经在受理了,但很不巧,我家老爷前段时间因为办事不利被王爷责罚,受了点伤,到现在还未痊愈。两位王爷忙着查案,积劳成疾,感染风寒也病倒了。至于姜大人,她从来了黄州到现在就没休息过,身体早就扛不住了。咱这黄州的能人病的病,伤的伤,现在就剩我一人处理官府的大小事务。我虽不才,但好歹跟了我家老爷这么多年,多少也学会了点办案的手段,可需要些时间。大家若信我,就先回家休息等着消息,我尽我所能把各位失踪的亲人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信你?你一个妇道人家能会什么?”

“就是,”人群前头一妇人道,“朝廷大官到黄州来,说是没日没夜的查案,实际上干什么谁看见啦?说不定跟那个巡抚使姜大人一样跑到什么地方花天酒地去了呢。赶紧把他们叫出来!”

说话的女子叫刘翠花。

对,没错,就是之前带头骂渊王,被姜榆怼得哑口无言,还差点被咕噜到脚边人头吓傻的那位。

上次她不是从姜榆那知道她丈夫李大壮总去文渊阁找小倌嘛,回去等李大壮回家的时候两人大吵了一架(因为她丈夫之前都骗她说兄弟叫他出去帮工),李大壮是个闷葫芦,嘴笨,说不过牙尖嘴利的刘翠花,一气之下夺门而去,又隔了好几天才回来。刘翠花心里又气又委屈,没理他。李大壮在家呆了半天就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刘翠花以为他又去文渊阁了,过几天自己就回来了。可过去了七八天还是不见人影,她就有点着急了。吵归吵,闹归闹,就算他做了那样的事,刘翠花还是想跟他过日子的。她去了文渊阁一趟,问过管事的,李大壮没来过。

这下她是真的慌了,忙到衙门来报了案。过了这么长时间,官府却一点消息都没有,他这才同其他家属一起来讨个说法。

扯远了。

刘翠花这么一嚷,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对,赶紧叫他们出来!”

“让他们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

“给个说法!”

“叫他们出来给说法!”

柳氏敛了笑容,一步一步下了台阶,站到刘翠花面前,缓缓道,“让你回去等着,听不明白?”

刘翠花直视她的眼。

黑白分明,没有一点血丝。

慢慢地,她的瞳孔开始收缩,最后竟变成了竖瞳。同时,一道红光快速闪过。

刘翠花的瞳孔剧烈震颤。

她张大了嘴,想喊,想叫,却发不出声,像被人控制住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一动都动不了。

震颤的瞳孔渐渐平静,却是无了神,嘴巴也合上了。

柳氏道,“你刚才说要回家等消息对不对?”

刘翠花:“对,我要回家等消息。”

她的声音很机械。

她转过身,对着一同来的这群人说:“我们回家等消息吧。”

刹那间,如传染一般,所有人的神情都变得呆滞起来,异口同声地说:“好,回家等消息。”

说完,全部转身离开。

柳氏望着离去的人群,满意地笑了。

她理了理鬓边故意散落下来的碎发,道,“吩咐下去,府衙大门紧闭,没我的命令任何人都准再开。”

“是。”

——

黑鸦山。

黄州有三座最著名的矿山,凤栖山,松明山和黑鸦山。其中黑鸦山的玄铁产量相对较高,但地处阴面,很少有阳光照射到。

山顶矿洞内,隐隐飘出黑色的浓雾。

顺着浓雾一直向前,便能看见黑气四溢的七星鎏金鼎。

鼎很高,两侧各有两个梯子。梯子下排队站着很多人。一边是男,一边是女。

他们都是活的,却没了灵魂,只剩下一个躯壳,脑袋里只剩三个字——跳下去。

黑气将七星鎏金鼎包围,看不见里面的样子,只能听见偶尔发出的桀桀声,像魔鬼在笑。

咚——

又有人跳下去了。

跳下去后没有任何声音,人瞬间化为灰烬,鼎周围的黑气在同时变得浓郁了几分。

一道红影闪现。

是柳晚姝。

她穿着耀眼的大红罗纱长裙,梳了漂亮的发髻,还化了个美美的妆,肌肤细腻,白皙如雪,比妙龄的女子还要美上几分。

她看着七星鎏金鼎,轻声问道,“炼制的如何了?”

“不出明日便可大功告成。”

说话的是站在立鼎不远处的黑衣人。

他个子不高,驼背很严重,他的头发和眉毛都是白的,眉毛特别长,长度到了肩膀。手中拿着一根银杖,上面雕刻了一条盘踞的九头蛇。远看他像一位年事已高的长者,细看却不是的。

他的脸很年轻,肌肤光洁,没有一丝皱纹,和十几岁的小伙子一样。只是那双眼,却没有年轻人的干净澄澈,只有令人发颤的阴鸷与狠辣。

他叫巫达,来自西域,是一名炼毒师。

“那便好,那个小丫头也已经被我解决了,现在昏迷不醒,不会阻挠我们的计划。”

“她昏迷?”巫达有些怀疑。

“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罢了,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最多就是会点武功,比寻常女子聪明机灵了些。还毒帝之徒,我看她可不像,不然怎么会连我用的一点小毒都查不出来。”

“还是莫大意,主上说过,此女绝非等闲之辈,你回去还是再看看,避免出了差错。”

“行行行,听你的,”柳晚姝笑道,“没有任何人能打乱我们的计划。”

邪祟的死期,无人可改。

——

晚上,姜榆短暂地醒来过一阵。

她很难受,身上特别疼,只能隐约辨认出身边的人。她给了残阳一样东西,叫他拿着再去联系他之前未联系上的人。

说完就又晕过去了。

所有人都在为她的身体忧心不已时,门外来了一个人。

是福叔。

萧君轩对他的敌意很大:“你来干什么?!”

红荛和石恒握紧手中的剑,随时准备出手。

福叔恭敬地行了礼,道,“王爷莫急,我来可是要救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